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抢购]2o15夏季新款韩版拼接男t恤短袖丝光棉正品德国宝马男装休闲t恤衫!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巨蛇星云,神堡空间站,神堡议会所在地,整个银河系的政治中心。

    神堡空间站,重71亿吨(几乎和黎明号相当),外形像一朵五瓣的海棠花。神堡空间站一旦关闭,就成为坚不可摧的堡垒。当神堡空间站开放时,它的长度达到43公里,胸径13公里,依靠自转和质量效应场相结合产生人工重力,在每个叶片内部,都建有相应的生活区域——整个神堡,生活着132o万人口!

    作为整个银河系最繁忙的空间站,在神堡半张开的五片狭长的叶片上,分布着成千上万的进出港船坞。

    在c区,一艘不起眼的小船飞进了港口。当这条小型客船的舱门打开时,几十名来自奥沙星域的乘客依次的离开了船舱。这些人在飞船上就已经远程查验了全部手续,下船后便可以径直离开。因此无人注意到,行进的队列中,不知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女人,一个没乘坐过飞船,当然也不可能在飞行名单上的女人。

    女人稍微向四周看了一下,凭着感觉向楼梯的方向走去。船坞位于大厦的顶层,而她要去的是37层,大约在大厦的中部。尽管两边相差十五层楼,她却没有选择电梯,而是沿着“之”字形楼梯一层层的步行下去。

    当她拐进那间位于37层的私人会所后,站在门口四处寻找着目标。没有服务员过来问她是否需要帮助,甚至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女人向周围张望着,并很快把目标定位在一个耳朵上戴着耳机,脑袋上扣着兜帽的少年人身上。

    当她走过去时,少年站了起来。两个人虽未约好,但似乎都知道彼此。少年先是好奇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随即邀请道,“请坐吧……主神邢琰。”

    “谢谢,”刚刚离开黎明号没多久。便出现在这里的主神邢琰,稍稍的舒了口气。她在了少年的边上就坐下来。可随即邢琰便有些为难的说道,“主神……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在这个世界,”少年的手指点点桌子,“你可以叫我,催化剂。”

    、、、、、、

    “催化剂”,是一个化学名词。但是在质量效应的世界中,它还同时是一个专属名词,代表着一个特殊的生命体。

    按照贯穿整个质量效应世界的三段论——宇宙必然诞生有机生命。有机生命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创造出合成体生命,合成体生命必然毁灭有机文明。

    (据说还有各种高大上的熵论,银河系毁灭论,黑暗银河之类的,我们就无视好了。原因很简单——我们tmd十辈子加起来才活五百年,你跟我讨论银河系几百亿年后“即将”毁灭的问题?!so……)

    当初银河系的主宰种族利维坦,他们闲的蛋疼的时候,试图解决这个终极难题(死人不会给我们贡品)。于是利维坦创造了一个ai,并赋予了这个ai解决该问题的责任,这个ai的名字就叫做——“催化剂”!

    “催化剂”办事儿级利落。天生的行动派!——他用了大约一秒钟的时间,想了一个很脑残的方案——然后就开始根据方案,进行了长达千万年的解决问题之路!

    他先是创造了一种叫做“收割者”的合成体生命。然后就利落的先和谐掉了他们的主人——利维坦(当利维坦要求我解决这个问题时,他们没意识到他们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并且把利维坦的尸体制作成了最强大的收割者——“先驱者”战舰。

    之后每个循环进行收割文明时,有机生命的尸体都会被制造成收割者战舰——“催化剂”管这叫“在有机文明自我毁灭之前,中断有机文明进程,并以特定形式保存”——大的种族制造成“霸主级”无畏舰(2ooo米长),小的种族变成“毁灭者”级护卫舰(16o米长)。

    所有的制作过程中,只有五万年前的上一个循环,用普洛仙人的尸体制作战舰失败了。

    这里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催化剂”是一种合成体生命。是ai。他创造了收割者,但“催化剂”本身并不是收割者。收割者只是他的工具。在某个循环中制造了神堡空间站和质量效应中继器之后,“催化剂”便脱离了收割者舰队。开始了长期宅在神堡的漫长生涯——这也是为什么6远足迹遍布小半个银河系,却从未踏足神堡的缘由。

    、、、、、

    “我就知道!”

    一听见面前主神的名字,邢琰就变得无比沮丧,似乎全部明白了。“这果然是一个陷阱!你果然一直躲在世界的深处没有离开——而且我想任何人都无法想到——你居然替换成了催化剂!这就是你的计划对吗?”邢琰有些神经质的唠叨着,“让我们促成这个世界成长,然后你站在初始化剧情的结尾,对所有的成果进行收割!?太卑鄙了……”

    质量效应三部曲的终结,就是星联根据擎天炉(很可能是催化剂主动散布出去的)的资料,制造出了终极武器擎天炉。当擎天炉和神堡空间站(在催化剂的控制下)以及“催化剂”本人,三者相结合之后。无论是有机生命还是合成体,都将站在祭台上,接受最终的命运判决——而选择的按钮就握在薛帕德的手里。

    “不是,”少年面无表情,但是他否定了邢琰的猜测,“这不是什么陷阱,我也没有放弃这个世界——你们找不到我,仅仅是因为我为了探寻零号元素的秘密,主动深入到世界的源头去寻找——用了几千万年而已。”

    “所以……按照你的说法是……这是个误会?!那我们为什么能够取得这个世界的竞争权?任何有主神的世界,是不可能让人取得竞争资格的!”邢琰愤愤的问道。

    “也不算是误会,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没有把这个世界打上‘别碰它’的标签……是因为我认为大家应该都知道。”少年扁扁嘴,很诚恳的说道。“作为这附近最强大的主神之一,不该有人敢到我的盘子里抢东西才对。居然会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无奈。”

    邢琰无语……当初,似乎是她现了有便宜可占,然后戳火着艾罗娜一起行动的。

    “可是当你们开始接触这个世界之后,我却现我很想获得你们的能力,”催化剂继续说道,尽管这些话不好听,但是主神和主神之间交流,没有谎言。“你的‘绝对物理’能力,和那个小主神的‘操纵时间’的能力,对我的研究都将很有帮助。所以我分出去一些世界的控制权来吸引你们加入——最终你们会有所收获,至于争夺整个世界的所有权——你们想多了。”

    邢琰张张嘴,却没办法说出自己的理由——6远有着亿中无一的特质,能够“成就世界”。因此当他在某个世界生活得足够久的时候,确实能抢到相当一部分的世界所有权。

    邢琰今天出现在这里,仅仅算是为了“挽回损失”而采取的“必要行动”,并不是出卖。因为双方没有对此做过任何的约定,所以无论是邢琰还是艾罗娜,都允许自由换边。

    但是那些已经约定过的事情,就像指着源海签订的神圣契约一般,限制着主神的行为。关于6远的身份秘密,就是这种类型的约定。她只能用别的理由说服“催化剂”来相信她。

    m..m.00sy.com

    ...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