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毛人凤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人物,在浙江的官场,也毫无知名度,只是保密局里的一个小官僚而已。

    可是对上执掌一方水土的诸侯,山东督军齐燮元的时候,他却表现的自信满满,这会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意思。

    可毛人凤却有十足的把握,给予齐燮元致命一击之后,带着他的行动队安全的撤离济南府。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他还是不久之前才看出来的,因为齐燮元不能服众。就凭这一点,他毛人凤就敢带着部下来无影去如风的给齐燮元上一课。

    凭什么毛人凤一个小人物就敢如此大言不惭的以为齐燮元会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

    凭什么?

    如果是毛人凤回答,当然只有一个答案,凭齐燮元他不知道的保密局的厉害。

    仅仅一天时间,齐燮元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济南城已经被搅合的天翻地覆,但是城防营连对手的行踪都发现不了,他这才发现对手显然是在做局,可当他第一个怀疑的不是别人,而是部下,第五师师长郑士琦。他还是将怀疑的目光放在了本土派系上,山东的本土势力很顽固,这对齐燮元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北洋六镇,从第一师到第六师,都是一等一的精锐。

    而北洋陆军第五镇,也就是民国之后改编的第五师,首任师长在北洋军政府中一直是属于大佬级别的靳云鹏。早几年的时候,第五师的编制在民国来说绝对属于豪华的没边的那种。六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团,加上师直属部队,和其他辅助兵种,总兵力超过一万五千人。

    不过,这已经是过去的辉煌了。

    在以前,第五师师长的身份,一般都是山东督军。从张怀芝开始,再到张树元,田中玉,都是第五师师长简山东督军。至于靳云鹏的地位太高,反而在山东没有担任督军,直接在北洋军政府中担任高官。

    当然,第五师沦落成如今的光景,也不是因为上头的看不顺眼,而是第五师在北洋精锐序列之中,一直都属于很会‘惹事’的主。当年兵谏孙宝琦,顺应革命就不说了。作为北洋序列的精锐部队,竟然在袁世凯称帝之后,第一个跳起来出兵维护宪法,这种做法简直得罪了北洋所有的派系。第五师就是不服管教的白眼狼,如果是‘国党’或者那方的军队跳起来反袁,还说得过去,可是第五师,那可是北洋的精锐,从组建开始都是吃着北洋的军饷的看家部队啊!第五师举起‘反袁’的大旗之后,在北洋高层的印象之中,一下子跌入谷底。好在当时的袁世凯已经焦头烂额,不久之后就病入膏换,无心派军镇压第五师忤逆的举动。袁世凯死后,竟然成为秋后算账的第一批倒霉蛋。

    民国五年和民国九年,两次抽调第五师精锐,组建其他部队,却不给第五师任何补充,就说明了一切。

    第五师在两次抽调之后,尤其是第一次抽调了一个旅和部分炮兵,组建了第一混成旅之后,就开始一蹶不振。第二次抽调之后,第五师已经没有了北洋精锐的底气,部队数量大大的缩编,之剩下四个团。总兵力只有不到7000人,彻底沦落为地方部队中的杂牌军。

    可就算是这样,现任第五师师长郑士琦也有足够的理由跳起来骂娘!

    凭什么前面的师长都当督军了,眼睁睁的轮到他了,却没有了他的份?

    齐燮元,老子日你先人!

    可对于主导这一切的吴佩孚来说,第五师不可信,是深入骨子里的认识。袁世凯之后,第五师就是‘皖系’的中坚力量,不管是张怀芝,还是张树元,都和段祺瑞有着很深的关系。第五师是否会听命直系的派遣,将是一个大问题。

    加上田中玉在剿匪之中的失败表现,让直系的高层对这支曾经的北洋精锐失望透顶,基本上就是放任其自身自灭的境地。

    可齐燮元也非常生气。

    以前山东督军都是用意一直直属的军队,可是为什么到了他当督军的时候,师长就不能兼任督军。想到吴佩孚对他苛责,齐燮元的内心也是满满的恶意。如果他手里有一个师的兵力,可知完全信任和掌控的一个师,不仅他可以安插足够多的亲信,而且他在控制地方上也有足够的空间能够让他施展。

    哪里需要像是现在这样,第五师师长带兵赶来增援,他却只能命令对方在城外原地待命。

    连放对方进城的胆量都没有。主要的原因还是得放在齐燮元的身上,这家伙的兵权已经被吴佩孚削弱的七七八八,吴大帅不信任齐燮元几乎是半公开的秘密。

    什么督军不能兼任师长?

