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界跟下界有许许多多的不同。

    法则更是千差万别。

    其中最让孙豪感慨的是虚界的庞大。

    最直接的一点就是,凌天剑派管辖的地域面积,直接超越了下界的整个大陆面积。

    而凌天剑派仅仅只是九州之一,姊州的一个翅膀。

    九州之外,有更大的四海,四海之外有更大的八荒。

    就算是九州之中的五大湖泊,按照资料记载的情况来看,每一个都远远比下界的大海更要雄伟广阔。

    下界,人族是绝对的主宰,最大的敌人,是来自异界魔族的窥伺。

    而下虚,人族只不过是众多智慧种族中的一支,并且是连前百强都没能进入的种族。

    姊州之上,也是人、魔、妖三族鼎立,人族的实力好似并不占优。

    这就是虚界的大势。

    这种庞大的地域,造就了虚界许多神奇。

    其中生活在八荒四海之中的荒兽,更是以其庞大的,高达几百成千丈的体型成为虚界的庞然大物。

    好在,它们生活的地方多为荒气之地,普通情况下,并不会随便出现在九州之内。

    九州边界出现庞然大物的机遇也并不是很大。

    但遗憾的是,凌天剑派八狄荒海荒塞之外,就来了这么一个大家伙。

    来得很突然,直接从荒海之中冒头而起,化为一座小山,横在了荒塞之外,让荒塞周围的空间都不稳定起来。

    距离太远,空间不稳,哪怕是剑派的渡劫大能,也来不及救援。

    巨大的危机顿时笼罩在了荒塞的上空。

    孙豪却不得不向荒塞快速支援,原因就是,荒塞有孙豪返回凌天剑派的传送阵。

    古铁战体战力不弱。

    孙豪领悟了四海剑意,大海剑势之后,实力也不会太弱不假,但是这不能否认孙豪飞不起来的事实。

    一旦传送阵被毁,孙豪在御剑都成问题的情况下,要想回到凌天剑派,估计得要几十上百年。

    说不定还在路上跑呢,天上的劫雷就落下来,几雷给活劈了。

    凌天的八狄荒塞主要作用就是防御荒气爆发之后,大规模荒兽向内陆涌进,要知道,荒海之中,不少荒兽都是水陆两栖,经常性,它们走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荒气就会开始蔓延滋生,而同时,剑派的地盘就会缩小,自然不能相让。

    每过四五年都会迎来一次小规模的荒气爆发,荒塞上,都是百战之师,大阵开启,接阵而战,一开始,倒是跟荒兽打得有生有色。

    一浪一浪的荒兽被挡在了大阵之外,被剑派剑修飞剑击杀,不少价值不凡的荒兽甚至是被拖进了荒塞之中,化为了大家的修炼资源。

    只不过,那头小山一般庞大雄伟的荒兽,始终如同一座巨大的高山,压在大家的心头,让大家呼吸不畅,心中祈祷它不会醒来,或者是醒来之后,掉头就走。

    现在的情况就是,大家都被围在了荒塞之中,逃无可逃。传送阵被封,援军是没有指望的,只能拼命抵抗的同时,真诚的祈祷。

    整整两个多月,荒塞的战斗一直持续不断。

    连番作战,持续作战,不少修士都有了深深的疲惫感,而荒兽好似依然无穷无尽。

    大家伙依然沉睡。

    这种情况下,让大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一场大战,击退了大量进攻而来的荒兽之后,荒塞下方,居然十分稀奇地出现了一个剑派弟子,亮出弟子令牌,申请入城。

    防御荒塞的弟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见鬼了,这是什么地方?荒塞之中,外边是什么地方,一片荒海,汪洋大海。

    居然有弟子跑回来了,是剑派弟子不假,但看其服饰,仅仅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

    有没有搞错,什么时候,荒塞之中也有外门弟子出没了?

    荒塞战士,不是最起码的准入条件都是内门弟子吗?

