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九十一章:极道终尽永宙盘

    星元神将去了,那道身影始终在叶天眼前璀璨,是星空无限,从未有及肩。

    也在这一刻,妖坟的长戈再度挥出,便像是无限深暗,亿万深渊般覆下不可驱散的阴影,这灌注着每一尊噬天皇卫吞噬杀势的至强攻伐将妖皇噬宙诀中无数玄奥精粹凝炼,以连准宇宙境强者也无法比拟的恐怖威势轰向防线,却见那惊天震颤,远超人族战场界角战船冲撞的波动倾覆盖压,由不知多少玄虚圣器、玄奥圣阵结合混沌之势构筑的防线便若一座摇晃的关卡裂纹遍生,而望着妖坟再一次将戈扬起,其关圣都不禁哀叹,正如知天命的古朽。

    这一刻世鸿神皇挥出佩剑,以绝域军元帅之势斩出煌煌剑光,白玊妖皇标志性的乾坤眸血溅受创,头顶冠冕也被斩出裂痕,一身皇袍被神圣气息洗礼了不知几千回,他悍然身化宙天,不惜皇命与与蔑世皇剑、天妖殿融合成势,又是异常强势的一斩劈出,化为世鸿神皇之难!

    这一刻荼偃妖王昂首面对界行神将至强一击,犹如一道波及无限道经的圣痕将他的圣道王权尽数吞并囊括,化作那杀势囚牢并倾塌了结,当世妖王终要面对死亡,可他只是儒雅笑着,目光显得深不可测而将威势堪比巅峰玄龙的明黄龙蛇冲向界行神将心胸,最后结果将会如何他不知晓,因为这尊王的道途至此终结。

    这一刻虚祭妖祖的银色咒印铭刻在玄业眉心如同天然胎记般妖光煊赫,蔓延着难以言述的诡异肃穆,玄业本源迅速流失,犹如已化为虚祭妖祖掌控的傀儡被活祭妖世以迎盖世妖皇回归,可她毫不犹豫自斩圣魂,同时以那一片陨落之势凝成神玄圣光刺裂虚祭妖祖的面纱脸颊,虽为妖祖亦伤。

    可这些激战场面却皆不如妖坟一击来得重大,统率着噬天皇卫的他每一击皆汹涌着整个战场上至强的凶威,虽然这意味着他已然千伤的本源再蒙一难,也意味着军中有甲铠碎裂,噬天皇卫身殒,可属于他们的绝命冲锋即便仅剩一人也不会停止,在这位最早并横扫了六大宇宙的妖宙大将军眼中没有那羽胜神皇神羽军,没有那神将之首武苍元,没有那兽族雄主玄蛇蟒祖,没有一代元圣金天雷,也没有兵器之祖青云剑,他只是看着绝域无阵的核心,那是他曾经驰骋征战并险些陨灭的凶地,他以一生效忠的皇者便在其中,冰冷的眸子凭着心血的赤诚想要望透,却怎么也见不到那道身姿。

    但他坚信那位伟大的皇就在其中,站在这里无法望透,那便杀透!长戈轰击着边关撕裂亿万圣影,重创着遥遥六大宇宙的信仰意念,在那一道道圣影陨落中似乎重现了妖族绝宙的灭绝性残酷,他妖坟在绝域无阵的拼杀便是为了妖族辉煌时代的重新到来!

    一尊尊噬天皇卫皆在怒吼,他们为主力统率着妖王、妖宙大将军、妖族禁卫长等巅峰妖圣斩杀神兽而前,事实上随时都有陨落之危,可他们无惧,他们同样心向那未曾见过却始终在心中的最伟大身姿,他们身为妖便注定要为整个种族拼杀,而当修炼妖皇噬宙诀起,他们已责无旁贷地成为妖之宇宙最锋锐而无畏的尖刀!

    噬天的力量席卷在战阵,万圣亦厮杀在锋线拼尽性命厮杀,有那扎着长辫面如黑炭的妖侯搏杀十圣之阵四进四出,有漠然念动时间真意的红色身影一掌贯穿那已无法将岁月抵御的枭雄圣心,前端一柄柄天刀锋锐无当带出七彩痕迹的日月车舟撞击在大破灭圣阵中百种圣道相继炸开,近乎极致的黑暗之道漠然镇封继承裂地凶威的古王后裔,大口吞尽一切的饕餮王与前代妖王拼杀得身俱为血,皇族枭雄炙神莲圣于天雷元圣与一尊巅峰圣鹏的合击中大声狂笑,灰飞烟灭。

    银色的锋贴着脊骨,那是毁灭的触感,杀戮之道的突袭再度令叶天陷入险境,更可怕的是如今他要面对三尊妖圣的同时猛攻,尽管其中只有一尊玄虚圣者,可而今的叶天也绝不是那足可血拼夏流妖王的巅峰状态,但即便如此叶天还是用自身的脊骨紧紧钳住足可夺魄的锋刃,接着张口,宙界星炎毫不畏惧地吞噬那源自幽毒妖王的恐怖圣素,一拳浮现着瑰丽星盘,直接令眼前的老将咯血震退,虎死威尚在,更何况叶天尚未陨落!

