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红土大陆。

    耳边,死寂地没有一丝风声。

    天空,是由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凝聚在一起,形成的一片浩瀚无涯的星空。

    宁凡元神之体冲入这片奇异之地,已经三日,这片奇异之地,是那巨大人头的口腔世界。

    他的肉身,被金箍束缚,无法动弹,留在了外界。

    他的元神,独自冲入这片奇异之地,欲从此地,带回屠皇,或剑祖。

    此行,宁凡元神之躯带上了灭神盾,储物袋,却没有带上阴阳锁,而是将阴阳锁留在了肉身丹田之内。

    他不知此行能否带回屠皇,他不知此行能否成功,能否生还,能否归回故里。倘若此行失败,倘若死在此地,则他不能让玄阴界内无数鼎炉与他一同葬身于虚无。

    在进入这片奇异之地的瞬间,他更是设法,稍稍压制了奴禁等禁制的生死相连,如此一来,他便是死,也不会对葬月、乌老八等人造成致死伤害…

    是的,他是带着死亡的觉悟,冲入这片奇异之地的。因为这篇奇异之地,带给他的危机感,让他连亿万分之一的生还把握都没有…

    进入此地,绝对是他此生所做出的最最不智的决定。

    但即便只有那微乎其微的把握,他,也要试上一试,绝不愿眼睁睁看屠皇在眼前消散。

    虽说屠皇已与他有了男女之欢,但此事,并不是他为了屠皇疯狂到无法控制的理由。实际上,就算只是一个普通鼎炉有如此遭遇,以宁凡的固执,也绝对会不惜一切去救的。结果虽说一样,但若只是普通女子,不会让他有如此疯狂的情绪,在胸口燃烧。

    不明白,不明白啊…

    这一刻的宁凡,看不懂自己的内心。他身边红颜无数,若论感情最深的那个,绝对要数他第一个女人——纸鹤。

    并不是说其他女人不好,只是他与纸鹤的感情,相识于微末,缘起于贫贱,又是他今生第一段感情,最为珍惜,故而有种旁人无法比拟之重。

    慕微凉,许秋灵,洛幽…令他视如生命的女人,还有很多很多。他并不是什么好男人,连好人都不算…

    然而有生以来,宁凡第一次发现,这世上,居然有一个女人,于他的意义,和其他女人不同。

    那种不同,与感情无关,他对屠皇的感情,远远不是诸女之中最重。

    屠皇带给他的,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是一种没由来的亲近,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恩,是一种无尽轮回也无法偿还的亏欠…

    是了,是亏欠啊…

    直到此刻,宁凡才稍稍明白,屠皇带给他的感觉最为特殊,原因是什么。

    屠皇一定不是他感情最深的那个人。

    却多半…是他前世今生亏欠最多的女人!

    “我有一种感觉,我的前世,欠过她,且欠过很多很多,多到即便转世无数轮回,我的灵魂深处,仍旧对于此事难以释怀…”

    “尸骨山时,我见那剑祖遗骨消散于眼前,无力阻止,竟有种心如死灰之感,简直匪夷所思;这一次,我见屠皇消散,竟恨不能颠覆整个天地…这种疯狂之念,表面上看是我心中所生,但或许,并不是…或许,那是我飞出蝴蝶家乡的那一世,保留在灵魂深处的癫狂情绪…”

    “屠皇即是剑祖。剑祖她,无数年前便已死去。构成屠皇身体的剑祖至情,是剑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丝烙印…”

    “那被巨大人头吞下的光点,是什么…阻止我的神秘圣人,说我在干涉剑祖道统的归位,道统,是什么…”

    宁凡元神抱着灭神盾,贴着暗红大陆飞行,不敢飞得太高,唯恐触碰到天空上的星辰。

    这片奇异之地的星辰,每一刻都有莫测之威,他之前不小心靠近了一次,结果某刻星辰劈出一道毁灭星光,连灭神盾都被劈出一个破洞,其元神,更被那星光贯穿,有了濒死程度的重伤…

    甚至于在此地胡乱使用神念,都有一定可能引发神秘星辰的攻击。

    而后,宁凡服下大把丹药,才压下伤势,却也只是勉强压下,根本无法令伤势有任何恢复。伤口位置,好似被一种他无法理解的力量,不断撕开,无法合拢,那种力量,是宁凡第一次见到。

