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抛锚,抛锚!”秦峰紧张中下达了命令。

    太史慈一拍脑门,如今艨艟还在航行之中,甘宁就下去了,这大海没边没沿的,不抛锚,指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了。

    随着抛锚,海艨艟这才停了下来。

    所有人,分布在船体四周,都向大海中看,但除了水和浪,什么也看不到。

    “都多少年了,还是改不了这急躁的性子。”太史慈背地里埋怨。

    少说有五分钟过去了,什么也看不见,众人的心,沉入到了谷底。

    然而,异象凸显。

    “主公,您快看呀,俺滴娘列!”典韦叫唤了一声,手指东南。

    众人望去,齐齐色变,只见甘宁站在海上,乘风破浪而来。

    “升仙了!”庞统嗷的就是一嗓子。

    不用游泳,不用走路就破浪而来,可不是成仙了还是怎么滴。

    “主公,好大的海鱼,还咬我呢!”甘宁喜悦呼道。

    众人细看,这才发现甘宁脚下的水里有东西。当时的情况,许多人都被惊倒在地,又爬起来继续细看。

    “主公,您别着急,这就是咬勾的那条。属下给您遛一遛,就送上去。”甘宁叫道。

    “哎呦呦~,是虎鲨,吾靠!”秦峰捂住了胸口,没想到竟然是一条虎鲨,还是二米多长的虎鲨。甘宁还要给他遛一遛,秦峰发现自己脑神经不够用了。

    众人则是目瞪口呆。

    只见甘宁,直如同冲浪选手,在海上,上下起伏,乘风破浪,东奔西走,快如闪电。

    甘宁大喊大呼,不时用拳头砸水下的虎鲨,“我家主公钓上来你,是你的气运。你能够给我家主公吃,你是修成正果了。一般的鱼,我家主公都不待见呢,还不快快臣服被吃!”

    海面上好一副人鲨大战,杀的天昏地暗,海水无光。

    一般的鱼,甘宁真没兴趣,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鱼,还很凶残,因此也是精神抖擞起来。

    秦峰趴在船舷上,大脑有些不够用了。看甘宁的霸气,心说这要是放到后世,就没啥大鲨鱼的恐怖片了,叫甘宁过去准是给丫一顿削。

    少说小半个时辰后。

    “主公!”

    甘宁被典韦许褚合力抬上了船,已经是虚弱无力,但他笑道:“主公,幸不辱命,鱼,溜好了。”

    甘宁没事,大家就都去看鱼。

    随后,一条五彩斑斓宽纹虎鲨,就被众人拽了上来。这虎鲨被甘宁击败了,根本没有力气了。

    蓬~,二米长的大鱼上来,船身一阵摇晃,众人都震惊了。

    “虎鲨,太强了!”秦峰揉了揉眼睛,这么大的虎鲨,他真是第一次见到。要说渤海湾没虎鲨,但在渤海海峡有虎鲨出没,是为宽纹虎鲨,能长一米二。这一头竟然有二米多长,秦峰心惊。

    但他一琢磨,毕竟是一千八百年前,环境好个大。

    “虎杀!主公这名字起的太好了!”老贾诩摇摇欲坠。

    众人看虎鲨,有老虎般的纹路,看和甘宁搏杀,十分凶猛能杀人。是为虎杀也!

    扑棱扑棱,虎鲨一阵摇头摆尾,张嘴咬人,众人心惊忍不住后撤。

    秦峰高兴坏了,“没死!快放水箱里面养着,我有大用!”

    这时候,甘宁缓了力气,站了起来。秦峰赞道:“不愧是兴霸,这么一条海上猛虎,都能够随手制服!”

    甘宁反而是不好意思起来。

    于是乎,接下来,众人是放开了捞鱼。

    太史慈见猎心喜,也和甘宁一起,下海捕鱼。

    虽然再没有遇到虎鲨,但却是用渔网,网住了不少鱼。

    “这些三文鱼十分名贵,暂且留下,其他随便吃。”秦峰哈哈笑道。

    众人便发现三文鱼橘色的肉质,果然和其他的鱼不同。众人其实有太多问题,但也因此没有了问题。在他们看来,主公见多识广,既然自己不懂,就听就行了,记下来就是答案,也不必问了。

    于是乎,这一天,被载入了史册。这是有史以来,华夏人第一次抓到虎鲨,第一次吃到深海鱼类。

    秦峰又是制作生鱼片,又是其他各种料理,众人吃的不亦乐乎。

    赵云忍不住道:“好家伙,可称海天盛筵,若是我师父看到,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若是那海天盛筵,道祖他老人家还不给我削了!”秦峰一阵畅想,他没有耽误,立刻回港,带着鱼再次去找左慈。他十分赶时间,主要是怕鱼死了,尤其是虎鲨。

    幸亏是在科学院,有大水箱,秦峰把虎鲨下到水箱里,还特别嘱咐道:“要不断的摇晃,要不虎鲨就死了。”

    众人这个时候才知道,虎鲨的鲨,非‘杀’,是‘鲨’。这个时代根本没有这个字,是秦峰创造的。

    “主公造字填补空白了!”众人纷纷敬服。

    从此以后,人们才知鲨鱼的存在,又称为秦鲨。

    二日后,秦峰重新来到了常山翠屏峰龙泉观。

    正巧,左慈从外面归来正要进门,看到秦峰又来了。想起差点拜秃尾巴鸡为凤凰,左慈吹胡子瞪眼,甩袖子就走。

    秦峰急忙高兴的招呼道:“道祖留步,我这里有海产品。”他心说我跟这老家伙说什么海产品,他又不懂,又喊道:“有海鱼,道祖你绝对没见过的深海鱼类!”

    赵云跑过去道:“师父,是真的,海鱼,虎鲨,海里的老虎鱼……。”

    “海里的老虎!”左慈眉毛一挑,颇为受惊。

    “不信您老上去看看就知道了。”秦峰指了指身边的水箱。

    左慈冷哼一声,本不说去,但海里的老虎,这才勾引人了。他三两步就跨过了十几米,飞身上了马车。众人咂舌,道祖真是好身手,怪不得能够教导出赵云这样的大将。

    左慈低头一看,瞳孔就收缩了,脸色变了。但他很快大怒,“秦子进,你小子又来这种小把戏!”

    也没见左慈怎么着,只是拂尘一甩,哗啦啦大水声中,虎鲨就从水箱里面飞出来了,蓬的一声落地。这虎鲨也是快要走到鱼生尽头了,无力摆动。

    “道祖,您怎么能这么说呢?什么小把戏?这分明就是一条举世无双的大鱼!”庞统着急道。

    左慈一声冷笑,拂尘一甩,“秦子进,你真是枉费心机。你以为,你找一条大鱼画上新鱼纹,就是新品种了?看我抹掉染料,让你心服口服。”

    “请便。”秦峰也是冷笑,道:“道祖孤陋寡闻,还说别人是假冒的,真是大言不惭,没啥水平。”

    “什么,小混蛋你敢说我没水平!”左慈七窍生烟,想他的徒弟徒孙都是海内大儒,竟然有人敢说他没水平!“好小子,让你‘死’的难看!”

    “这一定是长江里面的大豚,给你化了妆了。”左慈拂尘一甩,就向虎鲨身上刮去。

    秦峰面皮一阵抽搐,心说不愧是道祖,江豚这种大熊猫级别的都吃过,果然是吃遍天下无敌手。(。)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