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o胡斌在接受记者的采访,那些记者也在记录着胡斌说的话。? ?

    “那请问胡将军,我们的部队什么时候能够回国呢?

    现在我们国家西面,正在面临着德国的威胁,未来,你是不是要前往我们国家西北方向作战?”刘丛雯看着胡斌问了起来。

    “回国的话,很快了,这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我想大家都知道。

    我们协助美洲的部队,把日本的部队从美洲赶了出去,任务已经完成。

    我们的部队,过几天就要开始启动回国程序,具体什么时候,我还不知道,因为日本说投降,也就是今天下午的事情,很多事情,我们还没有安排!

    至于我个人的工作安排,这个要听组织的,听党的安排,我要做什么,现在可能还没有决定,会不会去西北,我是真的不知道!”胡斌看着刘丛雯微笑的说着。

    他现在确实是不知道,哪怕是知道了,他也不能说。

    “这么说,现在还没有具体通知?”刘丛雯看着胡斌问道。

    “对,还没有通知,可能都没有计划,我毕竟是在美洲打仗,国内的调遣,肯定不会先计划好的!”胡斌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我想问一下胡将军,我们国家的部队在美洲作战,击毙了那么多日本的部队,也取得了空前的胜利。

    米国请我们过来,应该是达到了目的了,之前米国的百姓指责你,说你收了日本的钱,没有动攻击。

    而你这次的攻击,也把这个谣言給击破了,我想问的是,你有没有话对米国的百姓说?”刘丛雯看着胡斌继续问了起来。

    “嗯,我们两个国家都是反法西斯的国家,日本給米国带来巨大的灾难,也給我们中国带来巨大的灾难,希望米国的朋友,你们能够仔细考虑考虑。

    我胡斌杀了那么多日本人,日本人最恨的就是我了,他们难道还会給我送钱,所以我也希望米国的朋友,能够明辨是非!”胡斌听到了,点了点头,说了起来。

    “很多媒体,尤其是米国的媒体,都給你道歉了,你接受他们的道歉吗?”刘丛雯接着问道。

    “接受,我们明古国,也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古话,我们可能会被误会,但是,事实摆在那里。

    而且,现在法西斯还没有被彻底打败,我们两个国家还要继续合作,不要因为日本故意放出来的谣言,来影响到我们两个国家的合作。

    反法西斯的道路,还很艰难,两个国家需要携手共进,这样才能让时间恢复到和平当中。”胡斌点了点头,对着刘丛雯说道。

    那些记者听到了,马上就鼓掌了起来,胡斌点头笑了笑。

    “胡将军,现在最大的法西斯国家,就是德国了,对于德国,我们中国有必胜的信心吗?”刘丛雯开口说道。

    “必须要有必胜的信心,我们中国的将士,一直都有信心,不要说德国,就是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入侵我们中国,我们中国的将士,都有足够的信心把他们給打出去。

    中国的军人,有绝对的信心保家卫国,保证我们国家的和平!”胡斌坐在那里说道。

    中国的记者听到了,再次鼓掌。

    “谢谢胡将军,另外就是有关你的个人问题了,现在大家都很关心你的个人问题。

    有传闻说,你要等抗日战争全面胜利以后,才会结婚,现在你有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刘丛雯开口问道。

    “哈,嗯,要说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有点委屈我的未婚妻了,我们两个认识了很多年,之前本来可以结婚的,我的级别也到了,年龄也到了。

    但是你们也知道,我们是军人,我们随时都要上战场的,所以,我那个时候一直不同意结婚,因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牺牲在战场上面,这样就对我的未婚妻不公平了。

    不过,这次回去,我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如果再不结婚,就对不起她了!”胡斌听到了,苦笑了一下说道!