    再后来,他在此地盲目找了三日,因为无法大范围散开神念,根本找不到屠皇散入天地的光点…

    此地天地格局,更是瞬息万变,从他进入的那一刻,便再也找不到了归去的路。

    第四日。

    宁凡仍旧没有找到屠皇。

    他的元神精血,开始在这片奇异之地蒸发,每时每刻都有痛楚传来。

    第五日。

    他的元神已经缩小了一大圈,只剩原先一半大小,气息极为萎靡,却倔着骨,仍旧在此地找寻。

    第六日。

    宁凡元神终于不支,昏阙于地,灭神盾和储物袋,亦坠落在红土泥地之上。

    第七日,第八日,第九日…

    宁凡再也没有醒过来。

    他的元神血液,被彻底蒸干,缩小到极限的元神,最终化作蒸腾的气体,消散于这片奇异之地,归入虚无。

    “才九日,便死了么?若撑不够二十二日,老夫便是想帮你,也是爱莫能助的,毕竟你所在幻梦界,与老夫隔得太远,太远…老夫想要念通二界,需要时间…”无尽星空中,采薇圣遗憾地叹息道,声音似从极为渺远之地传来,死去的宁凡,自然无法听到了。

    第十日。

    第十一日。

    原本静静躺在的储物袋,忽然射出一道月光。

    在这月光出现的瞬间,周遭空间的时间之力,诡异地有了逆流!

    “般若波罗蜜…”

    是宁凡事先布置在储物袋中的口诀,延迟生效!

    时光倒流中,宁凡陨落的元神,居然一点点复原、重塑。

    最终,原本已经死在第九日的宁凡,于第十一日,复活!

    “好险,若非攻打圣山之前,我已呼出月光宝盒的真名,此刻的我,多半已经死在这片奇异之地了。”宁凡心有余悸道,对这片奇异之地的忌惮,上升到空前。

    他元神小手一招,将地上的储物袋、灭神盾摄入怀抱,将小盾绑在胸口,如同一个微微凸起的胸铠;储物袋则背在背上。

    又从储物袋中取出月光宝盒,细细端详,发现宝盒中的圣人意志,因为他一场复活,居然用掉了四分之一!

    也就是说,剩下的圣人意志,只够他在此地死上三次了…

    所谓的月光宝盒,其实是猪脸宝盒的真名。当宁凡觉醒万物沟通的天赋后,从宝盒之中,听到了这一真名。

    说也神奇。

    不知道真名以前,月光宝盒的使用步骤极其繁琐,必须先设定一定区域的标记,才能使用。

    当宁凡得知月光宝盒真名后,使用月光宝盒,居然有了人盒融为一体的奇异感觉。再使用时,就算没有事先标记,也能随时随地使用了,更没有了使用次数、冷却时间等诸多限制。

    自此,月光宝盒有了常态标记使用、真名状态非标记使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用法。

    非标记使用时,又有三个注意事项。

    其一,只能让身为宝盒主人的宁凡,独自一人时光倒流,而无法做到标记使用时那样,改变周围所有人或事物的时间。这即是说,宁凡死了可以靠着非标记时光逆流复活,旁人却不行,唯有事先标记才有可能。

    其二,非标记使用,对于月光宝盒中的圣人意志消耗极大,是标记使用的数倍消耗。若造成死亡的攻击级别太高,则消耗更多…

    其三,非标记复活,时间上会有一定延迟,或是一两个时辰,或是一两日,根据周围的环境不同,死因不同,复活延迟并不固定。

    这也是宁凡延迟了两日,才被月光宝盒复活的原因。

    “哦?居然靠着【太阴圣宗】的月光宝盒复活了?老夫还以为你已经死在此地了,倒是小瞧你了。”采薇圣的声音带着一丝惊讶,回荡天地传来。

    宁凡元神小脸一怔,将月光宝盒收回储物袋,神念小心翼翼在此地散开,因神念覆盖范围太浅,自然找不到说话者的藏身之地。

    “收拢神念,不要散出体外十丈!”是采薇圣略带善意的提醒声。

    宁凡顿时一诧。

    听声音,此刻提点他的人,分明就是之前阻止他以扶离灵轮收拢屠皇残魂的神秘圣人。

    此人为何要好心提醒他…

    是真的一番好意,还是另有图谋…

    宁凡经历过太多算计,面对一位来历不明的神秘圣人,自然是有极大戒心的。

    戒心归戒心,他还是依言而行,将神念收拢在了十丈左右,没有继续大范围搜寻这名神秘圣人的行藏。毕竟此地不宜太过散开神念的事情,他也能看出一些。

    “这里是【冥土】,是一切拥有过天地道统的至高存在,死后归位之地。每一颗星辰,都是圣人当中极为强大的那一类存在死后所化,甚至于,此地还有一些星辰,是第四步仙皇所化。莫要靠近那些星辰,你虽有古国灭神盾碎片之一,在那些星辰面前,仍旧只是渺小蝼蚁,需要心怀敬畏才可。”

    冥土?

    宁凡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名词,内心不由得一动。

    “在这里,不可以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否则便是圣人当中最强的荒圣,也无法离开了,会被冥土之墙永远困住;若想要找谁,也不能喊出那个名字,否则想要找的人,永远也找不到,切记,切记…名,是超越真实与虚幻的东西,是冥土眼中修士存在的根本。你或许无法理解,但却不可违背。”采薇圣继续道。

    此地居然不能乱呼唤名字?

