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大洋彼岸的奥巴马,同样很是郁闷。

    任期的最后一年,奥巴马早已做了决定,并积蓄力量,无论如何,都要在最后一年的时间内,发光发热,甚至名垂青史。

    但让奥巴马郁闷的是,他的确得到了党派的支持,也获取了足够的力量,但依旧遇到了巨大的阻碍。

    更坑爹的是,这阻碍,不是来自对立的共和党,而是民主党内部!

    更确切的说,是他曾经的手下败将——希拉里,以及其背后的支持者。

    虽然七年前,奥巴马强势地击败了希拉里,入主白宫。但七年后的今年,一个任期将至,一个呼声最高。

    如果奥巴马代表着当下的能量,那么希拉里则是未来的可能。

    最终的结果,似乎谁也说不准。

    这让奥巴马头疼的极点,制定好的计划,也只能再三调整,再三搁置……

    而整个局面,似乎陷入了僵局,只能等着有人打破这一平衡。

    对此,希拉里满不在乎,但奥巴马却急得不行。

    只要拖过了这一年,那么奥巴马就完蛋了,希拉里的机会就来了。

    因此,奥巴马动用了各种力量,去和希拉里谈判。

    最终,两人在民主党派的撮合之下,达成了一个共识,或者一个对赌。

    内容简单:

    奥巴马政府将对凡人科技采取一系列行为,希拉里当局,可以不认可,也可以反对,但不能阻碍。

    如果奥巴马政府在半年内,对凡人科技采取的动作,不能取得显著成效,那么奥巴马政府将停止一切行动,并全力支持希拉里,为其竞选下一任总统扫清障碍、铺路!

    这种折衷的协议,算是勉强解决了奥巴马与希拉里当下的针锋相对。

    虽然真正的约束力量如何,没人知道,但最起码,现在,奥巴马可以准备对凡人科技采取行动了,而希拉里当局,也不会完全阻碍!

    于是,奥巴马立即开始部署,约见相关议员,进行各种布局。

    在美国,即便奥巴马想要做一件事情,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很多都要得到国会的批准。

    但令奥巴马无语的是,为了苹果、谷歌,全面封杀fos系统的提议,没有通过,被国会无情地否决了!

    这让奥巴马愤怒到极点,甚至一度直言对方全是傻叉!

    但愤怒归愤怒,行动归行动。

    为了达成目的,奥巴马只能去游说,去争取议员的支持。

    但对于奥巴马所说的凡人科技威胁论,所说的华夏威胁论,众议员都觉得可笑,甚至觉得奥巴马疯了。

    还有人认为奥巴马被谷歌和苹果利用了,被库克和拉里佩奇拿着当枪使!

    更有人直言,最后一年了,奥巴马总统阁下,还是消停一些比较好,华夏不好惹,别最终来个晚节不保!

    ……

    这些善意的话语,让奥巴马愤怒到极点,但又无可奈何。

    即便他是美国总统,都不能肆意妄为。

    无奈之下,奥巴马只能召集智囊团商议对策。

    …………

    凡人科技。

    李瑶走进里面的隔间,看着眼前的卧室,心紧张的扑通扑通直跳。

    对于这个屋子,李瑶好奇了很久,也向往了很久。

    简单而又不失优雅的格调,让人感到合适惬意。

    李瑶好奇,装扮这个屋子的人,一定是一位心思缜密,而且漂亮至极的可人儿。

    而能和王凡在这里鱼水之欢的,更不是一般的存在。

    因为就算是她这种姿色,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都不能让王凡丝毫的动心。

    那在这床榻之上,和王凡翻云覆雨的人,又是何等的存在?

    但李瑶不知道的是,在这里,也就宋茜一人。

    李瑶摇了摇头,忍不住自嘲,如今都到了这一步了,还想这么多做什么?

    李瑶轻轻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王凡让自己先进来,是不是不好意思,害怕尴尬?

    毕竟这都是自己逼着他的。

    哎!

    良久,李瑶叹了口气,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褪去了自己的衣服,接着红着脸,拽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等着,等着王凡的进来。

    此时此刻的王凡,同样纠结至极。

    进去,不行。

    不进去,也不行!

