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宁淡淡道:“虚玉碧元蛇在凡间界的确已经绝迹。”他却轻轻一拍应元宿的肩膀:“但你不用绝望,因为小爷我恰好有一枚虚玉碧元蛇的蛇胆。”

    “你说什么!”三位七阶丹师大吃一惊,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

    虚玉碧元蛇本身只是四阶凶兽,可是蛇胆却是著名的七阶灵药,这直接导致虚玉碧元蛇被大肆猎杀,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绝迹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陈志宁手中竟然保留有这样一枚蛇胆。而且陈志宁也没有撒谎,的确在凡间界已经绝迹,但在万古界还有啊。

    他取出那么蛇胆来递过去:“丹方中剩余的灵药呢,给我准备好,我要炼制解毒灵丹。”

    三位七阶丹师检查了一下,一脸的不可思议:“竟然……真的是虚玉碧元蛇的蛇胆。太好了,天不亡老大人!”

    应元宿的二叔却忽然站了出来:“不行,我还是信不过他,这解毒灵丹不能由他来炼制!”

    应元宿恼火道:“如果志宁真的要杀爷爷,不拿出这枚珍贵的虚玉碧元蛇胆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

    二叔强词夺理:“说不定、说不定他想要借此洗脱嫌疑!”

    “愚蠢!”应元宿已经懒得和他再辩解什么了。应元宿的父亲站出来:“我相信小陈少爷,不过……你只是六阶……”

    陈志宁道:“我已经是七阶丹师了。”

    三位七阶丹师猛的看了过来,眼中尽是诧异、怀疑和不甘,甚至还有一些嫉妒。他们历尽了千辛万苦,这一过程中,可能还出卖了一些自己很珍视的东西,才终于爬上了七阶丹师的门槛,而眼前这少年,似乎轻轻松松,十五岁就成为了七阶丹师!

    “那……我同意。”应元宿父亲说道。他乃是长子,他一决定,二叔虽然还想反对,陈志宁已经一马当先冲出去:“给我准备好其他的灵药。”

    ……

    四个时辰之后,服用了解毒灵丹的应公韦悠悠转醒,还有些茫然:“到底怎么回事?”

    “爷爷,您没事了!”应元宿咬着牙,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他之前绝没有想到,原来有人那样劈头盖脸的责骂自己,有事没事踹自己屁股一脚,竟然是那么幸福的事情!

    如果真的爷爷不在,他感觉世界塌掉了一大半。

    应公韦看到了众人,渐渐想起来了,神情一肃:“是绝影之毒!我昏迷之前喝的那杯茶呢?”

    他立刻意识到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应元宿的父亲立刻道:“那杯茶和送茶的丫鬟,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您老放心……”正说着呢,忽然有一名绝境大修飞快而入:“老爷、少爷,不好了,那丫鬟自己把剩下的半杯茶喝了,已经毒发身亡了!”

    “啊!?”屋中人吃惊不小,应公韦的脸色阴沉了几分。应元宿的老爹愣了愣,暴怒无比:“这帮蠢货,是怎么看管犯人的!”

    陈志宁暗暗摇头,应家人虽然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立刻“应变”,但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差役,居然将人证和物证放在一起看管……这下好了,什么证据都没了。

    应公韦要坐起来,儿孙们连忙上前扶住,他余毒未清身体还有些虚弱,摇晃了一下才坐稳了:“带我去看看。”

    “是,爹。”

    应公韦喊了一声:“请志宁少爷也一起来。”

    陈志宁想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等到了看押小丫鬟的地方一看,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女孩蜷缩在地上,双目紧闭满脸青黑色,浑身上下缭绕着一股淡淡的黑气。

    一只精致的青花瓷小碗打碎在了她身边。

    应公韦环视一周,吩咐道:“所有人都出去。”他唯独说道:“志宁,你留下来陪着我老头子吧。”

    陈志宁点头:“好。”

    应元宿犹犹豫豫的不想走:“爷爷,我呢?”

    “你也出去!”老爷子一瞪眼,应元宿一缩脖子赶紧跟着大伙儿一起出去了。

    出门的时候,不免有些人闲言碎语:“不相信自己的亲人,却要一个外人相助,真是老糊涂了!”

