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理真人依旧健步如飞。他只不过是一开始没有弄明白那些筋肉怪物的底细,为了保险起见所以干脆一起灭掉。但是,当他发现这些玩意实际上根本无害之后,便开始用护身罡气一路撞过去。那些个怪物根本就是一碰到他就飞灰湮灭。

    这个时候,头颅突然说道:“小心,来了个大的。”

    破理真人生生顿住脚步,听了几秒。但是,所谓的“大的”却没有出现。不容道人嗤笑一声,护身罡气一战,就剿灭所有新出现的怪物,然后继续前进。

    就在这时,一只爪子无声无息的从浓雾单冲弹出,如同鬼魅一般抓想破理真人的头颅。破理真人双目一瞪,就有电光激射而出。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桌面大小的巨大爪子只是被弹飞,却没有收到多严重的伤害。浓雾翻卷之后,破理真人终于看到了袭击这的真面目。

    那是一条……不,应该说是半条畸形的龙。它只剩下了一个上半身,甚至可以说就剩下一个脑袋和两只爪子,它抬起头的时候,差不多有三丈高。然后,它身上的筋肉异常畸形,甚至脖子之上还有一块肉瘤,直接顶掉了逆鳞,一只眼睛也消失不见,眼眶之中是滋生的肉芽。

    “什么……怪物……”魄力道人本能的感到背后一寒。这个怪物身上混乱而有邪恶的气息,他不曾面对过,但是却略有耳闻。

    “这是传说中的……难道说……”

    寂仙毁道宝典……

    在另外一个行星上,人族加入了龙族的练兵计划。在那里,仙盟的两位修士剿灭了兽群种的虫族,并获得了一门可怕功法的信息。

    这门功法便是《寂仙毁道宝典》。

    这个宇宙,任何终于都可以修炼这门功法。而这门功法的修炼者,最后都会变成一种唤作“毁道者”的东西,无法进入仙路,最后只能纯平遁法,在宇宙当中漂流,以亿万年为单位,完成“远征”的使命。毁道者这一群体的“远征”,横框了无数观念,不止持续了多少个年头,至今仙盟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而功法对于星球来说,最可怕的地方并不在于它本身的强度,而是在于它的修炼者一旦出现在距离仙门三光秒之内的地方,就有可能从仙门之中召唤出最恐怖的存在永恒真色!

    破理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月亮的方向。在月球引力的作用之下,这个星球的仙门就在地月之间。而看到这个动作。头颅先是大吃一惊,继而放声大笑:“果然!果然!所谓的逍遥修士难怪可以这么强!你们居然知道……果然啊,放弃原本的飞升计划是正确的!哈哈哈哈哈,赚到了!”

    “混账!”破理真人深吸一口气,然后将头颅拴在自己腰带之上,单手举起长剑。

    神州与太阴的距离,不到两光秒。

    “月寒,通知仙门那边,做好准备永恒真色。”

    此时,那个怪物已经在追着吃那些精肉妖怪了。那些妖怪不过是元婴分神的层次,在这怪物眼中也就是嘴边的蓉欧,张口就能吃掉。可突然见,无智的怪物本能的察觉到了威胁。混沌的意识里,无数妙凡浮现。它仰天咆哮,黑烟从它口中喷出,然后迅速扩展,如渊如狱,仿佛直通魔界。

    寂仙毁道,大灭苦境!

    然后,破理真人的身影消失。仿佛瞬移一般,他就已经出现在大灭苦境的核心,短促的剑光刚刚出现,就切入对方身体。

    第一周天,第一剑。

    然后,仿佛跳过了“撤剑”的动作一般,破理真人身形一闪,第二剑也已经切入怪物的身体。

    第一周天,第二剑。

    又是一道身影直接叠合在之前的残像上。

    第二周天,第一剑。

    无数的身影,无数的剑光,在极端的时间内爆发了出来。

    第二周天,第二剑。

    第二周天,第三剑。

    ……

    剑光剑影重重叠叠。破理真人居然直接斩到第五周天。然后,他撤剑后退。在大灭苦境的黑雾之中,他身上的法器衣裳似乎是受了污秽,黯淡无光,似乎丧失了灵性,而他本人的脸色也微微改变。而与此同时,大灭苦境之内,有光芒爆发。强大的法力冲散的黑雾。在共鸣的剑光之中,怪物直接灰飞烟灭。

