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子一落,天下皆知。从钏州水域凌波而来,一路直通天州天都之郡的慈航仙子,造成了反应勘称是地动山摇。

    青州,万里平原,人烟稠密。自古以来就是武道圣地,青灵宗的私有驻地,受历朝加封,洋洋洒洒无人可以剥夺!

    不管是任何帝朝,哪怕是踏入天人之道,天运加持成就人间大帝,就算一直想要与诸多圣地怼正面,也是没有任何的能力将这里剥夺。毕竟青灵宗宗这些圣宗,虽然千年已降没有天人降世,但是每一代都是有着不止一位无上大宗师诞生。千载流转,从未断绝!在加上历代大宗师留下的后手。

    就算是真有与天地气机合一,呼吸动念就是无尽不可思议伟力的天人降临,也是未尝没有一拼之力!

    所以从古至今,青州青灵就是在山野之后,公然裂土分疆,坐看天下帝朝沉浮。

    但是时至今日,在两月之前天降流星,青灵宗却是突然发现,世界真的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在天下三百州冒出来的这些势力面前,他们青灵宗千载辉煌竟然有跌落尘埃的趋势。

    在这些势力,流露出的根基**中,条条大道可通天人,就算是天人之上的境界也是若有所见。天人,陆地真人,洞天真仙,明还日月暗还虚空,武道的至高之路清晰可见。

    而还有其他流露出的力量体系,虽然青灵宗没有获得他们的根本典籍,但是仅凭着许些泄露而出的只言片语,也是不难看出这些力量体系虽然和万载武道大相径庭,但是他们的升格之路也是一目了然。

    一步一重景,一步一重天,都是一样真实不虚的超脱之路。

    可就是这般,才是真正叫青灵宗这些武道圣地为之胆寒!什么时候,天地之间,出现了这些,这样的势力了。他们的出现,至他们这些武道圣地于何地?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必须要对这些出现的势力,有一种清晰的认识!

    所以才是有的之前,安灿安怡去充州六阳宗,以及他们的师尊,伙同另一位再上六阳宗的事情了。

    只是可惜,两次前去都是完成了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但是也是因为一些世人皆知的原因变成了天下笑柄。

    “那群尼姑是从哪里窜出来的。慈航静斋真心是好大的名头。拿着沧澜大帝的沧澜藏图,演这出戏。他们将我们武道圣地与何地!”

    青灵宗主峰高过千仞,上通天维,下震地脉。青宇之气弥漫,乃是青灵宗修行青,灵两诀最好的去处。

    更为惊人的是,此处主峰通体如青天美玉状美浩大,更有一道天蕴灵泉诞生。

    昔年青灵宗开宗之主,踏遍千山万水,才是真正的找到了这样的藏风聚气的福地,真心的不易。

    不过现在,这处整个青灵宗的最紧要的高处,却是火药味浓的可以。

    “好了,陌殃。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再去说这些有什么用。那群尼姑的跟脚有消息传出来了吗。”一声老者声起,直与山颠气机相交,说话间风雷相交,激荡不止。

    此处高台,青玉石板铺就在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石板之上虽然烙印深深,满是剑痕,掌印,一招一式都是带出了数不清的高深意志。

    都是青灵前辈们在山峦之巅,头顶苍穹身化天宇,映证自身武道之时留下了痕迹。这都是青灵宗不可多得的瑰宝!

    而在青玉石板的中央,一行数人就是环坐此地,这些人有女有男都是仙风道骨,周身青宇祥云缠绕,又是有无尽空灵轻气绕体。

    无尽狂风凛冽间,却是连一点的发须都没有吹起,如仙如神直叫人不住朝拜。

    “没有,掌门真人。”一声粹亮如玉石交鸣的女声传出,“我已经派人前往法意寺探其跟脚。只不过在法意寺中,我弟子安玱上查钏州千载佛宗历史,却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有近于无。”

    “就和充州六阳宗一样,有没任何的历史记载,说出来就是出来了?”

    “对,掌教真人。没有任何的历史记载。而且她们的武学出处我们也是没有找到。就像真是在两个月之前直接蹦出来一样。”女声轻雅,可是说出的话却也是叫人不住的皱眉。

    “陌云,经意院中宿老,对安灿带回来的那卷葵阳典籍,都是怎么看的。六阳宗有没有在其中留下漏洞后门。”

    “跳出世间一切武学的止肘,想前人所不敢想,自成一脉圆润自恰。意境深远,发人深醒。如果真的修炼有成的话,或许不需要帝运加持,天人可期。”悠悠中年声在这里响彻,与野鹤声齐鸣,莫名的叫人心安,

    “这是经意院那些宿老们联手推演出来的。以他们的道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更何况六阳宗传说有天人坐镇,那位应该不会为了这件事情寻我们的开心。”

    主管青灵宗武库,经意,经典,武学传承的陌云真人此言一出,顿时这里的几位都是有了一点的骚动。

    “此言当真,那卷葵阳经,真的能有望天人?”当代青灵宗的绝代剑神,紫陌殃这时就是真正的来了兴致。

    “只不过,那卷葵阳经,与我派的根本**多有冲突。想要修炼,除非我们改换门径,自废根基。要不然只有将六阳宗的青阳总纲取来,自上而下重新推演。在不行,只有将那枚紫阳丹服下。借助神丹之力固本培元,洗练根基,才能修炼成功。”

    青天祥云之中,人影灼灼。但是这样的话就像一盆冷水,不知扑灭了多少人心中的热情。

    “呵呵,陌云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开玩笑了。六阳宗能予我们一脉传承,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邀天之幸,如果我们再是找上门去索要青阳总纲,真心死的不要太难看了。

    我之前和药神宗的令宗师一起前去,如果不是六阳宗的那位留手无心杀戮话,天下间的无上大宗师一下子就是要折上两位了。”

    这直指天人境界之上的秘籍摆在自己的眼前,却是因为很多原因,无法修炼。

    这对于紫陌殃这样的武痴来说,真心是要了老命了。

    “天州之地,现在已是天下动乱的源头。于情于理我们都要去走上一遭,你们谁去?”

    “我去上一遭吧。相传沧澜藏图藏有天地大密,世界一切武道源头,我去那里看看。”

    场上数人皆是回首相视,不由一笑。

    “此番有劳师弟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