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没醉,第二天隔夜醉。

    凌晨时候韩宣胃里翻江倒海,第一次喝烧酒身体不能适应,想吐却又吐不出来,还恶心干呕,腹部烧得难受,脑袋也很疼。

    光脚踩着地毯,再次来到冰箱旁,在里面找了根新鲜黄瓜还有几根香蕉。

    即使不想吃东西也要稍微吃一点,不然胃里胃酸过多,可能会导致胃部受伤。

    去卫生间尿尿,惊讶发现维尼和小巴里躺在浴缸当中,正呼呼大睡,样子呆萌。

    好笑叫醒这两个家伙,让它们出来之后,拿淋浴喷头将它们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

    天气不算凉,于是没有帮它们吹干,便再次回**睡觉。

    很快入眠。

    一觉睡到早上十点多钟,道森他们知道小老板昨天喝酒了,没过来叫醒他。

    起**时候脑袋还是很疼,韩宣洗漱完穿好衣服,对准备去弄早餐的沈秘书说:“等等,先帮我倒杯茶,最好是能醒酒的……”

    此刻,耳边听见打喷嚏的声音,紧接着一块竹笋在空中划出弧线,掉在脚边。

    目光看向小巴里,这家伙脸色茫然,好像在问“看俺干啥?”

    喷嚏一个接一个,鼻涕都流了出来,一副“重症患者”模样缩在沙发上,即使是这样也依然在吃。

    维尼离它远远的,昨天还是一起泡澡的好基友,今天说翻脸就翻脸,生怕被它给传染。

    想起凌晨时候它们泡在冷水里的场景,韩宣觉得可能是感冒了,来到沙发前坐在它旁边。

    此刻小巴里又打了个喷嚏,吐他满脸口水,嫌弃跑去洗脸,出来后说道:“去问问首尔的动物园那边,有没有会治疗熊猫的兽医。

    如果有的话,把它送过去看看,万一因为感冒造成其他疾病感染,那就糟糕了。

    今天少给它点竹子,生病不能吃太多……”

    小巴里听到主人这话,顿时就急眼了。

    用爪子拍拍肚子,示意自己很健康,这时候打了个喷嚏,动作太大,直接把自己从沙发上弄掉了下去。

    又笨拙地爬上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起爪子擦擦鼻涕。

    道森秘书说:“我早上发现它生病后,已经让翻译去帮我过动物园那边,动物园传来消息说,他们那里唯一懂得治疗熊猫的兽医,正在日本交流。

    他应该就快赶回来了,通过电话说了状况,应该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

    对了,你的飞机在夜里,就已经出发前往冰岛,还要过几个小时才能到达。

    如果顺利的话,明天夜里应该能把多洛莉丝小姐接过来,等飞机快要到达时候,我会她提前赶往机场。”

    “到时记得告诉我,我去机场接她……”

    客房服务员将早餐送来,是一碗加了酱的海鲜面。

    在韩国所有添加酱料的汤,都被称之为大酱汤,没有固定的配料,碗里还有鲍鱼和海参。

    女服务员将碗端上桌之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开口用英语说:“早上有位快递员将它放在前台,让我们转交给你。

    另外,还有一些你的粉丝聚在酒店门口,保安们不好驱赶,如果想要出门,可以直接从侧门离开,那里没有人。”

    “谢谢,我知道了。”

    韩宣刚才起**在阳台上刷牙时候,就看见了酒店门口的那些人,看样子自己来韩国的消息,已经被媒体们报道出去。

    按照老规矩给她一百美元小费,韩国没有收小费的习俗,但这家酒店经常有外国人居住,服务员没有推辞。

    收下之后礼貌地说了谢谢,按捺住激动心情,推餐车往外走去。

    要知道,她答应帮人代班一个月,才顺利拿到这次给韩宣送早餐的机会

    加布里尔检查完信封,将它放在餐桌上,嘴里说着:“里面只有张纸,没问题。

    不过住在别人提前安排好的宾馆里,我总觉得不放心,或许可能会有监听设备。

    我们没有带仪器,没办法检测出来,所以你最好再另外找一家。”

    “李家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这对他们没有好处。

    如果你担心的话,下午就去买一栋房子好了。”

    韩宣说道。

    其实现在不是在韩国买房的好时机,再过几个月韩国货币贬值,房价肯定会随之大跌,不过这点小钱他不在意。

    暂时将信放在旁边,见到信封上那两把互相交叉的剑型图案,他已经能猜到是谁送来的。

    不急不慢吃了这碗海鲜面,接着打开它,只见上面写着:“下午两点,龙山汗蒸馆,弗里德曼。”

    底下还写着一行具体的地址。

    弗里德曼是索罗斯的人,之前跟他见过几次面,大概是被那位老头提前送到韩国来的“哨兵”……

    上午待在宾馆没出去,宿醉后身体不舒服,没心情出去玩。

    十二点多钟,汉城大公园的一位兽医急匆匆赶来了,行李箱上的机场标签还没有除掉。

    日本和韩国只隔着一片海,靠得很近,两国之间航班非常多。

    他帮小巴里检查后,说没什么大碍,吃点药就可以,不过最好静静修养一两个星期,有利于康复。

    熊猫自己就是白加黑(感冒药),可惜不能吃了自己,跟在韩宣身边,食物来源很成问题,于是索性将小巴里和这位兽医,一起送去了汉城大公园,让它暂时在那里修养。

    接着出发,前往弗德里曼所说的那家s汗蒸馆。

    换了衣服询问完服务员,在对方带领下,进入间单独的汗蒸房,里面有位白人男子,正躺在木板上睡觉,胸毛浓密。

    蒸汽很浓,进来后身上渐渐出汗,韩宣叫醒他之后问道:“你怎么约我在这里见面,有人在跟踪你么?”

    “我?

    我只是一个来度假的无名小卒而已,怎么会有人跟踪我,前几天来过一次,觉得这里很有意思,于是就约在这里了。

    我以为你会直接和老板他们一起去英国,最近快要动手了。”

    “我过段时间再去,现在还不需要忙什么。

    最近日元兑美元大幅贬值,我在日本投资的地产亏了不少,不过这是件好事,能帮我们大忙”

    确实是件好事。

    这说明美元如今还在逐渐走强,间接导致和美元挂钩的港币、泰铢、韩元、日元等货币也在升值。

    这对经济依靠外来资金和出口贸易的国家来说,简直是场灾难,势必会导致投资量减少,贸易量也跟着下降,引发动荡……(。)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