    “不强……”破理真人照理嗤笑了一声,然后落到那篇有异常的位置。但是,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办法改变这一切了。这里的空间似乎被分割成了两层。屋子明明就在他身边,但是屋子里面的人,却好像掉入了无限深的地方。仿佛空间之中,还存在除了上下四方之外的“第七个方向”存在不应该存在的方向。就连在在不远处激斗的身影,也仿佛距离他有千万里之遥。

    “和神京那次完全不一样,是我找回跳出长河之境界之后布置的。”无名谪仙傀儡的头颅笑道:“我本以为,我可以嗤笑你们这些蠢货看似高高在上,实际上不还是一些土包子,但是你们确实很让我惊讶啊,渣渣们。”

    破理道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们去了哪儿?”

    “哼哼哼,哈哈哈哈,你们真是骗人骗的好苦啊,你知道仙门,你见识过跳出长河的境界,你知道寂仙毁道宝典……”

    这个时候,冯落衣的分身出现在不容道人面前。他道:“怎么了?为什么我突然感应到这个脑袋?”

    这个谪仙现在还顶着不准道人的脸。冯落衣乍看之下,却是被吓到了。

    破理真人道:“我要看看魔皇那一缕残魂现在的状况我申请直接看!”

    “到底是怎么回事?”冯落衣一遍调出某个秘密线路,一边问道。

    破理真人将事情大略说了。与此同时,一道幻影出现在破理真人面前。那是一个半透明的养魂法器,内里有一个蓝幽幽的光团,上面有无数法篆隐约流动。破理语气阴森,好不掩饰自己的杀意:“还在啊……哼哼,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头颅倒吸一口凉气:“这是魔皇?”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没下死手,因为谪仙的残魂碎片真的很宝贵。但是,我们从它上面总结出一些规律,剥离出第二枚残魂的时候,这个就没那么宝贵了。之后第三枚、第四枚……从那时开始,我们对待这玩意的实证手段就粗暴了许多。现在这玩意也就只能勉强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吧。最近几年,我们获得了甄别真仙的有效手段之后,就有不少人提议将之处理掉报仇想象一下它的遭遇吧。”破理真人举起手中的头颅,目露凶光:“分魂是吗?自毁也不会影响主魂是吗?在我手里,你别想着自毁我们会好好将你从内到外洗一遍的。”

    “意外收获已经够多了。不准道人就在附近,你对那个家伙的戒备间接增大了我们算计的成功,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然后,我今天又知道了许多你们的秘密……”头颅哈哈大笑:“我们我们这边,还有你们仙盟那边,这两者之间打的最后一次交道还真是愉快啊,破理。这大约是你们最后一次接触我了吧,终有一日,你们会感激我的!”

    …………………………………………………………………………………………………………………………………………………………………………………………………………

    王崎突然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紧接着,仿佛天崩的景象发生。大如山岳的岩石呸抛飞在空中,而地面则裂开。随后,大地突然撞向他。猝不及防至西安,王崎一下子就撞在地上。

    他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破理前辈发现了异常?他将整个尔蔚庄给举起来了?”

    地面上的浓雾从大地的裂隙当中漏了出去,迅速消失。王崎正高兴,可异常的感觉再次包围了他。

    引力异常。下方的行星之力突然减弱,而引力好像龙卷风一样从四面八方袭来。王崎意识到,自己似乎卷入了一个类似于洞天相形尺的法度,正被卷入另一个万全不同的运动参照系。这个法度正与他体内那异常的灵力共鸣,将他拉入异常的领域。

    “还好,这么庞大的法门,必定有一个运转的核心……”根据体内的异种灵力的异动,王崎感应到,就在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正在运转,将他吸引。

    “破坏掉它!”王崎心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一旦这个法度完成,就算是破理真人也未必救得了他。他必须自救才行。

    但就在他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一道黑影带着凌厉剑意冲向他。王崎已经,正欲举剑迎战,可他背心骤然一痛,一道剑气打入了他的体内,混合入任督小周天的法力冲入丹田,撞击在他的金丹之上。

    王崎胸口一闷,已然受创。他借着这一道剑气的力量,身体旋转一周,却发现身后并没有敌人,而只有面前神秘黑影。

    能够形成这种效果的剑气,王崎只知道一种。

    “飘渺无定云剑……”

    然后,枢纽受创,法力暴走。剧痛之中,王崎头昏昏沉沉的嗑向地面。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