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来,王明想要斩杀冈底斯老祖的难度自然是再次增加,但不管最后能不能成功,这样好的机会,王明却是不愿轻易放弃!

    “呼……”纯银色的九环大砍刀被王明猛的举过了头顶,夹带着一阵阵让人心惊的破空声,袭向脸色巨变的冈底斯老祖。

    “竖子尔敢!”珩峒老祖一见王明的举动,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怒吼,还没等王明冲出去几米远呢,他就在片刻间完成了一记法诀的组合,双臂一振,暴喝道:“冰封十方!”

    天空之中刹那间阴云密布,马德拉群岛附近的温度似乎在瞬间就降了下来,短短瞬间,周身的空气重开始出现裂缝,然后片片如镜子般的存在开始洒落下来,在世俗界中能发动出把空间都冻住的强大功法也只能是老祖这种强者了。

    突然之间降下来的温度立刻让王明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甚至这样的低温还让措不及防的他感到了阵阵的冰寒正传入他的体内,身体的活动受到了一些影响,手中的动作自然也就稍慢了半拍。

    也就是这看似不起眼的半拍,却是给冈底斯老祖争取了逃生的机会,在王明的九环大砍刀落下之前,冈底斯老祖身形一闪,险险的躲过了王明劈砍。

    “糟了……”一击落空,王明的心里头预警顿生,然而,还不等他收回九环大砍刀,珩峒老祖就已经有了相应的动作。

    冈底斯老祖顺利逃脱,没有了任何顾忌的珩峒老祖当即一振双臂,双眸之中甚至迸射出了一道妖异的红芒!只听他冰冷冷的喝道:“凝!”

    以王明为中心,方圆数公里范围内的冰寒气息居然在珩峒老祖的控制下被迅速的聚集了起来,处于围困中心的王明,仿佛听到了一阵阵尖厉的鬼物惨叫……

    身边的气温开始飞快的下降,在这样的低温环境下,身体各项机能都还未来得及调整过来的王明居然直接僵在了半空之中!

    一见到王明僵硬的身体动作。双臂高举,使出了吃奶力气维持那超级低温的珩峒老祖顿时大喜,朝着融僢鬼圣大吼道:“快,就是现在!你快上去杀了他,快啊!”

    “唉……”站立在珩峒老祖身旁的融僢鬼圣似乎有些遗憾的长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因为维持那冰封十方法术而无法动弹的珩峒老祖,他慢吞吞的抬起了右手,幻化出了一柄漆黑并且无比锋利的匕首……

    “快去杀了他啊!你还在磨蹭什么?!”珩峒老祖越发的感到吃力了,对面被突然冻僵的王明似乎也有了恢复的征兆,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融僢鬼圣居然一点都不知道珍惜!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怒道:“快!”

    “你/娘的,吵个毛呀!”然而,融僢鬼圣居然非但没有扑上去用他的匕首刺杀王明,反而是一脸暴怒的舞动匕首,只听到噗的一声轻响……

    “你……”珩峒老祖愣住了,一旁正在努力恢复的冈底斯老祖愣住了,不远处已经恢复过来的王明也愣住了……

    融僢鬼圣的匕首,被结结实实的刺入了珩峒老祖的胸口当中!

    冰寒的气息开始消散,先前骤降的温度现在又骤然上升。所有人都被融僢鬼圣的举动惊呆了。可偏偏融僢鬼圣脸上的暴躁气息却是越发的狰狞起来,不等珩峒老祖回过神来,他就噗噗噗的又在珩峒老祖身上连扎了好几下!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终于,被融僢鬼圣突然出手用匕首连捅了五六下的珩峒老祖反应了过来。怒吼着一挥右手,拍向了融僢鬼圣!

    “啪!”无比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在夜空当中,融僢鬼圣被珩峒老祖一巴掌扇飞了出去,而珩峒老祖呢?虽然融僢鬼圣只是高阶鬼圣。但却是在他施法的时候突然间出手偷袭,又被连捅了五六下,刀刀戳在神魂上……

    灵体都隐隐出现了溃散的迹象。重伤的珩峒老祖满脸怨恨的怒视着融僢鬼圣,咆哮道:“好好好,很好!你就等着神魂俱灭吧!”

    大势已去,珩峒老祖不再迟疑,扭头朝着冈底斯老祖喊道:“走!”

    听到珩峒老祖的这一声大喊,王明这才从那突然的变故之中清醒过来,匆忙间抬手喝道:“天雷,齑!!!”

