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畏惧

    太清仙境,兜率天。?

    太上道祖也即使是鸿蒙道人端坐于青牛之上,看着四周青葱的树木,脸上有一种悟道的端庄。此时他座下的青牛正在悠闲的吃草,可是道祖的眼神之中却有一丝忧虑。

    他的声音充满了空灵的味道:“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还有女娲娘娘,还有那无数的只有在传说之中才会有的人物,我等了你们一百万年、两百万年——一千万年,可是你们始终不曾回来,难道,你们已经不会回来?”

    然后,这个在传说之中神奇到了极点的人物,就叹息一般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我的掌心之中又多了一圈皱纹,可恶的死亡年轮啊,你就是像这样侵蚀我一样侵蚀掉他们的寿命吗?当他们离开一百万的时候,我坚信他们会回来,两百万年的时候,我还信,可是当三百万年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怀疑了,直到今天,我知道,他们回不来了。世上无人可以永生,他们不能,难道我就可以吗?”

    太上道祖每一次的闭关修炼,一般都是千年左右的时间,有时候甚至会更久,这一次他睁开眼来的时候,并没有像是西方如来那样开坛**,而是感叹时间的流逝。

    “我领悟了世间最高深的道,可以活一千一百万年,算起来,能有我这种寿命的人,世间还不死的,只有西方如来,释迦牟尼啦,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而我们的武功,也几乎洞悉了世间所有的规则,成就真正的大道,可是我的心中为什么却充满了畏惧?”

    鸿蒙道祖的眼中射出一丝淡金色的光芒,看着周围的草木,郁郁葱葱,一派繁华的景象,眼中再一次的流露出伤感:“世间的草木性命,区区一年,枯荣之间,演示着生命的更迭,还有浮游一样的东西,早晨出生,晚上就死啦,更是让人叹息,我苦修道术上千万年之久,领悟真正的大道,从一个肉身凡胎晋升到通玄的境界,再从通玄的境界成就了长生境界,终于一朝突破成仙,达到仙王的至高境界,逍遥长生无数的年月,本来应该感到极乐,感到欣喜,可是伴随着我的一直都是恐惧,真正的畏惧,在我漫长的生命之中,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早已经不想一一的记起。若不是感觉到危险,我就不会醒过来。在我漫长的生命之中,其实每一天都会感觉到生命的快意,修行是一件甜蜜的事情,金钱、权势、女人对我和释迦牟尼来说,就像是粪土。当然,修行之中除了快意之外,就是痛苦,就是无休止的煎熬,我们用苦行的方式守护着自己最真实的内心。可是我为什么会感觉到恐惧?”

    “师傅,您醒啦?”一个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斗战神佛孙悟空蹦跳的来到了鸿蒙道祖的面前,一脸的调皮模样。

    鸿蒙道祖就微笑的看着他:“悟空啊,你又来打扰我清修,就不怕我打你?”

    悟空就调皮的一笑:“师傅,弟子这一次可不是故意要打扰您,而是玄穹高这老儿不知道为什么了疯,向祖师您下达了一道旨意,要您亲自带兵前去平息神族的叛乱。弟子一直守候在这里,就是想要等到您开关的时候就立即禀报。”

    鸿蒙道祖的眼睛就露出冷笑的神色:“看来玄穹高的武功是提高了,不然他也没有这样大的胆子敢下这样荒唐的旨意?”

    “祖师您料事如神,我一得到这个旨意之后,立即就前去西方灵山打探消息,结果从观音菩萨的口中知道,玄穹高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因为他也同时向释尊下达了亲自带兵平定南蛮的旨意。”悟空快嘴快舌的说道。

    鸿蒙祖师就微笑起来:“呵呵,这些事情,就是不去打探,我也知道的。不过我刚才听你的口气,还叫如来作‘释尊’,你不害怕我生气?”