    王凡真想过一走了之,但又不能这么认怂。

    人家一个姑娘都做到这一步了,你一个爷们,又扭捏啥啊?

    但这种事情,要有感情基础的啊!

    现在的王凡,不再是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没多大的定力,恨不得极品女神伸伸手指,就猴急的上床了。

    相反,对于感情,却很是慎重。

    可以暧昧,可以占便宜,但真的要一生一世,那么还是慎重些,考虑清楚。

    于是,王凡深吸口气,走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下,李瑶静静地躺在床上,盖着被子。

    旁边带着香味的衣服,说明被子下面是一句绝美的胴.体!

    王凡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李瑶静静地看着他,脸上带着娇羞,带着期盼,也带着紧张。

    王凡叹了口气,打破沉默:“瑶瑶,对不起,我不能。”

    李瑶脸色微变,心中满是失落,终究还是不行吗?

    都说日久生情,我天天陪在你身边,只要那样了,以后感情我们慢慢培养不行吗?

    但这样的话语,李瑶却没有说出口。

    “瑶瑶,感情这个东西,是不能勉强的。”王凡叹了口气:“以后我会善待你,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有缘,那我会牵你的手,一辈子。但如果我们有缘无份,那么也希望你能善待自己。”

    王凡说完,接着起身,就要向外走。

    话已尽,他希望李瑶能明白,有些东西,勉强不了。

    即便王凡这次真的如李瑶想的那样,和她发生了关系,但没有感情基础,日后两人的相处,也会尴尬无比的。

    这时,李瑶突然掀开被子,跑了上来,从后面拥住王凡,没有说话,但眼泪却如玉珠一般,滴落在王凡的肩上。

    “别这样。”良久,王凡开口,打破沉默。

    李瑶略带哭腔地说道:“我知道,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但今晚你能陪我吗?什么都不做。”

    王凡想反驳,总觉得这话语有些别扭。

    尤其是最后一句,今晚什么都不做,这种台词,不应该是男性忽悠小姑娘的吗?

    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最终王凡点点头,看着李瑶真诚的姿态,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只好应下。

    李瑶走到王凡面前,将自己完美地展现给王凡。

    王凡尴尬:“瑶瑶,你先穿上衣服。”

    李瑶却是摇头,接着似笑非笑道:“你来的时候就过了中午,现在晚上了,穿衣服干嘛啊?”

    王凡无语:“去吃晚饭。”

    李瑶摇头:“不去,你也不要去,我们睡觉。”

    王凡:“……”

    “你答应我的。”李瑶固执。

    “那说好了,什么都不做!”

    李瑶点点头,笑了笑,算是同意了,然后挺了挺胸脯,开口道:“看着姐姐的身体,心动了吧,后悔了吧?但是晚了,后悔也不给你机会了!”

    王凡一头黑线:“……”

    最终,王凡和李瑶躺在床上,竟然真的睡觉了。

    不过,李瑶依旧没穿衣服,王凡却是裹得严严实实的。

    王凡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似乎今晚很可能贞操不保啊!

    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冲动,竟然莫名其妙地答应了李瑶!

    这简直就是玩火,就是作死。

    李瑶突然转过身,直勾勾地看着王凡,妩媚的样子,让王凡一度不敢直视。

    “怎么了?”王凡忍不住问道。

    “你的衣服太粗糙,让我不顺服,能不能把外衣褪去?”李瑶平静地说道。

    王凡哑然,心中却满是狐疑。

    李瑶光着身子,碰触到他的外衣,的确不舒服。

    但让他脱了,王凡也有些不敢,旁边这位,可是一位很牛逼的女流氓啊!

    而李瑶却没有退步的意思。

    无奈之下,王凡只好问道:“真的只是外衣,你没有其他打算?”

    李瑶认真地点点头,保证道:“没有其他打算。”

    王凡看着李瑶的眼睛,认真思考了三分钟,这才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只脱外衣,别乱来!”