    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老爷子听见,老爷子也知道是谁,却没有当场发作,陈志宁在一旁暗中观察,发现老爷子脸色又黯然一下。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应公韦虚弱的在一张以自上坐下来,摇摇头许久才发出一声叹息。

    陈志宁陪在一边,设身处地的为老头子想了一下,也是一阵凄凉。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元宿也赶出去吧?”他突然问道。

    陈志宁点点头:“他性子耿直刚烈,要是知道了这些事情,恐怕忍受不住表现出来,就会打草惊蛇。”

    “对。”应公韦说道:“你帮我看看,这毒药是怎么混在茶水中,而不会被我察觉的。”

    “好。”陈志宁检查了一番,很快就有了结论:“老爷子,这应该是您最喜欢喝的蒙顶雀舌,绝影之毒中混入了另外一种灵药,这种灵药起到了关键作用,将绝影之毒的味道伪装的和蒙顶雀舌的香气非常相似。”

    应老爷子恍然一拍椅子扶手:“的确,我当时喝了一口,觉得今天的茶不错,比以往的香气更浓郁了一些,却没想到原来……唉!”

    陈志宁点点头:“不过这种灵药到底是什么,恐怕还要进一步验证,短时间内我也没办法判断出来。”

    应公韦起身来,捡起地上一块碎瓷片,上面沾着茶水的痕迹,他交给陈志宁:“这个你拿去,我老头子拜托你,帮我鉴定一下。”

    “好。”陈志宁痛快的答应了。

    应公韦将剩余的茶碗碎片收了起来,而后说道:“好了,咱们出去吧。”

    ……

    陈志宁悄然回到家中,点燃丹炉,用了七八个复杂的过程,终于验证出那种灵药是什么了。

    他刚从丹房出来,就遇到了宝琳儿,小丫头有些着急:“陈大哥你快去看看吧,应大哥喝多了,怎么劝都不听。”

    ……

    应元宿一个人,包下了笑醉楼,叫了十七八个女子陪唱陪酒,已经喝得放浪形骸了。

    陈志宁干过来的时候,他正跟几个花魁玩耍的不亦乐乎哈哈大笑。陈志宁挥挥手,将女孩们都赶了出去,坐到了应元宿对面。

    应元宿看到是他,也不再放纵,哼哼一声坐下来,自己又喝了一杯,瞪着红通通的眼睛咬牙问道:“是我二叔做的,对不对?

    爷爷不让我参与,他以为我猜不到?可我又不傻。”

    陈志宁暗暗一叹,只好说道:“还没有确定,但毫无疑问应府内有内鬼,而且级别不低。”

    应元宿抓起酒杯来,手腕却被陈志宁按住了:“回去吧,应老爷子身体还虚弱,需要有人照顾。”

    应元宿怔了一下,酒好像醒了,站起身来道:“好,我知道了。”他急匆匆的回去了。陈志宁轻轻摇了摇头。

    大家族便是如此,争权夺势,手足相残。

    ……

    应家的事情其实不难调查,从那一杯茶路上能够接触到的人入手,再从看守小丫鬟的守卫入手,两天线索一交叉,很快可以的人员就浮出水面了。

    而陈志宁没有去插手这些,他只是做好了应公韦需要自己做的事情。应公韦应该不止让自己一人去验证瓷片上的灵药——御丹堂内恐怕也有内应,否则绝影之毒从何而来?一般人又怎么会知道用灵药中和绝影之毒的味道?

    这次片恐怕御丹堂中那些七阶丹师人手一枚。

    陈志宁将自己的答案交给了应公韦之后,却又被他拦住了,应公韦无奈道:“我这把老身子骨,恐怕要七八天才能恢复,可是万洪等不了了,你帮我炼制一下天龙易脉丹吧。”

    陈志宁心中一动,应公韦接着说道:“我中毒的时间这么巧,我不相信跟万洪没有关系。”陈志宁点了点头。

    ……

    一份玉角白鹿的精血,应老爷子已经差人去跟千做堂要来了。他们不敢不给,若是拖着不给,万洪死了责任就是他们的。

    陈志宁拿到了这一份精血,当即开炉炼丹。天龙易脉丹恰好是七阶灵丹,在陈志宁现在的能力范围之内。

    ……

    清早,枝头鸟儿的鸣叫声传来,这种十分普通的声音,传入万洪耳中的时候,他却宛如天籁之音。

    他睫毛动了一下,终于苏醒了过来。

    之前,从未感觉到生命竟是如此的美好。他之前陷入了一种漫长而痛苦的沉睡之中,这种沉睡并不是昏昏沉沉,而是感觉到自己体内被什么力量在不停的撕扯,自己的经脉断了一次又一次,一根被撕成了两根,而后两根被撕成了四根……

    此时醒来,感觉到神清气明,窗外天空淡蓝,有几丝白云悠悠,说不出来的畅快。体内那种经脉撕裂的剧痛也消失不见了。

    他活动了一下眼珠,感觉到周围有人,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你醒了?”(。)

    :。: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