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烈一马当先,凿穿了城墙下那松散的防线,直上城头。

    城墙上守卫立刻涌上。

    洪烈露出残忍的笑容,双斧飞去,卷起一片源力光焰卷去,被卷入其中的守卫无不身首分家,一颗颗大好头颅飞上半空,血如雨下。

    尽管不是计划中的平西王,但见洪烈如此强悍,奥兰多一咬牙,拖枪疾退,跃下墙头。

    另一边,安杰罗妮带着哈娜疾掠而来。

    洪烈眯了眯眼睛,瞬息间判断出奥兰多是要引自己下去,好让城中埋伏的强者赶来围杀自己。他冷冷一笑,那些所谓的强者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一股带着几分疯狂意味的气机。

    可也仅此而已。

    他向来喜好火中取粟,以寻取生死间的快感。纵使强敌在侧,也没有丝毫顾虑,便朝奥兰多追去。

    比奥兰多慢了那么一线落下城墙后。

    刚落地,一排枪手便从四周涌出,朝他轰射不断。洪烈周身光焰升腾,踏足前奔,仅靠护体的源力便将这些威力不足的火枪子弹给挡了开去。双斧一分一合,这排枪手便个个人头落地。

    奥兰多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两边又涌出刀斧甲士。

    洪烈哈哈一笑撞了进去。

    城墙下当即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洪烈手持双斧,身上鲜血淋漓,然而没一滴是他的血,这个如同魔神般的男人大步冲往奥兰多。

    铁枪之子突然止步、转身,手中战枪先是收往身后,再如同变魔术般从另一边的腰眼处电射而出。战枪划出一条奥玄的轨迹,无论洪烈如何计算,都避不开这一枪。他暗叫过瘾,也不退让,右手抬起猛砍,没有丝毫技巧,纯以粗暴的力量带动战斧挟雷霆之势斩落。

    斧锋砍在枪尖上。

    奥兰多如同触电般跳起,嘴巴鼻子同时喷出血雾,气机立时跌至谷底。洪烈冷笑,揉身冲前,抬脚踹在奥兰多的胸口。奥兰多胸前的盔甲立时响起密密麻麻的碎裂之音,再从嘴中喷出口鲜血,人如断线风筝般倒飞了出去,撞进一处房子的窗户里。洪烈得势不饶人,人原地旋转一周,顺势掷出左手战斧。战斧旋转如轮,发出撮人音啸轰了过去。

    一柄战锤从中途杀出,砸在洪烈的斧上。战锤处蓦然亮起道道土黄纹路,一圈大气波纹荡开,洪烈的战斧给弹了回去。他抬手接住,看了眼持锤的高大男子。布洛伊虽替奥兰多挡下这一斧,却经受不住斧上的冲击力往后连退,体内更是气血翻腾。喉头一甜,几乎喷血,却给他硬是咽了回去。

    洪烈眯眼看着他。

    这时他的周围已经没有普通的士兵,陆续出现的几人如威利克者,均是爱德华手上所能够拿得出的强者。可惜这些强者离十圣那种层次还有不小的距离,对于战力堪比十圣的洪烈而言,也就稍微麻烦些罢了。

    谈不上威胁。

    “一起上?”他轻蔑地招招手。

    下一刻数道人影同时朝他扑去。

    当奥兰多缓过一口气,提枪又扑出来时,正好见到布洛伊和威利克等人皆倒飞了出去,人人负伤流血。奥兰多心中一惊,这个男人竟然强到这种程度,不过一个照面,便将诸多强者斩伤。

    天空响起一声长啸。

    洪烈咧咧嘴,全身泛起针刺般的感觉,说明来者已经可以威胁到他。他抬头,就见安杰罗妮那纤细但充满爆发力的身影从半空落下,一颗拳头往他当头砸来。洪烈抬手就是一斧确去,斧头斩在那颗粉拳上,但崩碎的却不是拳头,而是洪烈的战斧!

    现场响起音爆之声。

    战斧炸成碎片四处喷射!

    安杰罗妮向上弹起,几个翻滚卸去力道落到地面。她放低了重心,习惯性地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眼中是疯狂中带有几分危险的目光,她打量着洪烈道:“搞什么,不是那个叫平西王的家伙吗?”

    “用不着平西王了,就我便足以扫平你们这帮蛮子。”洪烈干脆连另一把战斧也扔掉,他扭动脖子,活动十指,全身骨节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震音。脚下地面承受不住他逐渐攀升的气机,悄然节节碎裂,不时弹起一颗颗锐利的碎石。洪烈对安杰罗妮抬抬手道:“来吧,女人。这里面就你最厉害,其它小角色就不要瞎掺和了。”

    布洛伊闷哼了声,他经过安杰罗妮的身边,拖行在地面的战锤被安杰罗妮伸手搭住。

    顿时布洛伊无法动弹。

    “他说得没错,你们连伤他的资格都没有,还是别在这里给我添乱了。”安杰罗妮笑道。

    布洛伊想要说什么,奥兰多摇了摇头,对众人道:“我们到前线去,这里交给安妮小姐吧。”

    “还是你有眼光,亲爱的奥兰多大人。”不忘给奥兰多抛个媚眼,安杰罗妮笑得无比畅快,笑声里,带着几分神经质的味道。

    奥兰多带着其它人离开,洪烈却也没出手阻止。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安杰罗妮:“可以开始了吧?”

    “当然,按照我们的传统,你不介意女士优先吧?”

    “哦,我们有句话叫入乡随俗,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那我不客气罗。”尾音还在空气中响起,安杰罗妮已经出现在洪烈身前,右拳缩至极限,再轰然砸出,痛轰在洪烈的脸颊上。洪烈脑袋急摆,明明比安杰罗妮还要高出一大截的强壮身体就这么离地而起,整个人倒飞出去撞进一处民房,又撞了出来。在地上弹了几次,最后才停了下来。

    他甩了甩头,伸手在自己下巴处一扳,将被安灯罗妮轰得脱臼的下巴移回原位,血从他嘴角流了下来,他反而兴奋一笑:“过瘾。”

    “我觉得也是。”安杰罗妮眯了眯眼睛,一条条淡紫色的操儡线钻进自己身体中,女人的气机顿时暴涨。

    力量提升!

    强度提升!

    速度提升!

    十倍增幅!

    安杰罗妮的笑容变得有些扭曲,她抬手遥挥,洪烈前方以及左右的物体犹如风化般散了开来,顿时和洪烈之中再无其它阻碍。

    然后两人同时扑向对方。

    两颗完全不成比例的拳头在中间距离重重对撞在一起。

    远在城主府里的爱德华也可以感受到那两人碰撞的冲击。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