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芒光柱第一时间就朝着江桓轰击而去,度极快。

    江桓面对冲击而至的黑芒光柱,面色沉静,左手一把抓出银龙护盾,不过他并没有开启防御禁制,而是仅仅凭借银龙盾本身去抵御那黑芒光柱,夜影激的黑芒光柱他之前已经领会过,并不是什么强力的秘术攻击,只是一记相对普通秘术攻击。

    “嘭……”

    黑芒光柱瞬息而至,轰击在银龙盾上,立即出一声轰鸣。

    “嗯?威力倒是提升了不少!”

    当黑芒光柱击撞在银龙盾的刹那,江桓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冲击威力,相比之前他领会过的黑芒光柱,此道光柱的威力可增强了倍许,不过他倒也立即猜到了其中给的缘由,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夜影现在特殊魔化状态,不仅她让拥有了拥有可以与同阶练体修士强大力量,而且可以可以其秘术得到进一步强化。

    江桓利用银龙盾抵挡了黑芒光柱的攻击,并借着光柱的冲击力加向后退去。

    不过,夜影度同样极快,相比之前,魔化的她度足足提升了数成,之前她的度几乎与江桓不相上下,度提升成,可是一个不小的增长,只见她几个闪动就追上了江桓。

    就在距离江桓两三丈时,夜影抬起黑色匕猛然一斩,一道粗大的黑芒立即立即浮现而出。

    黑芒犹如一道劲风,径直朝着江桓劈斩而去。

    “既然如此,只能动用强力手段了!”

    江桓神色微微一动,通过刚才的一击接触他知道此刻魔化的夜影实力得到了极大强化,仅仅凭借着功法《镇魔炼狱决》显然是难以再对对方形成有效的压制,如此不得不考虑动用更为强力手段。

    下一刻,江桓一把收起暗月长刀,同时左手持着银龙盾再次格挡。

    夜影激的黑芒攻击虽然迅猛,但是并没有破除银龙盾的防御。

    江桓再次借助借力向后急退,同时右手立即骤然结印,下一刻只见他周身忽地爆一股强盛的金芒。

    几乎瞬间,江桓就被强身的金芒笼罩住,而他仿佛化作一尊金人。

    无相金身!

    江桓施展的秘术正是功法《无相真诀》中的核心秘术无相金身,开启无相金身状态,他只觉体内仿佛瞬间涌现出无限的力量。

    与此同时,夜影再次近身而至,抬手一拳直接轰向江桓。

    这一次,江桓并没有选择利用银龙盾进行抵挡,而是直接一拳轰出,对上了夜影那带着丝丝魔焰的拳头。

    “砰……”

    两只拳头几乎瞬间就击撞在一起,出一声砰响,同时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随之震荡而开。

    下一瞬间,江桓与夜影两人在强劲冲击威力下都被迫向后倒退。

    两人各退了数丈。

    “想不到开启无相金身状态也仅仅只是与她旗鼓相当,那这魔化之术果然非同一般,不过如此倒是更有意思一些。”

    江桓心思微动,与夜影一记拳头对拼,他对夜影的力量倒是有了相对清晰的判断,对方的力量颇为强劲,与他金身状态的力量几乎不相上下,要知道在琉璃宗与薛尘比试切磋时,他单凭无相金身状态就能够对薛尘形成强而有力的压制,可见其肉身强大,现在夜影凭借魔化就然拥有类似强度的强大肉身力量,多少让他有些意外。

    夜影同样有些诧异,原本他以为凭借魔化状态可以相对轻松锁定优势,但是眼下金身状态下的江桓肉身力量一下子暴增了不少,似乎已经可以与魔化状态的他不分伯仲。

    双方虽然有些惊讶,但是稳住身形的两人却是分别化作了一道金色与一道黑色残影激射而出。

    “砰、砰、砰……”

    短短几个瞬间,两人就交击了数次,激烈的撞击带来一声声轰鸣,同时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

    江桓与夜影两人的战斗持续进行着。

    不一会儿功夫,两人又激战了数十回合。

    数十回合的激战,战况相比之前一进生了明显的变化,两人战力旗鼓相当,战斗显得更为胶着。

    夜影此刻局势相比之前有很大的改观,之前她几乎是被江桓给压制住了,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现在他与江桓则是大有旗鼓相当之势,似乎都没有占据什么明显优势。

    期间,江桓施展过无相拳影、无相大手印等无相秘术,想要重新压制住夜影,但是魔化夜影战力实在有些生猛,他的无相秘术并没有给对方形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面对僵持胶着的局面,江桓倒也没有太过担心,夜影的魔化状态虽然强大,但是根基其经验判断,这魔化状态既然能够挥出如此强劲的威力应该跟他的无相秘术差不多,是有一定时间限制,一旦达到了极限状态,魔化状态应该就可能立即消退,所以暂时他倒也没有必要动用更为强力的手段,只需要拖住对方,只要对方的魔化状态消失,他就可以迅重新占据优势,从而锁定胜局。

    夜影心中有些沉,他的魔化状态的确时间有限,此刻已经快要接近极限状态,他原本以为可以凭借魔化状态逆转局势,并迅击败江桓,但是现在的结果虽然稍微扭转一些局势,但是并没有形成对江桓的反压制,江桓表现出了与他旗鼓强大的战力,如此即使拥有强大的魔化状态,也难以短时间内击败江桓。

    “想不到此人战力如此强劲,现在魔化状态已经快接近极限,看来只能尝试那招禁忌之术,希望能够一举击败他。”

    夜影心中暗自盘算着,魔化算是她的一记杀招,不过数十回合的激战并没有取得她想要的结果,一旦魔化状态消退,她恐怕很快会再次陷入被动状态,如此不得不考虑动用一招更为强力的底牌,是一招更为强大秘术,而那招秘术正是基于魔化状态才能够施展,若是魔化状态消失,他可就没有机会施展那招底牌了。(。)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