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帝劫中吧?以后等我们级别高了,再一起组队去猎杀更高级的魔兽,你是不是不想参加?拿着!再适应不了也得做成内甲穿上!”

    ‘呃……好吧。.”

    被萧炎这样一说,净无尘微微一愣,才将紫心龟的厚皮收入纳戒中。

    虽说萧炎有紫心丹,但如此逆天的丹药,萧炎哪敢轻易送人?见净无尘收下厚皮,萧炎说了句‘这才对嘛‘,才俯身将紫心龟的其它材料收了起来。

    ‘强强联手的感觉真好。‘怒龙走过来拍了拍萧炎的肩膀,‘我们下一站去哪?”

    ‘我也不知道。‘萧炎挠了挠头,灵动的眸子转了转,才说道,‘之前我也没想到我们竟有如此之强的战力。不如我们往深处杀去,里面的魔兽级别想必不会低。”

    ‘好!”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十年过去了。

    十年来,五人几乎杀遍了内围深处的各个角落。五人的实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五人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能发挥出的威力不断增强,猎杀高级魔兽的战利品在纳戒中堆积如山,各种珍稀药材也收获极多,萧炎几乎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尤其是经过不断厮杀的磨砺,感觉到卡在瓶颈已久的灵魂之力竟隐隐有了松动的迹象,萧炎更加喜出望外。

    这一天,刚杀完一只六星后期的人面蜘蛛,收好战利品,萧炎背靠着一棵大树抽着卷叶,调息着刚刚激斗过的身体。他正惬意地喷出一口烟,突然感受到內围中心方向传来比之前强了数倍的波动,便朝內围中心方向望了望,对坐在地上休整的众人问道:‘哎,你们有没有感受到,从幻境中心传来的波动越来越强了?”

    龙懿、净无尘、怒龙都点头,怒龙道:‘嗯,感受到了。看来,离幻境关闭的时间近了。”

    ‘什么?幻境快关闭了?”

    萧炎和龙懿惊出了声。

    净无尘点头道:‘差不多,快二十年了,是快关闭了。”

    ‘不会吧?才二十年就要关闭?‘龙懿不敢置信地问了一句,然后转对萧炎说道,‘要是那么快就关闭,我们出去时,紫影姐姐和南尔明估计最多才吸收完两三个魔核吧。”

    萧炎点头。但怒龙和净无尘却用看怪物的眼光看看萧炎又看看龙懿,把萧炎和龙懿看得不明所以。

    ‘你俩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龙懿心虚地问道。

    ‘你刚才说谁在我们这二十年里最多才吸收完两三个魔核?魔族的?他吸收的是几星魔核?八星的还是九星的?”

    净无尘连珠炮似地问龙懿。

    ‘什么八星、九星的?五星的。‘龙懿如实答道,但马上就反应过来,‘哎净无尘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魔族的人吸收两三个五星魔核需要两千年?你说的那个什么紫影姐姐和南尔明不会是冒牌魔族吧?‘净无尘讥讽道。

    ‘两千年?二十年!魔族之人在二十年内不就只能吸收两三个五星魔核吗?我哪说错了?”

    龙懿争辩着嚷了起来。

    净无尘有点懵了,问:‘等等。他们是在幻境外面还是在幻境里面?”

    ‘哎呀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是说等我们出去吗?他们当然是在幻境外面啦!”

    龙懿不耐烦地白了净无尘一眼。

    ‘那你冲我嚷嚷个屁呀?我们里面二十年,外面不就是两千年吗?真是的……‘说到这里,净无尘凑近了一点瞅着龙懿,‘小屁孩,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问完,他又看看萧炎,发现萧炎正尴尬地摸着鼻子,他的头顿时摇个不停,‘唉,我终于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强了!妈的,连了解基本常识的时间都拿去**了,能不强吗?”

    怒龙哈哈大笑。龙懿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萧炎赶紧对净无尘说:‘哎,你给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我们对这个还真不清楚。”

    净无尘仰头看看萧炎,又摇了摇头,才道:‘好吧,我就给你们补补课。斗帝大陆有很多分位面这个你们应该知道吧?哎你们可别告诉我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哦。”

    萧炎点头:‘这个我们知道。那些分位面上的人或者魔兽只要突破到斗帝,都要到斗帝大陆上来。”

    ‘还行,这个还知道。‘净无尘不知是讥讽还是夸赞地说了一句,然后道,‘你们想过没,那么多分位面,一百年时间会有多少人突破斗帝?”

    萧炎回了一句:‘不多啊,我以前那个大陆就我一个。哦,算上龙懿,两个。”

    ‘呃……就你……们两个?‘净无尘和怒龙惊诧地看着萧炎,净无尘愣了愣后挥挥手,一脸不屑地道,‘你们那什么破位面啊?我估计就是人们常说的帝之源气彻底枯竭的死位面吧!‘说到这里,他那一脸的不屑立即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萧炎的崇敬之色,‘乖乖,帝之源气彻底枯竭了你们都能突破斗帝,难怪那么天才呢。”

    龙懿坐在净无尘对面,他用脚撩拨了一下净无尘催道:‘废话那么多!赶紧往下说呀!”

    ‘哦哦。‘净无尘这才接着之前的话说道:‘你们那样的死位面极少的,一般来说,每个分位面每年都有几个突破斗帝,来到斗帝大陆。你们想,斗帝的生命几乎是无限的,一个分位面每年就有几个,那么多分位面,每年得有多少斗帝上来?斗帝大陆再大,一百年、一千年下来,也装不下那么多斗帝吧?”