    锋刃将圣魂切开,倒是令身心皆充盈一种自由漂浮感,超脱无限维度的梦幻诱惑着叶天大超脱,圣魂星空已有一大片没入其中,叶天未曾将之阻止,仅是令它们在抵达“大超脱”时化作那寂灭的悲凉,朦胧神秘的妖女亦是受创,三尊强敌紧盯着叶天便如秃鹫,他们要竭力将猎物的血肉撕下,却要提防这病虎的绝命反扑。

    很险,可叶天的心却不在眼前险境,噬天皇卫被任何圣者瞩目,而现在正有那身上光辉如烛火将熄,却拖着一条深邃神秘星光慧尾的青年面色平静地屹立在噬天皇卫侧翼,那股无可抵挡的噬天之力已然将他席卷,造成他的宏伟星图漂移碎散,一颗又一颗玄理极耀的大星被拖入吞噬意境内化作盖世妖皇最得力下属的腹中美餐,整片星空震颤着也难逃那可悲命运,不仅星空将亡,这曾经在神界格外璀璨的景象更会化作这支妖族最强军势横扫一切的力量,撕裂第三防线,将整个绝域无阵彻底贯穿。

    面对着大凶,面对着大祸,作为神将他不会不明白那何等恐怖,只是他神情依旧,全身上下徜徉着那犹如魅影梦幻却又为大光明而无处不在的大道星流,这极道的威势举世唯一,伴随着无数大星陨落的悲势包裹着他走入噬天的凶威之内,他手中没有任何兵器,仅凭星空浩荡走到了手持龙牙杀剑的噬天皇卫面前。

    “死!”这尊噬天皇卫怒吼,周围的噬天皇卫也皆怒吼,闯入军阵?这意味着将承受噬天皇卫最强杀力,却也意味着接触到他们的最薄弱处,是以无论如何都要将这擅闯者斩杀!

    星元神将神情依旧,他平静地面对着龙牙杀剑、镇魂凶扇、岁月毒枪、杀道金锏,星空层层炸开,大星陨落之势显得更加惨烈,极限星辰之道犹如一座顶立混沌的高塔正不断震颤,牵动得遥远人之宇宙的无数星辰簌簌颤抖,而同样在整个战场厮杀的星辰道者面色冰冷,却若见那极道星辰陨落的悲势。

    似有种终结的漩涡,此时的星元神将已是陷入一种可怖杀阵内,噬天皇卫的无边杀势倾轧而来,哪怕只算整支军中的部分也比巅峰战圣的杀势还强,本身就被重创的星元神将又怎能抵挡?

    “杀!”在这一刻苍元神将爆发,狼齿萦绕着无数武道奥妙的技艺化作那条神武洪流浩然碾向妖坟本身,堂堂正正,武不可当!

    “杀!”巅峰圣鹏振翅怒啸着冲伐,它身上有圣羽三千光辉璀璨,一招裂宇宙的光辉极天无匹,竟是三千圣羽裂天阙,且它为初创者!

    “杀!”青色剑流这一刻也呈现无与伦比的锐势直指噬天皇卫本军,青云剑目光决然,当杀之!

    羽胜神皇、金乌大帝、第二唯一神、天雷元圣等强者也竭力出手,抗击着噬天皇卫的噬天之力,而正在这支军中的星元神将将手抬起,一枚形状完美的五角星星印便刻在手持龙牙杀剑的噬天皇卫身前,那噬天皇卫甲竭力张口欲要将其吞噬,却在星华绚烂中震得灰飞烟灭。

    太多杀芒逼来将星元神将的圣体撕裂,可星元神将势不可挡地前进,星河横扫腰斩那甲胄龙盘的将领,星域如狱镇压那桀骜的皇族,连同其紫金甲铠沦为星宙中微不足道的齑粉。他光华璀璨,闲庭信步却势如雷霆,一尊尊噬天皇卫在他的星穹中随着自身甲胄一齐烟消云散,唯那一道星辉煌煌,注定不可挡。

    又一击将手持云纹朴刀的噬天皇卫完全消融于幽蓝色圣星之内,有着前所未有威压感的杀音穿透星元神将的心扉。

    “星元神将,领死!”

    巅峰玄虚圣者,吞噬近乎极道,星元神将判断出了这点,在外根本无法探查确定噬天皇卫内有如斯强者,而今他调集全军之势镇压是他绝不可挡的。

    但不能挡也要挡,星元神将转身,决然的一击犹如流星般撞击在对方的兵锋,等若自身废去臂膀,在这片星光爆溅中将周围一尊尊噬天皇卫尽数贯穿,星的杀痕不弱于诸道,这是他星元神将总结的至强杀术,元瀚流星法。

    “又杀了两尊。”他默念着,感受着星光最后的回馈,便看着那犹如世间血魂色彩的锋刃彻底划过自己的圣躯,圣魂净灭,那一条极道星辰终究不存于世。

    一片幽蓝为主色调神秘浩瀚的光影浮现在噬天皇卫阵上,那是神秘而蕴含星元神将感悟的神圣星图,释放着令人迷醉其中,独一无二的美丽,但随着那道身影在阵中倾塌,这片星图也全体崩碎,并随着那比饕餮更恐怖的大口张开,直接坠入其中,不见于世。

    这一刻噬天之力狂涌,大星永黯,一切定鼎。

    星辰极道者星元神将,战噬天皇卫陨落!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