    防御这段城墙的剑派弟子愣是没想明白这是为何。

    生怕这是自己的错觉,生怕外边的剑派弟子是一种神奇的荒兽所化,愣是没敢放孙豪进来。

    眼看屁股后面大量的荒兽再次攻了上来。

    孙豪只好大声说道:“那我就自己进来了。”

    手中弟子令牌在荒塞的防护阵法上一划,准确地找到了节点,防护阵瞬间打开了一个小缺口,孙豪身体一侧,飞快地挤了进来,飞剑在墙体上轻轻一点,跃身而上,落在了城墙之上。

    孙豪的动作一气呵成,快捷无比,城墙上的剑派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奇葩的外门弟子已经一脸笑容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几个剑派弟子迅速反应过来,围了上来,大声问道:“来者何人,你一个外门弟子,怎么会跑到我荒塞中来?”

    孙豪飞剑一振,锵的一声落在背上剑匣之中,双手一拱,笑着说道:“各位师兄,孙豪本身正是荒塞之内弟子,不过是奉命驻守凯马达岛,前不久见到通讯器放出红光,特意回援……”

    凯马达岛!

    外门弟子!

    特意回援!

    这几个词汇搭配在一起,让剑派弟子们面面相觑,这是什么状况?

    凯马达岛不是最凶险的岛屿吗?

    外门弟子驻守了,不仅仅驻守了,而且还杀回来回援了。

    有没有这么搞笑的事?

    神识不断向孙豪身上扫过,可以确定,百分之百地确定的是,大家面前真的就是一个外门弟子。

    没有丝毫真元修为,依然处于战士内气阶段的剑派外门弟子。

    此时孙豪送出了自己的弟子令牌。

    几个剑派弟子神识一扫,信息查证,准确无误。

    孙豪,凌天峰外内弟子,奉命驻守凯马达岛二十年。

    好家伙,二十年。

    又是一个大家面面相觑的诡异任务。

    孙豪看着面前这些不敢置信的剑派弟子,想了想,开口说道:“对了,我去驻守之前,乃是刘洸迪剑君相接,你们不妨上报,让他前来验证,自然就能证明我的身份……”

    不久,刘大剑君飞身而来。

    一眼认出孙豪,不由惊讶万分地大声说道:“孙豪!你居然还没死,不仅没死,你居然还逃了回来,你是怎么做到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孙豪微微一笑:“托剑君的福,孙豪刚好找到一块巨大的木头,随海浪漂流,一不小心,就给漂回来了。”

    刘大剑君围住孙豪转了几圈,眼珠子转了几转,嘴里说道:“小子,你这运气,果然是逆天,难怪有人要把你扔到凯马达岛二十年,这样你都死不了,我估计,针对你的人,也是寝食难安。”

    孙豪微微一愣,又笑着摇头:“倒不是有人针对孙豪,而是孙豪自愿前来镇守凯马达岛,为宗门尽一点心力,对了,荒塞这边情况如何?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吗?还有,宗门的援军到了没?”

    刘大剑君哈哈大笑:“你一个外门弟子能帮上什么忙?你侥幸逃回来了,就是天大幸事,你还是自己好好休息着吧,宗门援军你就别指望了,传送阵被前面那个大家伙给压坏了,我们得自力更生,希望你小子不要刚刚脱离狼窝,又遇见老虎,我很忙,可没时间招呼你,小方,小方……”

    驻守城墙的金丹剑修站了出来。

    刘大剑君对孙豪一指:“这小子就交给你,让他跟你所属一起防御这一段城墙,不过,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你可别把他往火坑里边推。”

    方姓金丹剑修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刘执事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刘大剑君的确很忙,刚刚说了一会话,飞来一枚传音剑符,刘大剑君来不及道别,如飞而去。

    孙豪面带微笑,微微躬身说道:“那就麻烦方前辈了。”

    “你可以称呼我为方健剑士”,方健态度还算和蔼,手指对孙豪前面打交道的几个剑修一指:“既然你是从这个方向上来的,那么,你就归入贺宽他们一组吧……”

    孙豪向几个内门弟子服饰看去,嘴里笑着说道:“好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