    “哦,这么说,你今年是有可能结婚的?”刘丛雯非常惊喜的问着。

    “对,很有可能,就看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会!”胡斌听到了,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可是一个大新闻啊,我们国内的百姓,都非常关心你的婚事,他们都希望你能够有后代继承你的衣钵,守护我们的国家!”刘丛雯开心的说着。

    “我的衣钵,不是我的后代来继承,谁都可以继承,只要他有能力。

    再说,我也不算什么,我就是一个军人,一个为国而战的军人,和所以的将士是一样的!”胡斌听到了,点了点头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请问对于我们中国的未来,你有什么看法吗?还有对世界的未来,你认为,和平还需要多长时间?会有和平的那一天吗?”刘丛雯看着胡斌继续问着。

    “当然会有和平的那一天,这个我是坚信的,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不知道。

    但是我想,我和全世界反法西斯的人们是一样的,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我也希望,未来世界是和平的,中国也是和平的,中国的未来,也会更加好,百姓能够安居乐意,共享太平!”胡斌开口说道。

    接着刘丛雯继续问着胡斌的事情,包括军事,外交,政治,还有这边的将军,和米国的关系,英国的关系。

    胡斌能够直接回答的,就直接回答,不能直接回答的,胡斌也会委婉的说一下。

    专访完了以后,米国的媒体就报道了采访的内容。

    第二天,在中国那边,已经被统帅调回到延安一所大学教书的李婉如也看到了报纸!

    “啊?”李婉如看到了胡斌的报道,说胡斌可能着今年结婚,还有胡斌说对不起未婚妻的话,相当感动。

    她还不知道,今年胡斌可能会和她结婚呢,现在她是住在学校的宿舍里面。

    “哇塞,胡将军要结婚了,他未婚妻也太幸福了吧?”不少女教师听到了,相当激动带羡慕的说着。

    他们还不知道胡斌的未婚妻就在她们的身边,而且还经常和他们一起上下班,一起讨论教案的。

    本来李婉如之前是在西北,但是考虑到胡斌已经从西北那边带兵到米国去打仗了,统帅就把李婉如給调了回来,询问李婉如的意思以后,就安排她在这里教书了。

    “哎,宛如,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胡斌的小娘子怎么样?”一个女老师过来,凑到了宛如身边说了起来。

    “这个我们怎么看得到啊,胡斌结婚,肯定戒备非常森严的,多少鬼子想要刺杀胡斌啊,怎么可能能够让我们接近!”另外一个女老师说道。

    “远远看一下啊!”开始那个老师说道。

    “嗯,到时候我们去看一下!”李婉如笑着说道。

    她很激动,但是不知道跟谁说,她来这边教书,是保密的,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而且姓都改了,改姓谢,随她的母亲。

    中午,李婉如下班了以后,就直接回家,到了家里,此时现母亲正在绣花。

    “娘!”李婉如进来问道。

    “宛如回来了,吃饭了没有,快,快,看看这个被套行不行,就差一点就绣好了,在你出嫁前啊,妈妈肯定給你绣好!”李婉如的母亲谢冰云拉着李婉如的手说道。

    “娘~,你说这个干嘛呢?”李婉如娇羞的说着。

    “丫头,昨天统帅来通知了,胡斌回国以后,让你们完婚,娘得抓紧时间,給你准备这些出嫁的东西!”谢冰云笑着说道。

    “啊,统帅来通知了?”李婉如相当吃惊的问着。

    “昨天派秘书到家里来了,后来我去了亲家家里,小斌的母亲也很高兴,正在給胡斌收拾房子呢,就是统帅給他留的那个房子。

    统帅说,你们就在那边结婚,昨天晚上,亲家母就去打扫了,添置物品!”谢冰云开口说道。

    “哦,我,我都不知道呢!”李婉如开口说道。

    “哟,宛如回来了,看,我从学校带回来的报纸,小斌在接受专访的时候说,他要结婚了,丫头,哈哈!”这个时候,李振正好下班回来,看到闺女回来了,相当高兴。

    “嘻嘻,我也看到了!”李婉如笑着说道。

    “丫头,哎,要是再不结婚,你就成老女孩了,不过,统帅,还有亲家,以及小斌都不错,都是通情达理之人!”李振笑着说道。

    “不是小斌不想结婚,是因为战争,,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不来了,说不想耽误我!”李婉如马上替胡斌辩解了起来。

    “知道,你这个丫头,还不让我说了?我还说不得了?他在这里,我都敢说!”李振大笑的说着。

    “不理你了,就知道笑我!”李婉如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马上转身回屋去了。

    “哈哈,这孩子!”李振看到了女儿这样,笑了起来。

    “你呀,对了,小斌快要回来了吧,不是说日本在那个什么地方投降了吗?投降了,就不打了吧?小斌就该回来了吧?”谢冰云看着李振问了起来。(。)8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