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年前,那时道门还处于刚刚创业的阶段,当时各大流派兴起,百花齐放,奇才异士曾出不穷,耀眼生辉。?网

    而到了如今,三大巨头茅山、上清、云霄各自抱定大腿,得到巨头注资,渐成门阀,鼎立一方;而其他的大部分门派都处于半扑不扑的阶段。

    而玄真派便是如此,相当年,也是一度与上清、茅山并列的门派,期间也曾出过几个得道飞升的人物。

    不过好景不长,随着正邪二道数次大开门户,广收有根骨的门徒,而玄真派后继无力,并没得到什么良材美质,也就渐渐没落了下来。

    这周轻羽便是玄真派的末代弟子,从小就立下志向,要复兴本门,所以自打听说过去更加辉煌,现在扑街到极点的青城派,在他李道长的优秀领导力之下,渐渐有起势的迹象,顿时惊为天人,视作偶像。

    按照这周轻羽所说,在他山门典籍的记载中,这巨城山有一异宝,唤作石中髓,乃是以**力将龙脉炼成的异物,也是人间少数几种能改变人体体质的重宝。

    就在赶往这巨城山的过程上,他遇到了郭小七,却现对方的目标同样是此山,便结伴而行,小七的天资聪慧、七窍玲珑也得了到他本人极大的好感,要不是资格不够,估计就想抢徒弟了。

    借助门内前辈指点的路线,周轻羽破开了这名为镜泊湖的险境,接下来的事,道士也就知道了。

    “奇怪,小七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李道士喃喃自语。

    “前辈,前面就是龙脊暗道,”周轻羽连忙道。

    道士向前望去,转过前面那道风漩涡,就见得一条高旋转的水道,风水生化,风元与水精同时激荡在一起,化作一道道水锥长剑,成排成列,直插而下,寒芒令人生畏。

    “前辈,这龙脊暗道在子亥二时,龙将于野,威力会降到最低,到了那时……”

    “走!”

    谁知李道士一把拽住他,两人几乎在瞬间,就落入了这龙脊暗道之中。

    周轻羽瞬间感受到,四周那强烈到极点的压力,激荡滚滚的水汽似乎只一个刹那,就能把他的**搅碎,好在青色的光芒及时覆盖了他的身体,顿时暖洋洋的感觉传了过来。

    ‘这是纯阳道气,相传只有修行极其精纯的道士才能养出的道家功行,前辈就是前辈,’周轻羽敬佩的想。

    不过当他转过头来,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只见道士浑身上下,半点防御都无,就这般面对滚滚风水的绞杀。

    “前辈小心!”随着周轻羽的一声惊叫,只见水道之中,风浪和水精一个碰撞,激出一道似枪似剑的光影,带起极强烈的声势,直戳而下。

    周轻羽眼一花,伴随着钢铁断折的巨大声响,等他再睁眼之时,就见得那口风水元影已然落在他的手上。

    “果然有些门道,差点脱手了呢,”李道士哈哈一笑,将这道元影当枪使,拦、拿、扎,崩、穿、挑,就如同武行里,积年使枪的老手,把戳射来的四面八方攻击通通打飞掉。

    上古人类,近身作战的频率要远高于施法对敌,醒也战,睡也战,生也战,死也战,早已形成战斗本能,莫说枪了,拿把剑来依旧能耍出花来,要是换作棒槌就更不用提了,简直是左右手精通。

    凭借着李道士越来越霸道的攻击风格,猛烈的身影,携带风火烈焰,直直打穿了龙脊暗道。

    刚一落地,道士就连掐隐身诀,二人同时隐身,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三四道妖光就飞荡过来,只差一丝丝,就现了二人。

    周围的魔道妖人数量不少,入眼所见,至少见到十来道妖光,在各种孔道之中来回穿梭。

    这该是地下千丈左右,至少能感应的到,有深沉浓郁的土气和山气,以及特有的溶洞结构。

    而且这里的山川石壁好似都蒙上了一层金光,显出各种龙纹龙鳞的形状,祖龙的一截龙魂,居然使得地形山川地脉生了变化,这份力量,就连巅峰时期的痴汉曹都还差上一许多。

    始皇帝之威,可想而知!

    在众多妖氛烟云之中,有一道妖光呈骨白色,其中有不知多少的婴儿幻影在浮浮沉沉,一下子冲出十来丈高。

    李道士眯了眯眼,这股妖光不简单啊,几乎比一般的阴神还要浓郁,而且血腥气很重。

    忽然一阵妖风卷过,那座洞中,飞出了一个半张脸皮的老妪,正是魔门的大管家骨妪,魔道之中,权势最顶尖的人物。

    “石髓玉真个古怪,居然自生灵性,待我与魔法动摇这方天地,逼出这玉灵出来,你们再动手……”骨妪吩咐下方众妖人,手中还提着一个血糊糊的小儿人头——正是郭小七!

