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兵临城下

    琴声淙淙,笛声悠悠。

    奏的还是那曲《泽陂》。

    房间内,公孙瓒和袁雪两人尽情的奏唱,似乎已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屋外的公孙续急得来回走动,终于等到一曲终了,这才朗声禀报:“孩儿求见父亲。”

    公孙瓒脸色微微露出不悦之色,沉声道:“进来!”

    公孙续这才急匆匆而入,又向公孙瓒和袁雪各自行了一礼。

    公孙瓒脸色稍缓,问道:“何事?”

    公孙续道:“母亲和几位姨娘还有各位弟弟,已到城门口。”

    公孙瓒淡淡的说了声:“你和白儿前往迎接就是,何必禀我?”

    公孙续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神色,嗫嚅了几下,从袖中掏出一封火漆密信交给公孙瓒道:“四叔从渤海发来急报,请父亲过目。”

    公孙瓒疑惑的拆开那封火漆密信,立即脸色大变,急声道:“速传众将,到大厅中议事!”

    一旁的袁雪噗嗤一笑道:“夫君何其糊涂,既要续儿迎接几位姐姐,又要传众将议事,这叫续儿如何分身,不知信中所叙何事,竟让夫君如此慌张?”

    公孙瓒叹了口气道:“杀不尽的黄巾逆贼,居然又率大军二十万,欲进攻渤海郡,四弟急信求援。”

    袁雪立即神色肃然道:“如此紧急要事,还商议什么,当然是叔叔要紧,须立即遣兵救援,如今易城并无战事,又有白马义从守卫,只需留得几千人马即可。”

    公孙瓒点了点头,对公孙续道:“你去迎接母亲吧,我立即派单经率一万五千兵马,驰援渤海。”

    公孙续应诺而出,满脸的不快之色,急匆匆的奔往大门口,不想和迎面而来的公孙白撞个正着。

    公孙白猛然一推公孙续,哇哇大叫道:“兄长,相煎何急啊,竟然想一头撞死愚弟不成?”

    公孙续满脸的苦笑:“五弟,你倒是有闲心,愚兄都快急死了?”

    说完就要继续往前急行,却被公孙白一把拦住:“何事惊慌?”

    公孙续跺脚道:“母亲已到城门口,我得去迎接母亲。”

    公孙白大喜:“既然如此,那小薇也来了,我和你同去。”

    两人疾奔了一阵,公孙白突然觉得不对,又问道:“除了迎接母亲,兄长似乎还有其他急事。”

    公孙续奔到门口的骏马前,道:“青州黄巾军攻渤海,四叔请援!快上马吧!”

    公孙白翻身上了雪鹰宝马,又疑惑的问道:“上次青州黄巾进攻渤海是为了与张燕汇合,如今张燕已是我的准岳父,青州黄巾还敢进攻渤海?父亲如何处置?”

    公孙续一扬马鞭道:“父亲已令单将军率一万五千兵马,驰援渤海,城中只留五千步兵和三千白马义从。”

    公孙白和公孙续急急驰行,突然勒马而立,急声道:“不对,我须速遣人往北面打探一番!”

    话音未落,已调转马头,疾奔而去。

    *******************

    灯昏昏,帐深深。

    大红的锦衾和被褥,大红的地毯,烛影摇红,还有那酡红如桃花般的娇靥。

    今夜,是公孙白纳妾的日子,也是公孙白告别两世处男的日子。

    他想起穿越前那个每日一念的愿望,然而今天这个愿望彻底成真了。

    小薇满面酡颜的坐在雕刻精美的龙床上,低着头不语,神情娇怯不已。

    公孙白轻轻的走了进来,轻轻的抓住她的双手。

    两人相对而视,柔情无限。

    公孙白伸手拍了拍她柔嫩的脸颊道:“薇儿跟随我多年,理应为妻,如今却是委屈薇儿了。”

    小薇眼中已是珠泪涟涟道:“奴婢,不,妾身能托身于夫君,生死不悔。”

    公孙白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

    此处细节省略一万字……

    次日,一向五更就起床练功的公孙白赖床了,一直呆到日上竿头,还在被中拥着美人恩爱无比。

    家丁梁宏和李烈两人在寝居外足足等了两个时辰,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终于梁宏忍不住了,在门外高声喊道:“启禀亭侯,管将军在前厅等候,有重要军情急报。”

    公孙白腾的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怒道:“怎不早点来报?”