    其实都不是针对其他人,而是专门针对齐燮元设置的障碍。别看齐燮元麾下四个师,可是他能够控制的兵力连山东境内的一般都不到。第三师就更不用说了,那是直系的精锐部队,哪里轮得上齐燮元指挥?只不过归属于在他的名下,给他壮一壮声威,仅此而已。

    齐燮元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可在城外看好戏的毛人凤却大跌眼镜,低声咒骂道:“齐大帅,你可真行!”

    风风火火赶来的毛鸿飞莽撞的冲进茶馆,这位在太阳底下跑了一个上午,热的一身的汗臭味,跑到茶馆的时候,端起摆在毛人凤面前的大茶壶,对着壶嘴咕咚、咕咚地喝了一气,用袖子一抹嘴角的茶水,将他打听到的消息一股脑的告诉了毛人凤。

    “叔,都打听清楚了,城里已经戒严了,只能进城不能出,而且进城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只有卖菜,卖柴的小贩才能进城。叔要不我去买两个柴火挑子,咱们一起进城去看看?”

    毛人凤根本就没有进城的打算,原本他是准备在茶馆消磨一点时间之后,安排晚上的行动。

    不得不说,济南城的茶馆真不错,主要是水好,泉城的名头真不是盖的。而且这个时代的茶馆不仅仅经营各种茶水,还有点心,面点等等,加上唱打鼓的,说书的先生,茶馆是民国老百姓能够从早消磨到晚上的娱乐场所。

    这在北方很多城市的茶馆都无法想象的,京城也有卖水的,最好的要数玉泉山的山泉水,但价格不便宜,普通的茶馆根本就用不起。可济南城就不一样了茶馆多,用的水基本上都是泉水。普通的茶叶,就能泡出‘高绿’的水准来,这在燕京是无法想象的。

    原本毛人凤还准备继续品一下清茶的幽香,可惜看来一眼茶壶上拿亮晶晶的口水,还有他本家侄子毛鸿升咧嘴笑开花的黄牙……再好的东西,也要整的他反胃不已。

    叹了一口气,毛人凤拿出一把铜元仍在桌子上,好心情被打了折扣,可他却拿本家侄子毛鸿升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家伙简直就是狗肉上不了席面的玩意,平日里扮个力夫、伙计不用装都挺像的,可是让他假装是个人上人?一准要露相。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道:“走吧!”

    毛鸿升还有些舍不得,低声要求道:“叔,我饿了,要不吃碗面再走吧!”

    “回去!”

    毛鸿升见毛人凤的脸色不悦,一下子不敢说话了,只好闷声不响的跟在毛人凤的身后出了茶馆。

    将夜!

    月光躲闪在如同纱帐一样的薄云之后,时不时的露出她原本娇羞的面容。空气中的暑气也渐渐的消散了一些,到后半夜,空气中多了一丝湿润,要降露水了。

    在济南城的郊外,距离原本第五师驻地不超过十里地的一片临近河边的仓库里,静悄悄的如同往日的宁静一般。

    五十多个穿着深色衣服的人在不远处的一处青纱帐里躲藏着,身上都带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甚至这些人之中还带着有两挺轻机枪,金属幽暗的反射着收敛的光芒。

    抬头看了一眼月光,好不容易就着月光看清了时间。

    一个毛毛躁躁的声音在毛人凤的身后响起:“叔,那边发暗号了!”

    毛人凤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虽然看不清所有的人的表情,但他也知道紧张的情绪一直笼罩在他们的头顶。这次行动是保密局组建之后,第一次敌后的军事行动,成败在此一举,这不仅仅关系到毛人凤今后的仕途,更是戴笠压上所有的身价的结果。

    他知道所有的队员都不会距离他超过十米,都静静的潜伏者,等待他下达命令的那一刻。

    舌头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他开始重复计划:“第一组直接跟着毛鸿飞,记住你们的目标是军官所在的值班室。记住一定要第一时间控制军官,而且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来,还有郑老大,也要控制住。”

    “队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耽误事。”

    “第二小组,控制军火库的两个机枪点,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人给我看住了。”

    “其他人作为支援小组,完成对军火库的控制之后,准备纵火,完成之后就撤离,总的时间不允许超过二十分钟。记住,驻守军火库的官兵有一个加强连,一旦动了枪,我们都有天大的麻烦,甚至连撤退都难。”

    ……

    毛人凤觉得停丢人的,作为头目,他竟然躲在后面。不过他就算是带队也没用,比出坏主意,这里谁也不是他的对手。可问题是要比刺杀,潜伏,偷袭,这些都不是他的长项。

    用他侄子的话说:“叔你就躲在后头出出主意就行了,冲锋陷阵的事你也做不来,只能来添乱……”

    虽说,毛鸿升说的是大实话,可毛人凤还是气的想要一把掐死这个混蛋,太不给面子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