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豆的上下五千年博物馆持有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六只,保利持有四只,其余两只在宝岛两位私人收藏家手中,除了唐豆的态度之外,保利的态度也至关重要。ww.ㄟ1

    当然,每一个持有人的态度都很重要,这并不是以持有数量而定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重聚,缺一不可。

    唐豆和何赌王都望向了贺斌,听贺斌说话的口气,似乎他对保利了解颇深的样子。

    贺斌笑着说道:“你们应该知道保利是大央企下属的博物馆,要说他们的实力那肯定是没得挑,不过保利也把大央企的作风带过去了,跟人说话的时候鼻孔都是冲着天的,牛逼得不得了。”

    唐豆笑着摇了摇头,贺斌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唐豆望向何赌王,何赌王冲着唐豆说道:“保利的态度还是很明朗的,他们也希望能够尽快促成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的重新聚首,不过圆明园方面的官员如此利欲熏心,聚首之后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该如何安置倒是要好好商榷一下了。”

    唐豆嗯了一声说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不过我想生肖兽首这么敏感的珍宝是不敢有人打它歪主意的。”

    白莉莉那帮人算是狗胆包天了,可是他们想的也是从唐豆手中其他的那些圆明园珍宝身上获取利益,也不敢动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的主意。

    何赌王叹了口气:“良心贱如狗,财帛动人心。我开赌场这么多年,见过太多的人和事,如果不能找到一个万全的方式,恐怕还不如就将这些生肖兽首摆放在博物馆里呢。”

    唐豆赞同的点了点头,圆明园这些人实在是伤了他的心,再把自己手中的生肖兽首铜像捐献给他们,唐豆总觉得有口气顺不过来。

    这时贺斌嘿嘿的笑了起来,他冲着何赌王说道:“何先生说的这才是正道。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重新聚首为啥就一定要在圆明园?只要是在咱们国家,放在哪儿不一样?豆子,我建议你跟那三家商量一下,把他们手中的兽首都收过来,就放在咱们的上下五千年,咱们手中有那么多来自圆明园的宝贝,就单独设置出一个圆明园文物展厅出来,我保证可以赚……那个啥,弘扬咱们的民族文化。”

    何赌王眉梢一挑望着唐豆说道:“这也并非不是一个办法,不过手笔小了一点。唐老弟,你手中有那么多的圆明园珍宝,你何不重建一座圆明园?资金不是问题,如果你有这个意向,我可以为重建圆明园项目注资。”

    唐豆听得也是眼前一亮,重建圆明园,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诱人了。

    贺斌也变得兴奋了起来,他望着唐豆眉飞色舞的说道:“豆子,这个生意干得过,重建圆明园算我一股。”

    唐豆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在何赌王和贺斌的注视下狠狠的点了点头:“何先生这个提议不错,重建圆明园,这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大事,我同意。”

    何赌王哈哈大笑着冲着唐豆伸出了手,狠狠地握了一下,转头冲着四太说道:“四太,去把我珍藏的那几瓶香槟拿一瓶来,今天咱们一定要庆祝一下。”

    四太笑着站起身,不过却冲着何赌王矜持的笑着说道:“是应该庆祝一下,不过你只能喝一杯。”

    何赌王呵呵笑着说道:“好好好,一杯就一杯。”

    贺斌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何赌王珍藏的好酒先放到一旁,重建圆明园,这事儿如果成了,那可就意味着财源滚滚而来。

    其实在何赌王心中,重建圆明园可比要重建一百座葡京大酒店的意义还要重大,百年之后葡京也许倒了,可是重建的圆明园哪怕经历千年,依旧会如同丰碑一样屹立不倒。

    四太款款而去,不大的功夫,四太拿回来一个没有任何标示的酒瓶。

    贺斌眼睛亮亮的看着四太手中的那瓶酒瓶,流着口水冲着何赌王问道:“何先生,您这瓶酒看起来似乎有些年头了。”

    何赌王呵呵一笑说道:“这瓶酒是瑞典潜水员从一艘一战时期被鱼雷击中的货轮中发现的……”

    贺斌惊得蹦了起来:“您是说,这瓶酒是那200瓶尼古拉二世香槟中的一瓶?”

    何赌王呵呵笑着说道:“没想到贺先生对酒还有些研究,不错,这瓶酒正是尼古拉二世香槟。”

    贺斌嘿嘿笑着冲着四太伸出了手:“四太,能不能让我看看这瓶酒?”

    四太一笑,把手中的酒瓶递给了贺斌。

    何赌王呵呵一笑,转向唐豆问道:“唐兄弟,重建圆明园恐怕不会如同咱们设想的那么简单,有些事情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

    唐豆点了点头,微微皱着眉说道:“圆明园景区现在已经存在了,如果重建,必定要涉及到地皮和所有权的问题,这件事情我需要先询问一下有关部门,看看是否可行。”

    何赌王微微一笑:“唐兄弟,有些事情是需要按部就班的按照程序来做,可是有些事情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唐豆疑惑的望着何赌王问道:“您的意思是?”

    何赌王微笑着抬起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唐豆恍然大悟,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贺斌流着口水冲着何赌王问道:“何先生,真的要开这瓶酒?”

    何赌王呵呵一笑:“贺先生还有别的选择?”

    “没有没有”,贺斌连忙说着,吞了一口口水肉疼的把酒瓶递还给四太,咧着嘴说道:“据说这瓶酒在莫斯科的利兹卡尔顿酒庄售价就高达二十七万五千美元,喝一口可就是喝下去几克拉钻石呀。”

    何赌王哈哈笑了起来:“看来贺先生对酒还真是有些研究,不过你说的这个价格已经是前几年的价格了,现在这一瓶酒的售价应该在三十万美元左右。呵呵,既然贺先生这么喜欢,等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瓶过来。”

    “这,这如何敢当。”贺斌欣喜若狂。

    何赌王笑着挥了挥手:“敢当,敢当,你跟着唐兄弟一起过来,也算是我邀请来的贵宾,昨天入住这里,累你一晚上输了一千多万,送你瓶酒就当是补偿你了。”

    贺斌的老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昨晚原本是准备大杀四方的,没想到坐到赌桌上却是一泄如注。

    对于何赌王得知他昨晚输了一千多万的事情贺斌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毕竟这里是葡京,是何赌王的地盘,他想要知道什么消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唐豆笑着代替贺斌向何赌王道谢,他知道到了何赌王这个层次已经完全没有炫富的必要,不过何赌王做事老道,送给贺斌一瓶香槟,顺带还卖给自己一个人情,把他跟贺斌两个人的主次分了个明明白白。

    四太打开酒瓶,为四个人倒上香槟。

    酒香四溢,唐豆微笑着端起酒杯跟何赌王碰了一下酒杯:“能有机会跟何先生合作,我很期待。”

    何赌王笑着跟唐豆碰了一下酒杯:“合作愉快。”

    贺斌急忙也把酒杯凑了过来,笑着说道:“合作愉快。”

    何赌王哈哈一笑,冲着唐豆贺斌比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