    两名家丁对视一眼,满脸的幽怨,默不作声。

    公孙白身子一凉,惊觉不对,这才发现全身不着寸缕,被子里还有一团软玉温香。

    公孙白轻轻的叹了口气,对着佳人的额头亲了一口道:“为夫出去处理点军务急事。”

    小薇披衣坐起,温柔无限的说道:“夫君尽管去吧,夫君乃军司马,当以军务为重,妾身岂能不明事理。”

    管亥急的在大厅中团团转,看到公孙白进来,急忙迎了上来。

    刘虞举军南下,军马连绵不绝,不下十万人,兵锋距离易城已不过五十里,军情十万火急!

    *****************

    易城城下,旌旗连绵,甲衣如雪,十万大军将整个易城北门堵得水泄不通。

    密密麻麻的绣旗之中,一杆绣着斗大的“刘”字的大旗显得格外显眼,大旗之下的刘虞,头戴金盔,身披鎏金铠甲,腰佩宝剑,端坐在一匹良驹之上,冷眼望着易城城楼。

    眼见大军已缓缓的停下,一骑窜出,直奔城楼之下,高声喊道:“快开城门,我乃太傅、幽州牧、襄贲侯麾下中郎将鲜于辅,奉太傅之命,前来捉拿逆贼公孙瓒,从者不问!”

    城楼之上,戈戟如林,弩箭密布,如临大敌。公孙白长身玉立,立在城楼正中,怒声呵斥道:“大胆鲜于辅,本侯在此,岂容你嚣张无礼!”

    话音未落,却见阎柔纵马而出,高声喊道:“广宁亭侯,令尊不听太傅号令,擅动兵戈,致使生灵涂炭,特此前来问罪,你当晓以大义,开城相迎,或许可减轻令尊罪孽。”

    公孙白心中一阵无语,回头对赵云道:“师父,这厮胡言乱语,替我射下这厮头盔,以示警戒!”

    身旁无人应声,公孙白转过头来,却见赵云满脸的迟疑和犹豫,公孙白心头不禁一沉。

    自从公孙瓒同意议和退兵以来,赵云就一直郁郁寡欢,就连教公孙白练武也是心不在焉。

    难道,这位他费尽心机拉拢的师父,在这紧要关头,终究要如历史上那般,对公孙瓒彻底失望,逐渐思走么?近来还传闻他和刘备等人走的很近,难道历史终究要重演?

    公孙白心头只觉微微刺痛,再次低声喊了一声“师父”,赵云终于缓缓的抬起头来,盯了公孙白许久,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才取下背上宝弓,张弓搭箭,对着城下的阎柔,一箭激射而去。

    咻!

    阎柔头上的帽盔应声而落,惊得阎柔差点跌落于马下,连连后退。

    城头上立即响起一阵震天动地的喝彩声,赵云却面无表情的收起了长弓,一言不发。

    “刘虞乃仁慈长辈,我不会伤他。”他似乎在说给自己听,又似乎在说给旁边的赵云听。

    赵云神色一动,眼中露出亮光来,点了点头。

    公孙白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时,城下的刘虞已恼羞成怒,帅旗一指,只听号角声和战鼓声冲天而起,十万幽州军立即喊杀震天的朝易城北门奔涌而来。

    公孙白望着奔袭而来的幽州军,不觉微微叹了一口气,满脸无语。

    这只军队简直就是乌合之众,冲杀的阵型实在太混乱了,居然连攻城云梯也能前前后后形成一条长龙,有的已快到城下,有的还在最后面,对心更是十分散乱,弓箭兵和刀盾兵以及长枪兵的排阵完全混乱。

    咻咻咻!

    城头弩箭如雨,惨叫声四起,射倒一片。

    就在一架架云梯即将搭上城楼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后面的大旗之下,竟然响起了撤兵的号角。

    呼啦啦!

    数万士兵只得随着撤兵号角声,如同潮水一般涌退了下去,空丢下上百具尸体扔在城下。

    这是什么攻城战法,居然还玩假动作?

    城头上的众将士满头雾水,只有公孙白猜了个大概。恐怕这个爱民如子的太傅,眼见一趟攻城居然死伤如此惨重,不忍增加伤亡,直接喝令退兵。

    这简直就是战争盲啊,哪有打仗不死人的?怪不得历史上刘虞率十万兵马偷袭只有数百人镇守的易城,居然也会大败,而且还被公孙瓒活捉了过去。

    “快开城门!”随着城内一声宏亮的大吼,城头的千斤闸门已被缓缓绞起,城门大开。

    轰隆隆!

    一道雪白的巨浪自城门中涌出,只见公孙瓒率着三千白马义从,滚滚的向正在混乱的撤退的幽州军碾压而去。

    一股无奈的感觉涌上公孙白心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十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恐怕马上就要不堪一击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