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营内上千余守军在来回巡逻,而在灯火通明的中军大帐之内,张辽正背着手在一副巨大的地图前凝视着,这幅地图,是一张放大数倍之后的寻阳地图,山川地形跃然图上,而张辽已在此站了足足三个时辰。

    张汎那边迟迟没有传来最新消息,也不知道两边的情况到底是如何了,是张勋的部队撤了呢,还是张汎与其交锋了起来?

    虽然主公改变了战略意图,需要他和张颌想办法攻破寻阳县,但这毕竟是后话,现在并不用急着和张勋拼啊,当然了,他张汎现在还没回来,也许是那边一直没有再出现伏兵,难道真是我想多了?

    就在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道:“启禀将军,张汎将军回来了。”

    张辽一阵长吁一口气,终于回来了。第一时间召见张汎,询问战况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两军一直僵持,最后索性出击试探了一下,没想到敌军直接就撤退了,张汎和董禧想到他的叮嘱,也就顺势返回了。

    张辽点点头,又问了他一些关于战场上的情况之后便让他休息去了。

    第二日一早,天刚放亮,张辽便率领着大军浩浩荡荡开赴寻阳,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刘澜要大举进攻,可结果到了昨日的交战场之后却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命令士兵安营扎寨,在士兵们安扎帐篷,树立营栅之际,张辽则来到交战场观察昨日战场。

    昨日一战张汎的表现很不错,甚至是非常精彩,未伤一人就将寿春军击退,虽然张汎轻描淡写,可就通过战场被遗留下来的尸体数量昨天的一战可一点也不轻松:“很好,我会为你们二人向主公请功的。”

    “将军,昨日寿春军压根就没打算与我军交战,我军一进攻他们就跑了,若非并州狼骑,还真不一定就让他们都溜走了。张汎有些惭愧的说道,如果昨天他能更果决一些,就不会拖那么长时间了,如果能将消息早点传到张辽耳中,也许现在就是另外一个情况了。

    张辽看了一眼张汎,摇头笑道:“昨日一战,我正在关心的是寿春军的反应,你的表现已经很好了,让我知道那不是一场阴谋,这就已经足够了。昨日张辽所害怕的是张勋诱敌深入,如果张汎进攻再出现敌军来援的话,那就可以证明张勋有阴谋,是在诱敌深入,而从结果来看,并不是,这就让张辽看到了希望,昨夜更是第一时间联系了张颌,现在两人开赴寻县。

    两人已经达成了默契,就像主公所说,寻县不是目的,消灭寿春军才是关键,主公看重的在于杀敌多少,至于拿下寻阳并不重要,就算拿下寻阳,在现在这个局势之下,也不可能大举进攻淮南,到时候还得退出来,所以最初他们的任务只是阻敌,可是真不明白主公为何要改变计划,从最初的防守阻敌变成了主动进攻?

    此刻由梁刚带队的寿春军返回了寻阳,张勋亲自出城迎接,看到张勋身影的一刻,梁刚急忙迎上前来,单膝跪下,双手抱拳施礼,道:“末将梁刚,参见将军!”

    张勋上前笑呵呵将他扶起,道:“梁将军辛苦了!”说着似鼓励一般拍了拍梁刚的肩膀,赞许道:“这一次带队表现的非常不错。”

    “惭愧。”梁刚多少有些遗憾,敌军并没有上当,不然的话,他又信心大败江东军。”

    “无妨,最少我们已经查探到了江东军的情况。”张勋说着与梁刚等进入城内,寻阳并不算什么大县,商业也不算繁荣,加上如今可能出现的战事,接到冷清得可怕,大街不见一人,甚至连平日里热闹的市集也都冷冷清清,商铺空空荡荡,一派破败荒凉的景象。

    兵祸有时候比天灾还恐怖,敌军还没有来犯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敌军来后又会是什么情景。