    骨妪吩咐完毕后,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向前望了望,下意识的往回走,走了好几步,心中一跳,忍不住回头一看,一尊冒着滚滚煞气的身影站在他的身后,滚滚烟光几乎几乎充斥了整个地底山洞。

    她对上的,正是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珠。

    只这一眼,这骨妪仿佛就感受到,仿佛被阎罗勾了魂、幽冥摄了魄!

    骨妪再也忍不住,尖叫一声,魔音炸的两侧墙壁尘雾阵阵,凿出了一连串洞眼。

    除此之外,那老妪脸上的半张面孔猛的燃烧起来,化作一蓬极其浓艳的血火,迎面罩来。

    此火乃是魔道中的一种厉害邪火,唤作血婴火,乃是采九十九婴儿生魂,吞入体内,以秘魔元胎养育百日,生化成的妖术邪火,凡是生灵,无不能烧髓取脑。

    只刹那间,骨妪就施展了出两种厉害的邪门术法,这才心中稍安,刚准备另施妖术之际,血火之中,一只怪手猛的插入其中,巨掌瞬间按在了对方那骷髅也似的脑门上,往下砸去!

    “死!!!”

    地脉石窟、洞穴山壁,几乎在一个瞬间,炸开此起彼伏的裂纹,巨大的余波仍未止住,直冲而上,那数十亩大的镜泊湖,在一个刹那,百柱激流。

    满天的水花直打而上,水珠射向四面八方,将谷中的岩层山壁,打的如同蜂窝一般。

    只这一击,道士的掌面之下,就只剩下肉沫化成的血影,却是瞬间打爆了对方的肉身,半点残躯部位都无。

    这翻动静,顿时也惊动了所有的妖人,顿时妖光连连涌现。

    “不好,骨妪大人死了!”

    “快点,他是当年的那个道士。”

    “快布阵,布阵!”

    道士一点一滴转过了身来,脸面狰狞到了极点:“今天,你们都得死!”

    栾家四妖二话不说,阴煞天罗网当即张开,可惜还没化作滚滚乌云,道士的身影瞬间射来,连网带人,一手捏着一个脑袋,‘啪’的一下,红的、白的,射出了三尺高。

    那网还挂在道士的身上呢!

    “动手动手!”

    “不能让他再进了!”

    话音刚落,两团乌光、三道红影,并起一连串阴雷阴火,一起打将过来,声势相当凶恶。

    李道士嘴巴瘪了瘪,眼中杀气更浓,忽然张嘴一吐,一道金色火浪灼烧出来,虽然表面看似无温,但是内里却蕴含着至烈的降魔火元,正是冷热相济,水火同一,法凝真形。

    魔网当即被喷出了个大洞,乌光红影瞬间被覆盖其中,连带着五道人影被这火光一冲,任何防御法宝都没有被作用,连惨叫声都没出,整个身子都被烧成无形,只剩下飞灰阵阵。

    刚刚被锤成肉渣的洞穴之中,忽然间阴风呼啸,低低的碎语声不间断响起,风声越大,只剩下骨妪在其中若影若现。

    ‘幸好本尊练成天魔元刹之术,在紧急之间,妖光散聚九次,这才彻底转移了那一拳之凶力,这道人到底是炼了什么神通,居然如此凶悍,’骨妪心中惊恐到了极点,眼见那道士正在洞外屠狗杀鸡、刀割韭菜一般,一丛又一丛,杀的门下魔崽子们无半点还手之力。

    这份威势,岂不是跟传说中的圣魔之力相差无几?

    骨妪做为魔门的大管家,见了不知多少的残酷妖法、骇人秘闻,但也很少能有与眼前这位媲美的,晓得对方一旦将魔崽子们诛杀干净,自己想逃也逃不掉了,这时只能把在地底深处的黑王天王召上来,但饶是如此,也未必能挡住对方。

    有了!他这般动静,怕是会使得死去的那一位感到冒犯吧,要是真的如此,说不得真的能在此地杀死这个强敌!

    想到此处,骨妪当即决定死中求生,阴风一卷,居然显化出了一个妙龄少女,身无寸缕、皮股具现、面色妖娆,跳起了天魔起鬼舞来,舞姿妖娆、**淫魄、极其艳俗,然而就是这种舞蹈,有召引死者、反生阴阳的妙用,乃魔道的一种顶级秘法。

    “怪物,怪物,我要与你同归于尽!!”随着魔道妖人被诛戮干净,最后一个妖人直接被吓破了胆,竟然施展了魔道中最凶险的天魔接体**!(。)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