    宁凡没有怀疑采薇圣话语里的真实性,毕竟这种事情,对方似乎没有必要欺骗他。

    内心更是有些庆幸,他一路在冥土寻找屠皇,始终不发一言,没有大声呼喊。若不小心喊出了屠皇、剑祖的名字,那才是真的麻烦…

    “多谢前辈提点。”宁凡仍有警惕,却还是朝着无尽星空,谢了一声。

    “你不必谢我,我也不是在帮你,只是了我自己的因果罢了。冥土格局,所见皆虚,若非荒圣,在这冥土之中行走,永远寻不到尽头。我无法给你指路,因为每一个人眼中的冥土,格局不同…但我可以给你一些指点,冥土的天地格局,数位格局,是九…”

    九进制?

    宁凡一诧,继而元神小脸有了认真,双目青芒闪烁,以九进制的演算去看这天地,顿时有了不同。

    势字秘,悄无声息地催动。

    宁凡不必采薇圣继续提醒,认准一个方向,左拐右者,一路疾驰。

    第十二日,第十三日,第十四日…第二十日!

    宁凡元神不支,再度陨落,于第二十二日,靠着月光宝盒第二次复活。

    “余下的圣人意志,还够我在此地,复活两次…此地级别太高,利用月光宝盒复活,损耗太大…”

    宁凡内心极为凝重,继续前进。

    第二十五日,前方无边无际的冥土,忽然有了一阵异香,传入宁凡鼻中。

    那异香也不知是何物发出,只嗅了一嗅,宁凡原本虚弱缩小的元神,居然直接恢复到了正常大小,气息充盈,再无任何虚弱!

    他精神一振,继续赶路,越往前,异香便越浓。

    第二十八日,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株形同虚幻的万丈古树,古树上长满了婴儿形态的果实。

    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凝聚成一只只萤火虫,寄生在万丈古树之上。

    古树下,则背对着他,负手立着一位道袍圣人,并非实体,而是元神之力凝聚而成的虚影。当宁凡到来时,那圣人带着几分意外,转过了身。

    “了不起,老夫只提点了你少许,你居然凭借一身大势领悟,走到了此地。论血脉资格,你或许属于世间修道者当中最差一类,但论手段,便是古之仙尊中的佼佼者,也没有几个能办到此事…”

    “晚辈宁…晚辈,见过前辈。多谢前辈指点之恩。”宁凡神情难掩激动,来到这古树之后,他能清晰感觉到,古树之上无数寄生的萤火虫中,有一只,气息与屠皇、剑祖雷同!

    终于…找到了!

    因为过于激动,他竟一时忘了采薇圣的提醒,险些说出了自己的真名。好在及时察觉,止住了话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采薇圣称赞了宁凡一声,便不再多言。在他看来,宁凡虽是古之仙尊一级的佼佼者,却也仅此而已,赞许虽有,却还远远没到震撼的地步。

    毕竟真界似宁凡这等程度的古之仙尊,多如繁星…

    “我听过你,苍茫蝶。当年紫山斗海的那位,亲自出面,请圣宗的人给一批紫斗仙修重入轮回机会,其中居然有一只毫无修为的凡蝶,整个三界都震惊了。更有人猜测,紫斗仙域的远古十灵,并不是那位大人的后手,你与那批紫斗仙修才是。可后来,你们没有任何一人走出幻梦界的轮回,回归真界。所有人这才后知后觉,他们高估了你们这批进入幻梦界轮回的紫斗仙修…”

    宁凡沉默,他对于这等秘闻,并不感兴趣。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莽撞,以第二步修为,闯入冥土,呵呵…你虽有古国灭神盾的碎片在身,亦有太阴圣宗月光宝盒在手,可你修为太弱,这是一个必死之局,若我老夫介入此事,你绝对会魂散于冥土。那个女人,是你宁可魂散也要找回的重要存在吗?”采薇圣感叹道。

    “我不知她于我而言是否重要,来此找她,是一种本能,是一种…偿还。”宁凡平静道。

    那种平静,只因他前世今生亏欠剑祖太多,若当真无法救她,会有一种本能,让他心甘情愿,与剑祖一同葬身于这无边冥土,以此为殉。

    “偿还?你打算如何偿还她,带她的残魂离开此地?”

