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已知得a+b.又2ab,故a+b?4.于是(a+b)ab)k?22k....故对于一切n∈n*,命题成立。天』籁小说.『2”

    “过轴所在对角线bd中点o作mn⊥bd交边旋转所得旋转体为两个有公共底面的圆锥.....”

    “正方向有三条垂线可得b点的终端对称点在a平方角的45度.....”

    “△,d,cosa|....”

    “令三角形的三角等边,互为螺旋作垂线,可使一切成立....”

    “不好意思,这题解法太多,六种情况的判定比较复杂,我说不完,写在纸上可以吧?....”....

    ...

    抢答的舞台变成了姜胤一个人的舞台。

    他不知道已经回答了多少道题了,他只是麻木的等待主持人把话说完,然后机械似的按下抢答键,然后让自己的大脑脱口而出要说的东西。

    有时候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是那一大推乱七八糟的xyz却能让他的大脑保持极高度的兴奋,如同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

    第一局,姜胤五小题全部秒抢,最终以5:o赢下多伦多大学的时候,众人还欣喜若狂,欢庆着姜胤的梦幻开局。

    可当第二局,姜胤依旧以5:o赢下多伦多大学的时候,众人眼中就不全是惊喜了,反倒是他们看姜胤的眼神有些怪异。

    等到第三局姜胤还是以5:o的碾压姿态赢下多伦多的时候,大家就已经不再庆祝了,反而一个个全都盯着姜胤看,仿佛是在看一只外星人,只有蒋方教授一个人一直不停的打接电话....

    然而第四局的命运也是相同的,5:o,第五局,5:o.....

    当主持人宣布比赛结束,华夏大学以5:o的横扫姿态战胜多伦多大学的时候,全场都寂静了,最终看台上才有隐约有学生出声音。

    “那个人还是人吗.....”

    “还是人吗?....”

    “是人吗....”

    “人吗....”

    .....

    如果让卡达文奇选择的话,他一定不会再来到这个地方,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学了十几年的数学完全就是在浪费光阴,每当那一声刺耳的“滴!”声在他耳畔响起来的时候,他都觉得那像是魔鬼在敲门。

    接下来的,就是魔鬼的声音...

    “证明:n≠o,即kn-1,,,就有kn+,此时an+1不存在,故kn≠±1.?现设kn≠o,1,n(x-1)+1,-kn.....”

    那些卡达文奇曾经挚爱的字符与数字,那些曾经百听不厌的东西,此刻却如同夺命咒一样让他想要抓狂。

    他听不懂,真的听不懂,这对于一个原本自诩为天才的人来说,真是一个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

    卡达文奇打算立马回国,回国之后,他打算放弃再从事数学一途的研究,他想去学金融,总之,这一次比赛之后,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钻研数学的渴望....

    .......

    “喂?您好,我是我是,哦,您是想问姜胤是吧,他现在刚刚比赛结束,需要休息,咱们改天再约个时间聊吧...”

    “喂,是是是,但是姜胤现在刚刚比完赛,需要休息,改天吧...”

    “哈喽,.姜现在真的没时间,他需要休息....”

    坐在回公寓的路上,所有人都没再继续说话,只是作为领队的蒋方教授,不停地收到各种人打来的电话。

    姜胤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都怪自己一时想逞威风,结果给蒋方教授带来这么多麻烦。

    正当姜胤还在犹豫要不要给蒋方教授道歉时,邻座的陈佩佩突然不小心碰到了姜胤,吓得她突然朝后面一缩。

    姜胤看到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了,佩佩学姐,我说我也没做什么呀,怎么突然间就这么怕我,怕我突然吃了你呀?”

    陈佩佩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姜胤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一直都是这么厉害吗?”

    “多新鲜呀。”姜胤甩开老北京腔,一下子把陈佩佩给逗乐了,气氛又回到了来时的那种欢快。

    “姜...姜学弟,你初中高中就这么厉害吗?”陈佩佩瞪着好奇的大眼睛,忽眨忽眨的,让姜胤想揉她脸蛋的冲动。

    “嗯,这个嘛~”姜胤故意吊起胃口,果然,程子昂也是探着头过来准备听姜胤说故事,姜胤用余光瞟向顾雪和雷宇,现他们两人也竖起耳朵准备偷听。

    心里嘿嘿一笑,姜胤开始了自己的故事。

    “其实呢,我本来是没这么厉害的,我本来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学生,普通到你们都不敢相信的地步,成绩中等,品学中等,各种都是中等,然后有一天,上数学课的时候。”

    “上数学课?”陈佩佩和程子昂都是一阵狐疑。

    “对,高三的数学课,就是高考半年前。”姜胤似真似假的说道,“那天正上着课,然后不知道怎么搞得,我的脑袋就仿佛突然灵光一闪,整个人感觉精气神就变了,我现老师上课讲的东西,原本我都很难理解的,突然之间就都觉得易如反掌,原本那些记不住的公式句子,结果就像刻在脑子里一样,想忘都忘不掉。”

    “这难道就跟我们老家那些老人常说的开窍了一样?”程子昂好奇的问道。

    “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姜胤点点头,“从那以后开始,我就开始变得跟普通人不一样了,我每回考试随便考考就能考到全校第一,每天上课我都喜欢做别的事,一开始老师还管我,后来我每次都考全校第一,老师也就都不问我了,我在学校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那可真厉害啊。”陈佩佩投来了羡慕的眼光,显然她的高中要灰暗不少。

    “原来你还有这么一段平凡的过往,我还以为你天生就是妖孽呢,刚刚比赛的时候,我坐在你后面,看你跟背书似的念答案,可真是吓到我了。”一直坐在前面不说话的顾雪此刻也转过头,朝着姜胤露齿一笑说道。

    姜胤打赌,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见到顾雪这个冰山美人露齿的笑容,一瞬间,这个成就感比方才在台上赢得比赛还要强烈。

    “咱们今天比赛还真是出乎意料,不过过程有点小波折,结果却是非常好的,回去我请大家去吃美国大餐,算是咱们的庆功宴!”一直坐在前面打电话的蒋方教授总算是放下了手机,朝车中小组成员许诺道。

    “哦!太好咯!吃大餐咯!”一时间小组成员们也都是欢呼雀跃,车内的气氛也是异常欢快....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