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怎么想起这个时候打电话回来?”

    “就是想起了,就打过来问问老妈你的情况。”

    陈彭独自站在古堡一间卧室的窗户前,位于视野中的森林宛如黑色的地毯,层层叠叠的铺向视线尽头。夜风吹过,仿佛翻腾起了看不见边际的黑潮,蜂拥着向前涌了过来。

    “小彭你有心了,妈妈这挺不错的。”电话中陈曦虹的声音很是温和。

    陈彭陈曦虹母子俩随意的聊了几句,陈彭突然听到陈曦虹那边似乎有什么动静,随即问道:“妈,你现在还在实验室里做研究?”

    “呵呵,你发现了啊。”

    “这么晚了,你还留在那里干什么?早点回去休息吧,现在你已经不是研究员了,而是实验室的最高管理者,研究已经不是你的主要工作了。”陈彭皱眉,有些不满的说道。

    “那么多年都这样过来的,一下改不了这习惯。”那头的陈曦虹很没有母亲范的笑着说道,说起来自从开始替自己儿子打工后,家中的地位就开始不自觉的向着陈彭这倾斜了,“你提供的四种植物萃取液实在太神奇了,按照你设定的配方已经成功了三例,其中一号药剂已经进入动物实验状态,实验体至今表现的都非常好,预计不久就能正式进入临床三期的人体实验,剩下的二号和三号药剂也已经即将完成药理分析阶段,一切都很顺利……”

    陈曦虹所说的植物提取液是来自于陈彭获得物质化源力的办法后在实验室最新培育出来的异化植物,其原型样本就是碎片位面中那些被零号元素侵染后所形成的特殊植物。至于配方则是陈彭根据艾瑞思人的一些经典生化技术并根据自己这边现有资源进行一定修正推演后所获得的替代性配方,主要涵盖了医疗和个体进化两个方面。

    作为已经进入星际时代的强大种族,在各方面的技术方面艾瑞思人都是全面而先进的,医药方面也不例外,虽然绝大部分在陈彭现在还不具备实现的条件,但因地制宜的进行简化和修正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这些配方并不是单纯计算过就能用的,还需要进过专业的研究实验才能验证出其中是否正确。

    现在陈曦虹所辖的实验室负责的就是把在陈彭提供的大量演算出来的配方中试验出有效的部分,至于其他方面的研发暂时还不需要涉及。

    这其实也是陈彭对于自己母亲今后的定位——一个管理者而非研究者。在可见的未来,可以预见到当药物开始可以投产时,现在这个实验室必然会扩张成涵盖上下游的医药公司——这是以现在实验室发展模式所决定的——原材料需要实验室专门培育,下游进入市场也不能走渠道商的传统模式,必须陈彭的实验室自己来。

    在这种状况下,熟悉生化医药领域的陈曦虹转职为管理者无疑是他最好的帮手。

    说实在话,陈彭对自己母亲在研究方面的评价就是精英级的研究人员,但距离大师级别的差了实在太远了,几乎就是不可逾越的距离。科研体系是个金字塔,等级界限非常严格,最多最好的资源永远都是供给最为顶端的那一小部分最有天赋、最有能力的高端人才,而其他人只能待在下面阶层为其服务。陈曦虹虽然努力,也有一定的天赋,可要出头站到最顶端那真的没什么希望,不过如果她能转身成为管理者,那么以她丰富的专业知识加上陈彭手上资源的支持,获得成就必然远比当一个研究人员要高。

    接下来陈彭和陈曦虹聊了一会关于实验室的事。现下这个生物实验室在陈彭的支持下发展的挺不错,但顶尖科研人员和资金方面的缺口问题还是存在的。前者问题倒不大,反正现阶段都是在仿照艾瑞思人的技术路线进行,对于开放性的研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是最需要的,倒是后面的资金问题还是有点麻烦,像光是药物研发出来后所进行的三期人体临床实验就需要几亿甚至十几亿美元的资金投入进去,而陈曦虹现在主持的系列项目已经有了三个,后面还会继续增加,可想而之其中的资金缺口有多么的大。

    如果实验室走的是现在普遍的商业实验室路线,每一个研发阶段都可以找金主来支持接盘,最后有成果了卖给那些大型医药集团,除了研究外其他方面都外包出去,那压力就小多了。可陈彭这边不可能这么做,毕竟其中有很多东西都是不能向外泄漏的,所以必须一切都自己来完成,自然就需要面对许多困难。

    “临床三期的事我会安排的,你这边不用担心。妈,有件事我想问你?”眼见谈的差不多了,陈彭突然问道。

    “什么事?”

