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成千上万的未完成血兽躯体,再看看三百已经被血池排出,似乎无法再进入血池补充重生的血兽完成体……

    连着金丹真人在内,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但是……

    一处不知名的空间内,缩小了上百倍以上的血池景象,正在一片空地上以投影的方式,同步展现。

    尽管在缩小了百倍以后,人像什么的已经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声音却极为清晰的传了出来。

    呼朋引伴的急切,濒临死亡的惨烈,夹杂在各种各样的声音里。

    电闪雷鸣的声音,风啸火燃的声音,还有,剑锋刀刃破空的声音、抓挠的声音,甚至,咀嚼的声音!

    浩大的法术灵光密集的集中在一起。

    彩色斑斓,声势浩大。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彩球,肆无忌惮、不可阻挡的四处碾压。

    中间偶尔有两个细小的点,带着不同寻常的凌厉光芒,在这个彩球中闪烁。那似乎,并不能阻止彩球的行动。反而有时候不得不为了躲避其他的光芒而四处闪动。

    看起来,似乎有些徒劳而无功。

    场景之外,有三个人静静的看着血池之中发生的事。

    不过,目光凝注在场景之内的,却明显只有一个人。虽然这人非常奇怪,看上去身周仿佛被一层朦胧而无法看清的雾气笼罩。但哪怕只看着这“团”雾气,也会有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他在专注的看着前方。

    剩下两人,一男一女,目光却明显没有聚焦。虽然看似看着血池的情形,神思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不过,随着那些小小的点也变得越来越少,彩球的大小也变得小了一些……

    柳迎霞率先回过了神,深吸一口气道,“前辈早就料到这种进展了吗?”

    能让一个剑心中期呼唤“前辈”的,当然不会是什么真人级别的修士。

    而只听柳迎霞那充满了忌惮与警惕的语气,也听得出,他们并非是一路人!

    就在水馨觉得林惊吟是损人不利己的时候,事实上,局面已经被一个神秘人所掌控!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那朦胧的雾气,同样存在于那个人的脸部。不但无法看清表情,连五官都有些模糊难辨。

    不过,这显然没他的话那么难以分辨。

    什么叫做“意料之中、意料之外”?这两个词难道不是相反的吗?

    柳迎霞皱眉。

    本来似乎魂不守舍的林惊吟,眼睛里却是焦距归位了。

    作为林氏宗室,他看起来并不年轻。差不多得有凡人三十以上的感觉了。眼神颇有些沧桑。不过,这样的沧桑,反而为他英俊的面容增加了不少魅力。

    且虽然沧桑,却没有什么落入敌手的不甘或者愤怒。

    他想了想,就道,“前辈的意思是,你知道他们能做到这个地步,却没想到他们真能做到这个地步?”

    “不错。”被看出意思,带着朦胧感的男子倒也坦然得很。

    林惊吟认真的打量了一下那个缩小了百倍的投影。

    以他的眼力很快就看出了结果。

    在隔绝了血池力量的前提条件下,那些血兽毫无疑问会被扫荡干净。

    这是必然结果。

    毕竟被送去那边的人,就连筑基修士,也绝大部分都是身经百战之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低级错误是不会犯了。

    而那些血兽呢?哪怕有镌刻在体内的默契,让它们能如同军队一样战斗,通过吞噬妖兽血肉,还能提升到金丹等级,但仅仅是百来个修士,哪怕全是金丹,也顶天了就够几只血兽晋级到金丹等级的。

    何况它们还没有法宝、符箓、阵法之类的外力加成。默契和战阵,也顶多就是弥补一点外力差距罢了。

    不过,也正因为有这种弥补,固然剩下的金丹级别大抵都能活下来了。筑基修士的存活率依然得取决于运气和真人们尽力尽心的程度。终归活下来的不会太多。

    但哪怕只是几个金丹真人活下来,和之前能想到的最糟糕结局也相差太远了。

    林惊吟有些疑惑了。

    这个忽然冒出来,对万色莲的了解甚至超出自己的元婴真君,到底是想要什么?那么多人,可不是他送下去的,他宁可多花一点时间,也不想那样冒险!