    ‘嗯,有道理。”

    萧炎和龙懿都点头。

    见萧炎和龙懿点头,净无尘得意地笑了笑,继续道:‘所以啊,我们不得不佩服创建斗帝大陆及其各个分位面的这个斗仙,他创建之始就考虑到了这个情况,于是把斗帝大陆和各个分位面的时间弄得不一样,斗帝大陆的时间是各个分位面的一百倍!也就是说,各个分位面过去十年,斗帝大陆就已经过了一千年。这个幻境其实就是一个分位面,所以,这里二十年,斗帝大陆上其实已经过去了两千年。”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斗帝大陆可以用一百倍的时间来消化从各个分位面上来的斗帝;而且还每三千年开启一次这个幻境,对五星以下的斗帝进行一次优胜劣汰,以保持斗帝大陆人口的动态平衡。高明啊!”

    萧炎终于明白了,同时心中大喜。因为他想到了还在斗气大陆的熏儿、彩鳞和萧潇,之前他一直担心时间问题,他在斗帝大陆已经过了百余年,熏儿她们还没突破斗帝来斗帝大陆,他很着急。现在看来,加上幻境里的这二十年,斗气大陆上才过去三十年,熏儿她们没突破斗帝也属正常,但应该快突破了。

    想到这里,萧炎又看了看內围中心方向,一定要拿到守护者的馈赠赶紧变强的心情愈发强烈。他对众人尤其是怒龙和混沌不灭问道:‘既然幻境快关闭了,我想,现在內围中心一带夺取功勋的厮杀应该进行得异常激烈,你们有什么想法?”

    怒龙一听这个,拳头当即握紧,道:‘还能有什么想法?老子这十年从你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感觉实力有所增强,现在很想找几个强手验证一下!”

    ‘你想单挑的话,这里不就有两个?”

    龙懿朝着萧炎和混沌不灭努了努嘴,金色的眸子中泛着淡淡的戏谑。

    怒龙恨恨地瞪了龙懿一眼:‘去去去,老子才不和他们打!我在进步,他俩也在进步,老子才不找虐呢!”

    龙懿和净无尘包括萧炎都大笑。

    怒龙伸展了一下腰身,眸中战意再现,道:‘不过,过不了多久,內围中心的荒原上会有的是人让老子磨刀,哈哈。再说,甄剑和丹冰艳老子还没会过呢,到时候会会他们!”

    听怒龙提到甄剑和丹冰艳,萧炎、龙懿和净无尘微微一怔,旋即在互视中讳莫高深地笑了笑。并非他们信不过混沌不灭与怒龙,而是他们深知兹事体大,绝不可以轻易泄露出去。萧炎耸了耸肩,岔开话题笑道:‘我们还是以尽量多拿杀戮功勋为主吧,听说守护者的馈赠极其丰厚,可不能错失。”

    一听萧炎此言,几人眼眸顿时一亮。尤其是怒龙,身上迸发出的战意又浓了几分,他舔了舔嘴唇,凝视着手中的青铜战斧说道:‘这个不用担心,那些人的功勋最终都是我们的!我们几个人中到底谁能争到第一,这才是老子最关心的!”

    ‘我也很想知道,哈哈。‘萧炎哈哈一笑,‘等到了內围中心,大家各凭本事夺取功勋,看谁能傲视群雄。”

    ‘好,就这么说定了!”

    相敬但绝不甘落后,怒龙兴起了要与萧炎和混沌不灭一教高下之心。

    但混沌不灭却一直一言不发,眸子中尽是失落之色。

    混沌不灭的异常引起了萧炎的注意:‘混沌兄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忧心的事?”

    这时,怒龙、龙懿和净无尘也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困惑地看向混沌不灭。此次组队猎杀魔兽,混沌不灭这也不要,那也不稀罕,对实力提升不提升也不起劲,众人都以为他是冲着守护者的馈赠来的。谁知,现在说到了守护者的馈赠,他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令众人大为不解。

    混沌不灭看了看众人,微蹙的眉间锁着淡淡忧郁的他苦笑了一下,想了想才开口说道:‘实不相瞒,其实,我这次进幻境来的目的不是为了争什么第一,也不是为了获取什么宝物。我进来,是想寻找一种魔兽。”

    ‘什么?”

    怒龙与龙懿、净无尘惊呼出声,他们都没想到,混沌不灭进幻境来的目的竟然不是为了获得守护者的馈赠,而只是为了寻找一种魔兽而已。

    萧炎问道:‘我们几乎快把这里的高级魔兽杀了遍,都没有你要找的魔兽吗?”

    ‘没有。‘混沌不灭摇头,‘要是遇到了,我还会这么不开心吗?”

    ‘也是。‘萧炎点头,然后问道,‘那魔兽是什么实力的?要不,我们再换个方向深入进入找找?”

    混沌不灭还是摇头:‘不用了。我连幻境里有没有这种魔兽都不知道,进来找只是想碰碰运气。”

    ‘什么魔兽啊?连你都不知道哪里才找得到?”

    怒龙问出了所有人想问的问题。

    ‘这种魔兽你们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它叫吞天蟒。”

    ‘吞天蟒?”

    怒龙与龙懿、净无尘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起来。

    但萧炎可就被惊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