    悟空就恭敬的一叉腰:“祖师爷明鉴,您是我的授业恩师。虽然您之前知道我是一个闯祸精,不承认我是您的弟子,可是后来弟子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保护唐三藏到西天取经成功,成就斗战神佛,释尊对我有度化之德,有传艺之德,我今日的修为能够达到仙道第九重帝仙的层次,除了祖师您的传授和点化之外,释尊和观世音也给了弟子不少的帮助,弟子现在虽然猛祖师爷不弃,重新收归门墙,可是弟子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请祖师爷体谅弟子的苦心,原谅我这一次?”

    鸿蒙祖师就颔微笑:“你不肯忘本,这自然是对的。我只是取笑你而已,这些日子之中,你圆滑了不少,掌管我兜率天宫可还称心如意?”

    悟空就恭敬的禀告道:“祖师爷,有您的栽培,让所有人都听我的话,宫中的大小人等都对我十分的尊重,而且悟空做事情一向是非分明,遵守法度,这些日子之中,倒是平安无事。”

    鸿蒙祖师的脸山就露出愉快的神色:“我现在并不想和你谈教门中的事情,也不想谈玄穹高的事情,我想问你,在你的心中,你有畏惧吗,你老实的告诉我?”

    “回禀祖师爷,弟子没有畏惧。只要在祖师爷的身边,我就像是有了最可靠的亲人一般。”

    鸿蒙祖师的眼里就显现出惊诧之极的表情:“连一丝都没有?”

    “一丝?也许,偶尔我想到生命无常的时候,会感觉到恐惧,一丝,应该还是有的。”悟空就老老实实的说道。

    鸿蒙祖师的神色之间透露出满意:“就算是无忧无虑的您,心中居然也有恐惧,可见畏惧这种东西,没有人可以消除。可是大道之行,我们必须要无所畏惧,你想想看,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你的寿命行将结束,悟空,你会有伤感吗?”

    孙悟空就不说话,沉思了良久之后才说道:“祖师爷,弟子以为,恐怕永远没有这样的时刻,弟子也永远不用伤感。”

    “为什么?”

    “因为弟子跟在祖师爷身边,时常聆听教诲,感悟良多,完全沉浸在修行的美妙之中,不知时间之过也,只要有祖师爷在,弟子就充满了希望,也相信自己的寿命会无比的悠长,只要我的修为再进一层,也许就可以多活无数的年月,弟子实在并没有怎么想到伤感的话题。”孙悟空十分认真的说道。鸿蒙道祖就摸着青牛的独角:“是啊,一个人如果有所依赖,会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这种感觉很好。可是,悟空啊,你也许永远无法体会人在巅峰时候的孤独和寂寞,高处不胜寒,我一个人踽踽前行的时候,在仙道的大道之中前行的时候,却觉得一种无法想象的孤独,即使是在千万弟子的膜拜之中,我依然觉得孤独,当然,孤独算不了什么,孤独是一种境界,孤独是一种成就,可是就算是如此,我还是感觉到恐惧,大恐惧,悟空,为师希望您早日领会到这样的境界。如果能早日领会,也许你的修为,真的有可能达到仙王的无上层次,做我真正的知己。老实说,悟空,为师不想看到死亡,更不想看到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因为境界的原因而死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滔滔的历史之河流,埋葬了多少的英雄,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这些传说之中的强横高手,已经殒落了,斯可痛矣!”

    孙悟空的眼中似乎有泪光一闪,想说话但是忽然说不出,良久之后,他才说道:“祖师爷,弟子明白您的苦心啦。我会好好体会您说的境界的。”

    鸿蒙祖师的眼睛就再次的清亮:“悟空,既然我今日注定要醒来,来自于玄穹高的旨意,当然要处理,你说你自己的看法?”