    “前辈到底意欲何为?”林惊吟到底是问出来了。

    “你想要万色莲的花瓣不是吗?”朦胧的真君也对眼前的东西失去了兴趣——

    林惊吟能看到的东西,他当然也能看到。

    如今不过是多死还是少死几个人的问题,已经是无关紧要了。

    他倒是再次起了对林惊吟的兴趣。

    这个后天玲珑心,可是带着对万色莲的相当的了解,进入到这片空间来的。

    他简直想不出,还有哪里,会有万色莲的情报呢?

    至少在浮月界,这可是从来不曾现世的东西!

    “是的。前辈也想要万色莲的花瓣?”林惊吟试探着问。

    “不,我当然不需要。”真君一声嗤笑,“你居然还未看出,我是什么身份么?”

    林惊吟脸一僵,瞥了站在一边的柳迎霞一眼。

    他为万色莲奔波了上百年,虽然也去过修仙界,但对早从修仙界绝迹的真君,却并没有什么了解。相比之下,柳迎霞还……

    然而,柳迎霞却摇了摇头。

    她想不到任何符合眼前人特征的真君。若非能在这位前辈的身上,感受到确切的丹华之力,她都要怀疑这其实是儒门的大儒了,才会对人心有那么确切的把握。

    在林惊吟动手将林水馨从去那寂灭之地的时候,忽然抢走了万色莲的控制权!

    “呵呵。”真君又嗤笑了一声,“罢了,再看吧。”

    说完,却又把目光转向了幻景之中。

    林惊吟的眼中露出了几分迷惑的神情。

    这位真君……觉得他们应该认出他的身份?

    还有,问他是不是要花瓣,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的目的那么明显,这位真君又不是什么话唠的人。甚至看起来,并不是那种扭曲、喜欢戏弄人的性子——身为后天玲珑心,这样的人见得最多了,所以能很轻易的分辨。

    这样的问题,似乎根本就不该问出来吧……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在隔绝了血池之后,那些被排出血池的原始血兽,也就成了一般的存在。身体里有一个核,正是它们的命门。

    只要核心不破,那么不管怎样都不会死。

    甚至还能通过吞噬修士来加速恢复。

    加上它们军队一般的纪律,修士们根本无法企及的默契……

    隔绝了血池之后得到的胜机,最终转化为胜利,依然是令人悲叹的代价!

    金丹级别,也仅仅是活下来了六个。

    其中,贺观海还丢失了左手。左手被一只血兽吞噬了,成为了最难杀的一只!

    筑基级别就更别说了。

    损失得异常惨重。

    本来有一百出头的筑基修士,现在只剩下了九个。

    不过,总共就剩下了十五个人,哪怕是聚在了一起,也显得零零落落。

    而水馨居然认识其中的许多。

    宁朔不说,他本身有不少底牌,水馨也始终在注意他。虽然受了伤,但并不严重。然后,之前在定海城认识的那几位,三个儒修和他们的三个护卫,六人就活下来了四人。

    三个儒修,加上一个黎尔易。

    水馨对此并不奇怪。

    这三人也都是大家族出身,有专属的护卫,在之前的战斗里,儒修的红尘念火相对克制血兽,血兽在同等条件下还是会选择道修玄修尤其是剑修来作为猎物。

    不过,也许是因为圣儒金页主动去保护了容瑟秋的缘故,林安然手上的东西就不够了。

    她又是个没经验的。

    令诚和关周都为救她而死。至于是什么时候死的,连水馨也记不清了。

    而剩下的四个筑基级修士,则是一个儒修三个道修。

    红尘念火克制血兽,而血兽又克制一般的阵法,更克制擅长用七情法术的玲珑心,所以慧骨和玲珑心,在血兽的攻击下难以支撑,死了个干净。

    至于剑修……

    剑修和血兽称不上克制不克制。但是,连剑心的剑修都要近战才能发挥最强的战力,何况是剑修?