    “轰隆隆……”接连三道粗大无比的紫金色天雷划破长空,一路长驱直下发出了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紫金色的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马德拉群岛,而之前那几道落空的神雷术早已经将马德拉群岛诸多岛屿轰的根基动摇,此番又是三道神雷术劈下,却是直接将整个马德拉群岛震的支离破碎,今日之后,马德拉群岛将以死亡之地闻名世界……

    刺眼的紫金色光芒慢慢退散,马德拉群岛的诸多岛屿之上沟壑遍布,就像是被一个头顶天、脚踏地的巨人狠狠的跺了几脚一般,这些岛屿变得即荒芜又让人触目惊心。

    “唉……”接连三道神雷术施展之后,王明却并没有觉察对方是否被杀,也就是说,冈底斯老祖和珩峒老祖已经躲入了某个空间当中,再想将他们找出来,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直到这个时候王明才明白了阴土鬼修等人一开始所担忧的情况,对付这些已经可以撕世俗界空间壁垒的老祖级强者,如果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还真的很难将他们彻底斩杀。

    不过,对于没能杀了冈底斯老祖和珩峒老祖,王明虽然有些失望,倒也没有感到太意外,毕竟是老祖级的恶鬼,如果刚才不是融僢鬼圣突然反水,估计王明自己都得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遭到重创!

    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今天此行的目的似乎已经完成了。圣祖的逃脱被生生遏制,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故,而作为圣祖之下的两个初阶老祖,就算没有被斩杀,却也绝对是受了重创……

    “快撤!”就在王明下意识琢磨起此番交战的得失时,那余下来的一干鬼修也是没有了恋战的念头。顿时作鸟兽散,朝着四面八方分散着逃跑了。

    王明倒是有心要将他们留下来,但是毕竟人数比较多,哪一个都不是弱者而且都各自逃命,况且经过先前的一番混战,赑屃等人的消耗也十分巨大,追杀似乎是不可能了,只能看着那些鬼修四散逃窜。

    如果自己现在实力足够的话,今天就能斩杀那两个初阶老祖,甚至冷眼看着他们将圣祖从封印空间当中解救出来。然后再一举将他们全部击杀,来个一劳永逸!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王明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别说是那个神主了,就连一个巅峰级老祖就能将他搞的焦头烂额!不能再等了,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

    念及此处,王明立刻就收敛了自己脑海当中繁杂的思绪,扭头望向赑屃等人所在的位置。正准备跟他们交待几句,随时防备那些四下逃窜的鬼修回来寻仇的时候,他却突然间楞了一下,接着双眼一眯。目光一凝。

    “你怎么还没走?”冷若寒霜的面孔,不带丝毫谢意的冰冷语气,王明注视着到现在还留在半空中的融僢鬼圣,森寒道:“你不要以为临阵反水就能博得我的好感。三秒钟之内从我眼前消失,否则……”

    “老大。”融僢鬼圣听到王明的话,非但没有转身离开。反而还屈膝跪倒在了虚空当中,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老大。

    “你喊我什么?”王明再次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太累,出现幻听了!

    “阁主。”融僢鬼圣重复了一遍,虔诚的像个狂热信徒……

    面对如此离奇的一幕,王明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莫非是这融僢鬼圣被他那一通暴打给打傻了?以德报怨的典故王明听过不少,但还真没听说过有哪个人,在被人狠狠的一通暴打外加折磨后非但不记仇,反而还回过头去给人下跪高呼老大的!

    就算是有这样的人,恐怕也是个脑袋瓜子出了问题的白痴,而面前正跪着的融僢鬼圣显然不是,从他出现开始,到突然反水连捅了珩峒老祖好几刀的举动看,怎么琢磨就怎么觉得他是有预谋的。

    也就是说,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足以证明他的聪明劲儿还是有的,怎么着都不可能和白痴、傻帽等等字眼联系到一起!

    而抛开脑袋出问题这个猜测后,似乎能够印证眼前这一幕的,也就剩下了两个让人十分不高兴的字眼:阴谋!

    一想到这里,王明原本有些错愕的脸色就慢慢的阴沉了下来,而原本就满头雾水的赑屃等人一见到王明的神情变化,也是立刻做出了反应,唰啦一声就将跪倒在虚空当中的融僢鬼圣团团包围了起来。

    对于赑屃等人的反应,王明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妥,稍稍平息了一下心中的禀冽杀机,便沉声问道:“你是受了谁的指使?”

    “嘻嘻,老大,我是跟王长发商量好了才过来的。”出乎王明预料的是,这融僢鬼圣非但没有因为被包围而露出丝毫的惊恐,反倒是笑嘻嘻的抬起头来,说了一句让王明再次发懵的话语:“我是大黑啊!”

    融僢鬼圣冲着赑屃等人一番挤眉弄眼,那极度夸张的表情让赑屃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了。

    这时,王明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想玩到什么时候?”