    而且这还是张勋极力弹压的结果,若非如此,还指不定有多少人南下逃亡去了。

    一行来到郡守府,如今这里成为了张勋的办公点,其实他一开始并不打算入城,可是随着计划改变,也就改为入城办公,甚至将他带来的所有士兵一齐带入了寻阳城,一副死守不出的样子。

    一行进入大厅,张勋在主位坐下后示意帐下众人,道:“各位将军,还请落坐,这一仗没什么好担心的,有激烈将军绕道豫章,我们在寻阳便能与江东军多做一些文章了。”

    众人笑了起来,张勋将军说的不错,如果纪灵将军没有绕道的话,他们现在还真得想办法尽快突破刘澜部队的防御,尽快救援过去,但现在嘛,完全可以在寻阳大做文章,就好似昨日那般,赢也赢的不那么痛快。

    “现在我们成功把江东军给引了出来,到了寻阳,那么我们就来商议下接下来与张辽作战的事情。”

    ~~~~~~~~~

    张辽处立起了大寨,部队被他一一布置妥当后,便挥退了帐下,唯独留下了梁刚,带着他走进内帐,帐内布置比较简单,最为醒目的便是他那副寻阳地图,只不过现在他的心思却早已不在地图之上,而是想着如何才能把张勋从寻阳给诱出来。

    与敌进行野战,是他一张颌一致的选择,以他们的人马,攻城还是攻打下重兵防守的寻阳几乎没有可能,但与敌在野外交锋,却不一样,当然了,恐怕他们的对手,张勋也看得明白,所以想要将寿春军从城内诱出一定不会容易。

    现在张颌在寿县的正南方,而他则在靠近西边的位置,突然回头问梁刚,道:“如果现在张颌从南方进攻的话,有没有可能把张勋吸引出来?”

    夜幕降临,营内上千余守军在来回巡逻,而在灯火通明的中军大帐之内,张辽正背着手在一副巨大的地图前凝视着,这幅地图,是一张放大数倍之后的寻阳地图,山川地形跃然图上,而张辽已在此站了足足三个时辰。

    张汎那边迟迟没有传来最新消息,也不知道两边的情况到底是如何了,是张勋的部队撤了呢,还是张汎与其交锋了起来?

    虽然主公改变了战略意图,需要他和张颌想办法攻破寻阳县,但这毕竟是后话,现在并不用急着和张勋拼啊,当然了,他张汎现在还没回来,也许是那边一直没有再出现伏兵,难道真是我想多了?

    就在这时,帐外有士兵禀报,道:“启禀将军,张汎将军回来了。”

    张辽一阵长吁一口气,终于回来了。第一时间召见张汎,询问战况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两军一直僵持,最后索性出击试探了一下,没想到敌军直接就撤退了,张汎和董禧想到他的叮嘱,也就顺势返回了。

    张辽点点头,又问了他一些关于战场上的情况之后便让他休息去了。

    第二日一早,天刚放亮,张辽便率领着大军浩浩荡荡开赴寻阳,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刘澜要大举进攻,可结果到了昨日的交战场之后却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命令士兵安营扎寨,在士兵们安扎帐篷,树立营栅之际,张辽则来到交战场观察昨日战场。

    昨日一战张汎的表现很不错,甚至是非常精彩,未伤一人就将寿春军击退,虽然张汎轻描淡写,可就通过战场被遗留下来的尸体数量昨天的一战可一点也不轻松:“很好,我会为你们二人向主公请功的。”

    “将军,昨日寿春军压根就没打算与我军交战,我军一进攻他们就跑了,若非并州狼骑,还真不一定就让他们都溜走了。张汎有些惭愧的说道,如果昨天他能更果决一些,就不会拖那么长时间了,如果能将消息早点传到张辽耳中,也许现在就是另外一个情况了。

    张辽看了一眼张汎,摇头笑道:“昨日一战,我正在关心的是寿春军的反应,你的表现已经很好了,让我知道那不是一场阴谋,这就已经足够了。昨日张辽所害怕的是张勋诱敌深入,如果张汎进攻再出现敌军来援的话,那就可以证明张勋有阴谋,是在诱敌深入,而从结果来看,并不是,这就让张辽看到了希望,昨夜更是第一时间联系了张颌,现在两人开赴寻县。

