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么?!”

    “我的天呐!火蛟蝗,这种怪物怎么会在城外附近出现。”

    此刻,车队中许多强者也瞅见了这情景,惊呼之声迭起,很多武者都是脸色苍白,神情有着惊惧,难以置信。

    杜昌则更是面如死灰,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他声音颤抖,向秦墨解释这种焰蝗的危险,催促赶快准备,见机不对立刻跑路。

    这种火蛟蝗很罕见,只有在魔蛟峡的焰气特别浓烈时,才会凝聚成形。比之火红妖蛇,这种火蛟蝗更加可怕。

    若将两种焰气怪物比较,一条火红妖蛇的力量,自是要强过一头火蛟蝗。但是,后者一旦出现,往往数量就是成千上万,根本不是火红妖蛇群能够比拟的,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苍夷,根本不可能有生命存活。

    可是,这种火蛟蝗一般只会在魔蛟荒原最深处出没,在魔蛟城附近,从未有过这种可怕怪物的踪影。

    此时铺天盖地的恐怖情景,只能归结于魔蛟峡的异动,在短时间内,形成了这种焰气怪物。

    砰砰砰……

    远处,那座巨蛟般的城池震动,一道道阵纹冲天而起,交织成一片杀阵,将无数火蛟蝗绞成粉碎。

    这是上古杀阵的阵纹,杀伤力十分恐怖,阵纹肆虐之处,一切有形之物都被斩碎,那些火蛟蝗根本无从抵御。

    可是,阵纹横扫而过,缕缕焰气汇聚,重新化为成千上万的火蛟蝗,继续冲向山岳般的城门。

    咝咝咝咝……,阵阵密集的洞穿声传来,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巨城的城门情景,但是可以想象,火岩铸成的城门必定抵挡不住,已是千疮百孔。

    吼!

    与此同时,不远处一团火沙风暴卷来,如同一团小飓风,飞速靠近,里面传出怪兽的嘶吼声。

    一声闷响,一头火鳞满布的怪兽冲出,这是一头形状像巨犬,全身布满火红鳞片的强大怪兽。周身跳动着焰气,一丝可怕的蛟气萦绕,令人心惊肉跳。

    蛟龙的蛟气,乃是妖气中的上位力量,对于普通的生灵有着极大的压迫感。除非秦墨、天蛇公主这样,一个拥有斗战圣体,一个拥有天蛇王体,不会感到那种力量层次上的压迫感。

    “畜牲,给爷爷我滚开!”

    车队的首领,那位彪形大汉身形一震,整个人已是冲了出去,在前冲的过程中,那魁梧的身躯不断膨胀,竟是变为一头人熊,砰得一拳轰击出去。

    人族与妖族的混血,还完全收敛了妖熊的气息……

    秦墨不禁吃惊,人族与妖族的混血并不罕见,但是,能够将妖族的特征完全收敛,如一个正常人族,这是非常不容易的。需要对于自身的妖族血脉,已经完全掌控,并能完全发挥这种血脉的威力。

    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自身的妖族血脉很稀薄,平素根本无法察觉。

    彪形大汉这种情况,无疑是前者,现在突然爆发,其威力之大,如同一头妖熊般恐怖,拳劲肆虐如狂,连一座山都能轰成齑粉。

    砰咚!

    狂暴拳劲爆发,前方的空间整个凹陷,而后爆裂开来,可怕拳劲带起一阵飓风,将一切有形之物都摧毁。

    然而,那头火鳞妖犬却忽然消失,身形模糊如雾,竟是任由拳劲穿过,没有丝毫损伤。

    咔嚓……,火鳞妖犬身形晃动,再次凝为实质,与人熊大汉擦肩而过,直接袭向车队中其他武者。

    这头妖犬不仅极为诡异,还拥有一定的智慧,知晓人熊大汉不好惹,直接避实就虚,袭击其他逆命境强者。

    “闪开!这是火蛟气凝聚的更可怕的妖兽,不要与之硬拼。”人熊大汉咆哮,却是晚了一步。

    噗噗噗……,一道火光闪过,数个头颅飞起,鲜血狂喷而起,一具具无头尸骸纷纷倒地。这头火鳞妖犬的速度太快了,超出了逆命境强者的极限,一些武者躲避不及,直接被咬断了脑袋。

    咔嚓咔嚓……,那头火鳞妖犬将一颗脑袋嚼碎,红白相间的浆液滴落,三两口就吞了下去。同时,它身上的焰气更盛,竟是能借此壮大己身。

    那情景让在场一众强者毛骨悚然,他们虽然常年在魔蛟荒原闯荡,过得是刀口舔血的亡命生活,但是,被一头妖兽这样吞噬,还是感到心中战栗。

    “孽畜!死!”