    数量差太远又要近战,结果可想而知。

    水馨环顾了一圈,就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几个金丹级别的身上。

    还是认识得多。

    撇开贺观海,剩下的四个,容瑟秋有圣儒金页保护,而邱珂的风雷法术攻击力也够强,都活了下来。

    还有两个,则是那不知名的儒修——他留着几缕长髯,相貌也正端方,但给水馨的感觉总有点儿违和感。

    和一个使用金系法术的道修——这是一个眉目凌厉,正和属性的中年人。

    前者应该是和林惊吟一起来的。

    还是被林惊吟给坑了的感觉。

    但如今并肩作战一场,大战下来人人受伤。水馨也无意提起陈年恩怨,“血池被镇压的时间不会长。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离开,只怕就要惨了。”

    这是事实。

    最开始用儒门四训镇压下来的血池,就和法宝差不多。他们在上面乒乒乓乓的打了少说也有半个时辰,却是一点裂痕都没有。

    现在虽然也没有裂痕,却已经可以看到,那血色的“坚冰”之下,涌动的暗流了。

    看得出来,儒门四训的镇压,已经维持不了多久。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更长还是更短?

    他们也说不准!

    能肯定的是,经过那么一次,现在的两个文胆期儒修,只怕是几年内都不可能来这么一遭了。而那样的血兽只要再来个一批,都得说众人危殆。

    离开的头绪目前丝毫没有,真不是考虑其他的时候。

    但是……

    水馨不认识的那位真人却是冷哼一声,“找出路?这种事该问两位儒门道友吧?”

    听这语气就知道,这位并没有和儒门友好打交道的经历,多半也没这打算。

    “有胆子用出儒门四训,敢说对这里毫无了解?”

    宁朔目光一闪,立刻朝水馨传音,“有人告诉他了。”

    水馨眨眨眼,很想吐槽——也没人告诉我啊!

    什么儒门四训!?

    不过,虽然没人告诉她,但以她对儒修的理解,对那四句话的莫名感应,似乎也不需要去问儒门四训的具体意义了。

    这个真人,却并不一样。

    难道还有谁,在之前的战斗中告诉了他什么不成?虽那么无聊?

    水馨皱起眉,又环视了一圈。

    然而,并没有看出问题的答案。

    倒是那个不知名的儒修直白的道,“虽我不能肯定是不是林惊吟把我们送进来的,但这里,保不定,是万色莲的内部吧?”

    说完又道,“现在这里,保不定只有这位道友不知道具体情形了。”

    这儒修简直光明堂皇的忽视了几个筑基修士。

    迅速只向这一位,迅速的说出了林惊吟的事情来,当然还包括“万色莲镇污秽”的情报。

    几个筑基道修且不说。

    那个剩下的、不知情的年轻儒修,简直听得双眼闪闪发亮!

    和他表情相反的则是贺观海。

    失去了左手的贺观海,脸色黑得和之前的几只血兽一般。

    他也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没人告诉他!

    他也觉得儒门四训能用出来很奇怪,只是没有问而已!

    谁说他也在“知情人”中?

    终究还是因为失去了左臂,才……

    剑修到了剑胎期,是有“断肢重生”这个能力的。但在剑胎之前,肢体的完整却相当重要,因为这直接关乎到五脏平衡,小世界的完整!

    失去了肢体,那么,进步的空间就很小了。

    若是保下了被砍下的肢体部分还好,“续脉丹”加上剑修的强大恢复能力就能搞定。但贺观海这种情况,却至少得要八品以上的“续肢丹”,才能保证他新长出来的肢体,和他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强大,能形成贯通的小世界!

    但八品以上的续脉丹何等少见?

    因为肢体的残缺而断掉了前路的剑修,才比比皆是。

    贺观海见那儒修的态度,心中自然而然,就有了“被放弃、没价值”的感受!

    他身上的煞气,几乎立刻就有向恶煞转变的趋势。

    水馨简直骇然——搞什么?之前没一个玲珑心听话去转极情道,反而是剑修也有转极情道的可能不成?(。)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