    两人已经达成了默契,就像主公所说,寻县不是目的,消灭寿春军才是关键,主公看重的在于杀敌多少,至于拿下寻阳并不重要,就算拿下寻阳,在现在这个局势之下,也不可能大举进攻淮南,到时候还得退出来,所以最初他们的任务只是阻敌,可是真不明白主公为何要改变计划,从最初的防守阻敌变成了主动进攻?

    此刻由梁刚带队的寿春军返回了寻阳,张勋亲自出城迎接,看到张勋身影的一刻,梁刚急忙迎上前来,单膝跪下,双手抱拳施礼,道:“末将梁刚,参见将军!”

    张勋上前笑呵呵将他扶起,道:“梁将军辛苦了!”说着似鼓励一般拍了拍梁刚的肩膀,赞许道:“这一次带队表现的非常不错。”

    “惭愧。”梁刚多少有些遗憾,敌军并没有上当,不然的话,他又信心大败江东军。”

    “无妨,最少我们已经查探到了江东军的情况。”张勋说着与梁刚等进入城内,寻阳并不算什么大县,商业也不算繁荣,加上如今可能出现的战事,接到冷清得可怕,大街不见一人,甚至连平日里热闹的市集也都冷冷清清,商铺空空荡荡,一派破败荒凉的景象。

    兵祸有时候比天灾还恐怖,敌军还没有来犯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敌军来后又会是什么情景。

    而且这还是张勋极力弹压的结果,若非如此,还指不定有多少人南下逃亡去了。

    一行来到郡守府,如今这里成为了张勋的办公点,其实他一开始并不打算入城,可是随着计划改变,也就改为入城办公,甚至将他带来的所有士兵一齐带入了寻阳城,一副死守不出的样子。

    一行进入大厅,张勋在主位坐下后示意帐下众人,道:“各位将军,还请落坐,这一仗没什么好担心的,有激烈将军绕道豫章,我们在寻阳便能与江东军多做一些文章了。”

    众人笑了起来,张勋将军说的不错,如果纪灵将军没有绕道的话,他们现在还真得想办法尽快突破刘澜部队的防御,尽快救援过去,但现在嘛,完全可以在寻阳大做文章,就好似昨日那般,赢也赢的不那么痛快。

    “现在我们成功把江东军给引了出来,到了寻阳,那么我们就来商议下接下来与张辽作战的事情。”

    ~~~~~~~~~

    张辽处立起了大寨,部队被他一一布置妥当后,便挥退了帐下,唯独留下了梁刚,带着他走进内帐,帐内布置比较简单,最为醒目的便是他那副寻阳地图,只不过现在他的心思却早已不在地图之上,而是想着如何才能把张勋从寻阳给诱出来。

    与敌进行野战,是他一张颌一致的选择,以他们的人马,攻城还是攻打下重兵防守的寻阳几乎没有可能,但与敌在野外交锋,却不一样,当然了,恐怕他们的对手,张勋也看得明白,所以想要将寿春军从城内诱出一定不会容易。

    现在张颌在寿县的正南方,而他则在靠近西边的位置,突然回头问梁刚,道:“如果现在张颌从南方进攻的话,有没有可能把张勋吸引出来?”

    现在张颌在寿县的正南方,而他则在靠近西边的位置,突然回头问梁刚,道:“如果现在张颌从南方进攻的话,有没有可能把张勋吸引出来?”

    现在张颌在寿县的正南方,而他则在靠近西边的位置,突然回头问梁刚,道:“如果现在张颌从南方进攻的话,有没有可能把张勋吸引出来?”现在张颌在寿县的正南方,而他则在靠近西边的位置,突然回头问梁刚,道:“如果现在张颌从南方进攻的话,有没有可能把张勋吸引出来?”(。)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