夜色下,莫兰悄然无声的摸到竹林前,一丝妖气从她的身上散出来。??

    竹林里立刻传来沙沙的声音,不多时一对幽幽眸子出现在黑暗之中。

    “水仙?”竹林里传来石魃的声音。

    “是我。”莫兰回答道。

    “石矶娘娘派你来的?”

    “是的,娘娘多日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近况如何,可有消息了?”

    “还没有……我暴露了,妖心也被殷家的人夺走了,你帮我找回来。”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多日没有露面,导致殷家的人产生怀疑,白天便闯入我藏身的房间,现了我的异样。”

    “可是以你的实力,妖心怎么会被夺走?”

    “殷家有个姓白的,实力很强,而且我的法力又全部都用来催动灵肉大.法,我根本就无法与那个姓白的对抗,不过用不了多久,我现在已经快要完成灵肉大.法了,到时候我就要让那姓白的知道我的恐怖。”

    “那姓白的当真如此厉害?我今日见过他一次,并未现他的修为如何高深。”

    “此人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凡人之中少有的强者,应该不会法术,若是当初我能使用法术,定不会输给他。”

    “你在殷家待了这么久,就一点河图洛书的消息都没有?”

    “我如何出去打探,灵肉**没有成功,白天我又不宜出面,夜晚又会被那老太婆恢复神智,也就最近几日,灵肉***近完善,这才能够在夜晚也受我支配,可是容貌依然会恢复成老太婆的模样。”

    “那好吧,你且先隐匿于此,我试着打听一下河图洛书的消息。”

    莫兰不敢在这里多做逗留,悄然无声的离开。

    莫兰来到殷廉的房间,不过刚到门口,就见到里面有人。

    “贺兰师傅。”莫兰主动进入屋内,向贺兰打招呼。

    贺兰回过头:“你是新来的那个侍女?”

    就算是贺兰,也对莫兰有所了解,毕竟这些日子新招的几个下人,就属莫兰最为突出,不止是她漂亮,更因为她做事勤快,殷小馨多次在他的面前提起莫兰。

    “你来此做什么?”贺兰问道。

    “奴婢是刚烧完热水,见这屋子还有灯光,便过来看看。”莫兰看向床上躺着的殷廉:“那位便是老爷吧?”

    贺兰点点头道:“嗯,你既然来了,便清理一下这个房间。”

    “是。”

    贺兰也有些累了,近几日来,他常常陪在殷廉的身边,坐在床边讲着过去的事情。

    他知道殷廉听不到他的话,可是正因为殷廉听不到,所以贺兰才会说的那么畅快。

    贺兰靠在桌子上小歇,莫兰整理起殷廉身上的被褥和床榻,不过也在偷偷的观察殷廉。

    当她看到殷廉的眉心之时,眉头不由得一挑。

    “贺兰师傅,老爷得了什么病?”

    “说了你也不懂。”

    “我如何不懂了,我懂,我懂很多的,我们村子以前也有一个这样的,眉心一点朱砂,这不是病,是中邪了。”

    “哦?”贺兰抬起头,眼前一亮:“你识得这朱砂?”

    “这叫清心一点红,以前我们村子有个人走夜路遇到鬼怪,然后请来的**师,便是给那人用了这个。”

    “这朱砂还有这门道?”

    “这朱砂与普通的朱砂不同,我那时候听村子里的大人说,这清心一点红是有法力的,朱砂不灭,心智长存,朱砂一去,百鬼上身。”

    “你说的这清心一点红的确是高人所点,你切不可去触碰。”

    “奴婢自然知道,只是老爷不是得病了吗?怎么现在又变成了中邪?”

    贺兰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阴霾,不过还是平静的说道:“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你赶紧收拾一下便退下吧。”

    “贺兰师傅,老爷的衣服要不要一并拿去清洗?”

    “拿去洗吧。”贺兰点点头。

    莫兰捧着衣服出了房间,不过手却悄悄的在衣服内摸索。

    就在刚才收拾床榻的时候,她感觉到衣服里有一丝妖气。

    殷廉不过是一个凡人,是不可能产生妖气的,那就只能说明,殷廉的衣服里可能存在着某个具有妖气的东西。

    最初莫兰以为是石魃的妖心,不过很快莫兰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一丝妖气显然不是石魃的妖气,而且贺兰不可能把石魃的妖心就那么藏在殷廉的衣服里。

    摸索了一阵,莫兰终于摸出了一块玉佩。

    “这是……”莫兰心头一跳,脸上微微变色。

    莫兰下意识的看了眼周围,在确认没有人后,悄悄的将玉佩藏入自己怀中。

    就在这时候,一人从黑暗中出来了。

    “莫兰,你在偷东西。”