    “祖师爷,这老儿如此的瞧不起我道门,我们索性就反了他,俺老孙亲自带兵打上灵霄宝殿,把玄穹高这老家伙给擒拿了,废了帝位,让祖师爷您做天庭的主人?”孙悟空就摸出自己的金箍棒在手心之中不断的玩耍。

    鸿蒙道祖就微笑的摇头:“悟空,看来你虽然修成了佛门和道门于一体的神通,自身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仙道第九重帝仙的层次,可是依然还不算是明心见性,依然还有懵懂的时候,你这样做,自己倒是爽快了,可要我为师我和东方道门置于风口浪尖的地步。”

    孙悟空就惊讶的问道:“祖师爷放心,我的武功远在玄穹高之上,到时候一定是手到擒来,为什么会让我们在风口浪尖?”

    鸿蒙道祖就叹息的说道:“悟空啊,你的武功精进,这我是知道的,玄穹高的武功精进,或许你就不知道啦,我告诉你,若不是玄穹高有足够的自信可以不被我和如来击杀,他怎么可能下这样一道昏庸的诏书?所以悟空啊,你的毛病就是容易小看人,以后得多加注意。”

    “是的,弟子记下啦。只是祖师爷,我们这一次该怎么做呢?”

    鸿蒙祖师就冷静的说道:“你先出去,回复天庭宣诏书的使者,就说祖师爷我云游未归,让他们稍微的等待一下。”

    “是,祖师爷。”孙悟空行礼之后离开。

    看着孙悟空离开的背影,鸿蒙道人的脸上显现出一种真正的欣喜的神色:“嘿嘿,这小子,我以前何曾想过,他会成为我道门之中不世出的奇才,并且很可能会继承我的衣钵。他以前是到处闯祸,死性不改,可是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果然是成熟了,稳重啦,假以时日,我就将道门掌教之位传给他。只是他现在的武功虽高,虽然领悟了大道,但是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他对人道的理解还不够深入,他还不像玄穹高这样狡猾和狠毒。哼,玄穹高,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就是一直的执着于权势,明明知道我道家崇尚清静无为,明明知道佛门崇尚淡薄,推崇因果轮回,所以你就利用我们的信仰来巩固自己的权势,让我们道门和佛门为你去杀人,为你去送死,还美其名曰‘降魔卫道’,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其实你的心思我看得明明白白,如来又何尝不是看得明明白白,你不过就是想要我们道门和佛门不得安宁,为你东征西讨,削弱我们的实力,同时让南蛮和神教也相应的被削弱,你才好坐山观虎斗,才好提升天庭的实力,才好扩大自己的权势!”

    说到这里的时候,鸿蒙道祖出了一道白光,一缕神念穿越无数的次元和位面,直接进入了大雷音寺的大殿之中。

    除了鸿蒙道人,世上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人绝无仅有,因为谁都清楚,在这近百万年之间,大雷音寺和兜率天乃是天地之间最强大的地方,金城汤池,世上最坚固的堡垒,比之天庭的防卫,还强大得多。

    如来正在**的脸上就显现出一抹莫测高深的笑容,出了自己的神念:“道祖,我早已经想请您商量,但是恰好看到您正在闭关,所以不忍打搅。”

    世间这样两位最伟大的存在,虽然不是面对面的对话,但是和面对面的对话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世上一切的规则在这样两个人的眼里都是虚无一般的存在,他们即使是相距了无数的次元和位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互相之间沟通起来,毫无阻碍。

    道祖的神念传递到来:“多谢佛祖想得周到。我想问问您的意思,我们是同意还是拒绝?”

    “您的意思是什么?”

    “我想拒绝。”

    如来的神念很快来到:“看来我们想到一起啦,我也想拒绝。”

    然后,两个伟大人物的脸上都显现出一丝笑容,因为他们已经清楚该做什么。

    就在鸿蒙道祖向孙悟空下令撒谎之后不久,观世音也得到了佛祖的指示:“你去告诉天庭的使者,就说我的修行面临走火入魔,不能执行天庭的旨意。”(。)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