    “嗯嗯,我帮你脱!”李瑶兴奋地说道,接着掀开被子,开始行动。

    王凡哑然,感觉自己又上当了。

    最终,李瑶倚着床头,饶有兴致地看着王凡。

    王凡却是如临大敌地裹着被子,因为他已经被李瑶脱得只剩下一个内裤。

    相信李瑶这个流氓,是王凡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误。

    “嘿嘿,睡觉。”李瑶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然后伸手关灯,缩进了被窝:“这下才勉强公平了。”

    这句话,让王凡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警告道:“君子之约,你别乱来啊!”

    “当然啊,只睡觉。”李瑶嘴上回道,整个身子却如同八爪鱼一样,缠在王凡的身上。

    “哎呦,我凑,我相信你,还不如相信鬼!”王凡脸色剧变,面对这样的诱惑,实在有些不淡定。

    “安啦,只是单纯地睡个觉!”李瑶笑着说道,搂着王凡,竟然真的闭上眼睛。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暧昧的姿势,耳畔还有李瑶樱唇里吞吐出的气息,王凡想不心猿意马都不行,而他的内心里,更是崩溃的。

    特么的,你睡得着,宝宝睡不着啊!

    这夜晚,实在是漫长,漫长的令人煎熬。

    如果身旁的不是李瑶,而是苏雪雁和宋茜,王凡二话不说,早就下手了。

    甚至就便是沈思凝和李思思,王凡都不会淡定。

    但因为是李瑶这个女色狼,他实在是无从下手啊!

    更可恶的是,李瑶装作睡着,但却不老实,不时地蹭一蹭王凡,甚至还不放过王凡的敏感部位。

    这让本就天人之战的王凡,更加的火上浇油,似乎才枪走火,都只是分分钟的事。

    良久,王凡叹了口气,道:“李瑶,不要这样。”

    李瑶装作没听到,但却停止了动作。

    王凡叹了口气,静下心神,准备睡觉,只希望这坑爹的一夜,早点结束。

    等到明天太阳升起,他也可以脱离李瑶的魔爪。

    不知过去了多久,李瑶的呼吸声均匀而又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这让王凡松了口气,也真正的放松下来,进入梦乡。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处境,如果不睡着,漫漫长夜,怎么熬啊!

    夜半,整个凡人科技大厦都安静了,除了个别的屋子,那里有值班人员,或者加班的。

    黑暗之中,一双眸子蓦然睁开,深情地看着旁边,尽管入眼处都是黑暗。

    接着幽幽地叹了口气,慢慢地将身子向下滑,直到整个人都钻进被窝里。

    短暂的犹豫之后,这道人影,小心翼翼地开始了大胆的行动……

    良久,一声惊呼,打破黑色的静寂:“瑶瑶,你要干嘛!”

    李瑶得意一笑,抬起头说道:“今天我咬了你那么多次,总得补偿你一下,看你忍的那么难受,我给你咬!”

    “你……”王凡刚说出这句话,那边李瑶已经行动了。

    感受着略带生涩的舒爽,那个不字,终究是说不出来了!

    这夜,坑爹的很!

    十分钟后,李瑶无奈地抬起头:“还没好啊,累死了。”

    王凡笑着摇头:“后悔了吧?晚了。”

    二十分钟后,李瑶颓废地抬起头:“不行了,酸了,麻了,嘴巴抽筋了。”

    王凡得意一笑:“还差一点。”

    三十分钟后,李瑶乏力地抬起头:“再不好,我就要死了。”

    王凡尴尬一笑:“以后,不要玩火**了。”

    四十分钟后,李瑶愤怒地抬起头:“坏蛋,大坏蛋,呛死我了,呛死我了,咳咳……”

    王凡:“哈哈。”

    ……

    李瑶洗漱之后,再度赖在王凡的怀里,真的有些累了,麻木的樱唇,却是连句话都懒得多说。

    后半夜,可能是累了,李瑶没有再任性,只是让王凡抱着她,还警告他,不许松开。

    渐渐的,两人姿势旖旎地睡去。

    只是,明天该如何面对彼此,谁也不知道,也不愿去想。

    更令王凡纠结的是,他和李瑶,这到底算不算是发生关系了呐?

    至于那赌约?

    哎,这夜,真特么坑爹!

    …………

    ps:保底二合一大章,晚上还有为一个月的雨的加更,谢万赏。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