    “嘻嘻,还是老大厉害呢!”融僢鬼圣再一次嬉笑了起来,说了一句让赑屃他们无法理解的话语后,才正了正脸色,朝着赑屃等人作揖道:“各位大哥大姐,虽然我比你们早一段时间就跟在老大身边了,但你们的年纪都比我大,所以,我得喊你们一声大哥大姐。”

    “这……”赑屃他们不由得面面相窥,居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没办法,这种诡异离奇的情况,实在是有些超出他们的想象极限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融僢鬼圣……不对,是大黑,他这才很滑稽的朝着王明做了个揖。抬手抓了抓后脑勺说道:“老大,还是您厉害……”

    “等……等一下!”赑屃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盯着大黑瞅了一下,他才猛地回过神来,忙问道:“阁主的身边有只大黑,这件事情我们都是知道的,可你明明不是……”

    “因为我是噬魂兽呀。”大黑理所当然的说道:“上一次,阁主让我吃了那么多异兽的神魂,然后我就进化了。”

    将当日进化的情况简要的说明了一下,大黑把下巴扬得高高的。

    “不对不对。”听完了大黑的解释和介绍。赵玲又站了出来,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地,再次质疑道:“就算你再怎么进化,毕竟你也还只是一只噬魂兽吧?怎么可能进化成灵体?还一下就变成了高阶鬼圣的灵体?”

    这话倒是没错,此刻的大黑分明就是一只灵体,按照王明现在的眼力,当然也能够看明白这一点,他也不由的望向了大黑,显然也是对这个问题比较关心。

    本来大黑还真的是不想解释什么。但注意到王明的目光,它却不得不解释说道:“那个……人家占了融僢鬼圣的身体嘛,这有什么好好奇的!”

    话虽如此,可它那高高扬起的下巴和得意的小模样。却是将它内心的真实想法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

    一听它这话,不仅赑屃他们皱起了眉头,就连王明都皱眉了,这一次。王明亲自发问道:“灵体能够占据其他生物的身体,是因为他们能够杀掉这具身体的原有灵魂,如果是灵魂之体的话。如何能占据?”

    咄咄的目光注视着大黑,就好像它只要一支吾,王明就会动手将它格杀当场一般!

    注意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大黑也是不敢再嬉笑扯皮了,立刻收拾了一下心情,赶紧解释道:“能够占据血肉之躯的是灵魂之体,按道理来说,灵魂之体顶多也就是被人控制而不能占据没错,但是,我上一次进化之后就好像具备了占据灵魂之体的能力……”

    从头到尾详详细细的解释了大半个小时,王明这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自从上一次进化完成后,大黑就发现一些在天地间漫无目的游荡的残魂特别的吸引它注意力,经过几次三番的厮杀和吞噬后,它才发现,原来自己不仅能够通过吞噬灵体来增加实力,还能在必要的时候一口吞掉鬼物的灵魂之核,彻底掌握这灵魂之体的控制权!

    只是相比较起吞噬来说,占据灵体所要承担的风险显然要大上许多,因为鬼物不可能束手就擒,更不可能主动将灵魂之核递到它的嘴边。

    一旦鬼物誓死挣扎起来,选择自我毁灭炸掉灵魂之核,那么,大黑也将遭到极为严重的伤害,轻则受伤,重则殒命!

    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它和二黑一起到处历练。它尝试过几次占据灵魂之体,但每一次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且还受了一些不轻不重的伤。

    它没有把这些情况告诉王明,其实是为了给王明一个惊喜。

    这次,它突然心血来潮,煽动翅膀翱翔在华夏区域当中,无意间经过刑部上空的时候,就一头扎进了结界,好在它本身就是王明手下,身上也带有王明的气息,所以没有遭到刑部结界的攻击,十分顺利的进入到了结界当中。

    接着他就发现,刑部内的天空当中,居然漫天的都是一些丧失意志的鬼魂,对它来说,发现这些几乎全靠本能和命令做事的鬼魂,简直就是一顿无比丰盛的大餐!

    于是,它就在空中猎捕那些鬼魂,接着就靠近了针芒刑区,然后发现了被王明殴打的几乎不成鬼样的融僢鬼圣。

    也活该融僢鬼圣倒霉,被暴打的几乎丧失了任何反抗能力,连体内的灵魂之核都被王明强行取出……这一幕可是把大黑诱惑坏了,不能做人,那么做个鬼也总比做只狗要潇洒吧?当然有一点它明白,自己还能变回原来的模样,毕竟噬魂兽才是它的主体。

    恰巧那时候王长发也出现在针芒刑区,大黑立刻就上去跟他打商量,征得了王长发的同意后,它这才在众多狱卒的帮忙下,顺利拿下了融僢鬼圣的灵魂之核,抹杀了他的意识之后,占据了他的灵体……

    “就是这样。”大黑惨兮兮的说道:“我可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才艰难万分的占据了他的灵体的……”

    饶是以王明现在的心境,也是不由被大黑最后的一番话逗笑了,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大黑的头顶上,说道:“原来的样子多好,你当哪门子的鬼??”

    大黑嘻嘻一笑,说道:“虽然我现在占据了融僢鬼王的灵体,但这没法改变我是一只噬魂兽的事实,就算我长得再像鬼,那也只是在我华丽的外表上披了一张丑陋的鬼皮而已。”(……)—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