    “是。”

    “你可知,她当年为了护你转世,便已经死亡,今日被归位于冥土的道统,其中也只是包含了极少一丝魂魄而已。倘若一个整魂的魂力是一百万单位,则今日吸收而来的魂,连十个单位都不到。且就算是这十个单位的魂,冥土也不会允许你全部带走,就算有老夫为你瞒天过海,最多,也只能带走这十个单位之中、千分之一的魂…那么少的魂,几近无用。而为了带走这等数量的魂,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却可能,是你的命…”

    宁凡好似没有听到采薇圣在说什么,仍旧一片平静,看着古树无数萤火虫中的一个。

    “你能带走的魂,太少,且更重要的道统,你无法带走一丝一毫。你带走那么少的魂,想做些什么?将她复活?莫说你只修成五灵轮第一轮,便是修炼到传说中的第四轮,也办不到此时的,因她的魂,早已不是完整。”

    “…”宁凡沉默。

    听采薇圣的意思,他今日就算带走屠皇的魂,也无法将之复活了。

    但若不试上一试,他不甘心。

    “我这么说,并不是想要阻止你行事,只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身为圣人的我,能看到一切第二步修士的宿命造化,你与她的命运,并无交集,除非你比宿命造化更强,否则无法更改此事。”

    “…”宁凡还是沉默。

    采薇圣深深看了宁凡一眼,似重新认识宁凡一般,赞道,“真是个心志坚定的小家伙。老夫一席话,连让你稍稍动摇都做不到么?”

    “是。”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试试能否将她的残魂所化萤火虫,带走!”

    “整只带走?我说了,你只能带走千分之一…罢了,你这小子,太过倔强,反正你的宝盒之力,还够你复活两次,不让你自己认识到此事的艰难,你是不会回头的。”

    采薇圣叹息刚落,宁凡已化作一道残影,朝那古树冲出,身形一纵,腾空而起,欲将屠皇残魂所化的萤火虫,摄入手中。

    便在此时,整个古树忽然有了浩瀚气息传出!

    继而整个冥土大帝,在宁凡眼中,化作匪夷所思地一幕,无边无涯的暗红大陆,化作一个无边巨掌,狠狠一握。

    宁凡只觉眼前一黑,还未触碰到那萤火虫,便被整个冥土大陆所化巨掌握死在掌中!

    那是超越的第三步的一击!

    那是超越了绝大多数第四步仙皇的一击!

    杀宁凡…如杀蝼蚁!

    一击之后,整个冥土恢复如初,采薇圣与古树仍在原地,好似不曾移动过,好似之前整个大陆化作手掌的一握,只是一个幻觉,根本没有波及到这些存在,只攻击了宁凡。

    第三十日,宁凡在月光之中复活。

    仅剩的宝盒意志,已只足够他在此地复活最后一次…

    宁凡元神小脸神情难看之极,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他,根本带走之前吸入此地的所有屠皇残魂。

    不,他便是连带走千分之一,都做不到…

    “圣人之后,有始圣、涅圣、荒圣三大境界。我是一名荒圣,且在荒圣之中属于佼佼者,但便是我这等存在拼尽全力,也只足够助你带走少许残魂。且此事后,我会受到重责…至于你,根本办不到此时,这不是气魄、斗志可以解决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认清现实。”采薇圣叹道。

    “…此事还会连累前辈?前辈为何要帮我?”宁凡神色有了复杂。若他带走屠皇极少一丝魂,需要借助采薇圣的力量,若此事还可能带给采薇圣以惩罚,则宁凡不得不考虑一下采薇圣的立场了。

    他可以为了屠皇,舍弃自己的性命,但却不愿此事卷入其他人的因果。

    “老夫说了,这不是在帮你,而是在了结我自己的因果。是我为了来日冲击第四步,所作出的取舍。似我这等存在,很难为了交情、赏识帮助他人,一切都是利益,一切只是利益,你不欠我什么,亦无需觉得亏欠。当然,也不要指望老夫为了你,作出更大牺牲…”

    “前辈的意思,晚辈明白了。那么接下来,晚辈要如何做,才能带走她少许魂魄?”

    “接下来,老夫会以元神之力,与整个冥土交战,你替我护法!不要害怕受伤,在这冥土神树的异香范围,任何第二步伤势,都足以瞬间痊愈的!你可拼死一战!”

    言及于此,采薇圣神情有了凝重,双手翻飞残影,瞬间掐出数千指诀。霎时间,整个冥土,地动山摇,并有成百上千万的古老幻影,从冥土之下飘出,所有人穿戴,皆为古之衣冠!一个个气息浩瀚,最低都是第二步修为,便是仙帝之修,都有数百之多,其中更是不乏准圣、远古大修!

    “小心了,第一批冥土幻影,是那些道统圣人归位后,其门徒殉葬于此所遗留,不死不灭!老夫必须与此地冥星交战,无法分心,这些冥土幻影,你来处置!切记不能让这些幻影靠近老夫半步,影响老夫行事!否则老夫只能说一声抱歉了,再无法助你带走一丝一毫的魂,只能速走!”(。)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