    一间车厢中,一只大手拍出,掌劲如织,如天罗地网般席卷,将这头火鳞妖犬捏在手中。

    这是坐镇车队的天境强者出手,其掌势如奔雷一般,陡得爆发,生生将这头火鳞妖犬捏爆。

    可是,下一刻,缕缕焰气溢散,竟是迅速凝聚,再次化为一头火鳞妖犬,毫发无损。

    一时间,车队中众强者亡魂大冒,这妖犬太可怕了,怎么杀都杀不死,那还怎么与之争斗?

    车队中,一个个天境强者出现,皆是神情凝重,这头火鳞妖犬让他们感到棘手。

    吼吼吼……

    与此同时,一团团火沙飓风席卷而来,一头头火鳞妖犬嗖嗖窜至,朝着这支车队疾扑而来。

    “糟糕!兄弟们,跟着我们冲进城里去!”

    人熊大汉顿时大惊失色,面对如此数量惊人的火鳞妖犬,就算是天境强者也感到束手无策。为了车队中其他兄弟的安全,只有闯入火沙风暴中,冲进魔蛟城中,才有一线生机。

    若是在荒原中逗留,这种火鳞妖犬就是催命的死神,天境之下的强者遇到,根本连生还的可能都没有。

    嗖嗖嗖……,在数位天境强者的带领下,车队中一众强者纷纷跟上,冲进火沙风暴中。

    然而,此时异变突生,赤红的风暴中,一道道猩红的影子闪过,如同焰气凝聚的鬼魅,将修为稍弱的武者纷纷击杀。

    一些武者正在奔行,身躯忽然裂开,直接裂为两半,一命呜呼。

    “我不想死啊!”杜昌惨叫一声,竭尽全力,紧跟着大部队的脚步,却是始终慢了一步。

    以修为而论,在车队的众强者当中,杜昌只能算是中流偏下。他的速度却是极快,但是,受到火沙风暴的冲击,则是施展不开,一下子慢了许多,与大部队越离越远。

    吼!

    盘旋的火红飓风中,一团炽烈妖气喷出,直袭杜昌的背部要害。

    一声轻响,秦墨鬼魅般出现,一脚将杜昌踹飞,撞向了大部队。他则是同时一掌切出,迎向那团炽烈妖气。

    噗!

    秦墨的肉掌径直切入妖气中,在那一瞬间,剑势大盛,如同璀璨闪电般狂舞,顷刻间斩出近百下。

    【剑化千杀】!

    这是【大易周天剑】演化的九剑中,最适合群战的一式,秦墨许久未曾施展,却是丝毫没有滞涩之感,反而有着方寸世界,一切皆杀的绝世凌厉。

    炽烈妖气爆开,可怕的冲击波爆起,秦墨则是顺势倒飞出去,他神情有着喜色。

    “果然与我猜测的一样,这种火鳞妖犬并非能够彻底雾化,凭借极速的杀剑,还是能够破解的。”身形向后倒飞,秦墨一瞬间想到很多。

    之前火鳞妖犬与天境强者拼斗的情景,秦墨就隐隐察觉到,这种妖兽每一次被震碎,气息都要微弱一丝,换成其他武者或许无法觉察,却是瞒不过秦墨的六识。

    也即是说,这种火鳞妖犬的雾化,并非那么彻底,它必定是将自身的弱点隐藏,难以被发觉。

    刚才的一记碰撞,秦墨证实了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逗留下来,与这种怪物拼斗,而是加快了倒飞的速度,迅速赶向大部队。

    此时此地,根本不是逞强好胜的时候,他只是习惯性的探查一下,寻找这种火鳞妖犬的弱点。

    突然,前方的火沙风暴中,响起阵阵惨叫声,一群炽烈的身影掠过,将车队的大部队一分为二,从中截断,许多武者被撕扯成碎片。

    这情景,让秦墨身形顿止,在半空中变向,朝着另一边疾掠而去。

    “糟糕!一群火鳞妖犬,其中还有更可怕的妖兽,还是不要卷入其中,免得难以脱身。”

    秦墨身形连闪,以【麒麟踏瑞】催动【邪影剑步】,几个起落,已是在万米之外。

    砰砰砰……

    一团团赤火般的影子追来,借着风暴之势,竟是追上了秦墨,将他团团围住。

    这是五头火鳞妖犬,其中一头妖兽的头颅如狼,发出呜咽的狼嚎,仿佛是这些火鳞妖犬的头目。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