    “那个人……你还想他吗?”踌躇了下,陈彭还是问了出来。

    “那个人?”电话那头的陈曦虹愣了一下,随即在母子间的默契下反应过来,失声笑道:“我当你想问什么呢?都多少年了?你老妈像是那么想不开的人吗?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就是突然想到随口问问。”

    “不对,你肯定知道了些什么?!”陈曦虹突然说道,就和陈彭了解他母亲一样,她这个母亲同样了解自己的儿子,立刻猜到了大概。

    知道瞒不过去,陈彭只能实话实说:“也不算真的了解,只是正巧有了一些线索而已,真要找的话还是非常困难。”

    “那你怎么想的?”电话那头的陈曦虹直接问道。

    “没什么想法,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对于我而言除了血缘上的那点联系,其他完全就是陌生人。”陈彭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就是了,我也差不多。虽然曾经和他有过那么段感情,可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再长的感情都淡的差不多了,更何况当时他丢下我们俩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感情都抹干净了。当然,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尝试和他谈谈,或者可以成为一般的朋友,更多的应该是没可能了。”

    听着自己和母亲的交谈,陈彭心下浮起些许怪异。两人所谈的是关于本应该和他俩组成一个圆满家庭的另一个成员,可交谈的内容以及两人所持的态度却分外的别扭。

    不过陈彭总算确认了母亲的态度,原本的些许犹豫已经有了决定。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有些意兴阑珊,也就没有再继续聊下去,道了声别,就挂断了通话。

    ……

    位于伯明翰的实验室中,陈曦虹看着信号断开的手机,怅然若失的凝视了逐渐变黑的手机界面一会,忽的失声一笑,摇了摇头,扯下眼镜,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梁。

    脑海中还依稀能够回忆起自己年轻时期的那些难以磨灭的片段,就如同潺潺的清流,清澈而值得回味,可已经难以再激起波澜。

    是的,仅仅如此而已。

    在手下实验人员进来汇报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认真的研究着实验报告。

    ……

    场景回到陈彭所在的古堡房间。

    放下电话的陈彭拿起一个文件袋,抽出其中的资料看了一眼,随即起身来到一边点燃了的壁炉边,将纸张一张张放入明亮的火焰中,看着上面那张既陌生又有点熟悉的人物照片在焰光中扭曲变黑,最后化为灰烬,这一过程中拿纸的手稳如磐石,没有丝毫颤抖。

    当手上的文件都被处理完后,陈彭看着愈发绚烂的火焰,脑中回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幕。

    ……

    “你知道这世界上存在的那些隐秘组织吗?”诺曼教授问道。

    “隐秘组织?”陈彭稍许思考了下,然后说道:“骷髅会那种?共济会或者罗马俱乐部?这些算不算?”

    “骷髅会那是言过其实了,虽然代表着美国最精英的一批人,可实际上本身就是美国学校中万千兄弟会中的一个,只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人员以及恰当的背景下所形成的一个会员式组织,吸引了各种资源和人才汇聚,在时间的积累下这才发展成现在这副样子,实际上并不神秘,还比不上一些政治俱乐部。”诺曼教授笑了起来,说道:“共济会一开始倒是可以算,不过到现在全世界有超过六百万的成员,堂口众多,又没有什么总部,就像是封建时代的各地分封领主,又没有名义上的君主控制,别看人多势众,但根本没用,别说各地方之间的合作了,内斗非常激烈,实际上没有绝对的力量优势。至于罗马俱乐部,其实就是一群有权有势的妄想狂的聚会,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没有传说中可以控制世界经济的夸张地步。”

    “那你那个圣橡树议会呢?有什么特殊的吗?”陈彭淡然道。

    “说的没错。”诺曼教授笑了起来:“圣橡树议会就是这么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组织,你知道能够保持这种神秘的原因是什么吗?”

    “规模小,动作少。”陈彭思考了片刻,简单的说了几个字。

    “不错,你很聪明,规模小降低了人员复杂性,更容易保密,而动作少则意味着很少有议会的痕迹留下,减少了外界发现的可能,所谓隐秘组织一般都会具备这两个特点,而不同之处在于不同隐秘组织所为之建立的目标,这才是组织的灵魂,真正的特别之处。”诺曼教授微笑着道。

    陈彭点点头,说道:“圣橡树议会的目标是什么?”

    “守望以及记录我们的文明。”

    诺曼教授如是说道,面色平和,就像一个普通的和蔼老者。(。)。

    a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