    莫兰心头一惊,定眼一看居然是张豪,他居然一直藏在旁边的草丛里。

    张豪舔了舔嘴唇:“莫兰,这可不好,作为下人怎么可以偷东西呢。”

    “你胡说什么。”莫兰瞪了眼张豪,转身便要离去。

    她讨厌张豪,即便是抛开人与妖怪的身份不谈,张豪的为人也让她感到厌恶。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张豪双眼放光的看着莫兰。

    他已经惦记莫兰许久了,如今终于给他逮到机会。

    莫兰不打算理会张豪,可是张豪一路跟着莫兰:“莫兰,我会把你偷东西的事情告诉大总管,到时候你肯定会被打死,偷主家的东西,即便是被打死了,官府也管不着。”

    莫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向张豪:“你想怎样?”

    “莫兰,我喜欢你,你从了我吧,我会待你好的。”张豪激动的上前,想要保住莫兰。

    莫兰立刻伸手挡住张豪的拥抱:“别……”

    张豪一看莫兰似乎也不那么抗拒了,心中窃喜不已:“没事,周围没人。”

    “别在这里。”莫兰道。

    “那去我那里?我那房间虽然不大,不过却没别人打扰。”

    莫兰半推半就的点了点头,一路跟着张豪去了他的房间。

    “我们到了……”张豪伸手便想要去拉莫兰。

    可是莫兰却拉住了张豪的手腕,张豪心中更喜,没想到莫兰居然如此主动。

    “莫兰,你放心吧,我只要你从了我,我不会将你偷东西的事情告诉别人。”

    “我相信你,你不会告诉别人……因为你绝对没机会告诉别人。”

    “为什么?”张豪不解的问道。

    莫兰没有回答张豪的问题,只是带着浅浅的笑容,那笑容让张豪痴迷,可是这张笑容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更深层的内容。

    突然,张豪感觉手腕一痛,低下头一看,却把他吓得亡魂皆冒。

    莫兰抓着他的手掌,居然变成了植物的根系,此刻正牢牢的抓着他的手腕,而根系正刺入他的皮肤下。

    张豪吓得张嘴想要叫,可是他却不出声音。

    此刻的张豪痛苦到了极点,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生命正在疯狂的流逝。

    张豪竭力的出一丝细弱纹丝的声音:“莫……莫兰……我……我错了……我不该……我不该威胁……威胁你……我错了……你你你……你放了我吧。”

    莫兰摇了摇头,依旧带着那般如浴春风的笑容:“没机会了,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就意味着我不可能再放你离开。”

    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张豪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如仙子一般的女人,居然不是人,她居然是个妖怪。

    可是他知道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莫兰已经起了杀意。

    她不会容许一个凡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当然了,对她来说更无法容忍的是张豪的威胁。

    张豪居然试图以此来占有自己,莫兰毫不留情的摄取着张豪的生命力。

    张豪则是变得越的衰弱,身体开始失去平衡,到最后只能被莫兰拽着双手。

    与之相对的是莫兰,她摄取了张豪的生命力,变的越的容光焕。

    最终的结果就是,张豪被抽干了最后意思生命力,倒在了莫兰的面前。

    被抽干生命力的张豪,他的尸体形同枯槁,莫兰当然不会把这么明显的证据留在这里。

    她将张豪最后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抹掉了,尸体被彻底的毁灭。

    这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开始,也在悄无声息中结束。

    当昨晚这一切后,莫兰彷如什么事都没生过一样离去。

    莫兰的本体是水仙花所化,她不同于石魃那种对血肉感兴趣,她只对活物的生命力感兴趣。

    张豪是她的第一个牺牲品,当然了,是殷府的第一个牺牲品。

    不过莫兰很清楚,现在可不是大开杀戒的时候,她要的任务就是找到河图洛书。

    至于帮石魃找回妖心,那只是顺便的事情,如果不顺便,她也会选择性的遗忘。

    石魃只是石姬制造出来的一个小妖怪,地位低的不能再低了,莫兰可不会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

    当然了,如果正好现了石魃的妖心,她还是会顺手帮个小忙,毕竟石姬现在的人手实在不多。

    莫兰拿出那块玉佩,玉佩之中散出一丝妖气,也只有当自己接近的时候,才会放出这丝妖气,正因如此,自己才能现的了这块玉佩。

    殷家的人不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可是莫兰却非常的清楚。

    这块玉佩的来头可不小……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大。(。)8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