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很显然,那些人太过于小看赵海的手段了,赵海刚刚那一刀,看起来好像是消失了,其实却并不是这样的,那一刀挥出之后,杀气直接就融入到了刀阵之中,这让刀阵更增加了几分的杀气。

    那几个影将,这个时候也不那么轻松了,他们抵挡着四面八方攻过来的大刀,好大刀的攻击力量可是不小,让他们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可是看得出来,那大刀对于他们的杀伤力,还是十分巨大的,就算是他们雾化了,那大刀对他们的杀伤力也十分的巨大。

    而这个时候,又几团灰雾,翻腾着往刀阵这里涌了过来,那些被挡住的影界大军,直接就被灰雾给罩住了,随后灰雾慢慢的罩到了刀阵的上方,赵海就感觉到,刀阵的压力越来越大,刀阵里的那些铜人,舞刀的度也慢了下来,在加上影界那些人的攻击,刀阵怕是也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赵海一看到这种情况,马上就知道了,对方是想用这灰雾来进攻他们,要说起来,对方这灰雾法器,真的是十分的强悍,这么多的灰雾,对方竟然全都可以控制,而且这灰雾的攻击力还很强,这真的是让赵海感到十分的意外,他还真的是想要知道,这灰雾到底是什么东西,这灰雾法器到底是如何炼制的。

    砰!一声巨响,无漏刀阵破碎开了,直接就消失不见了,赵海对于这种情况,到是也不感到意外,他只是一扬手里的血杀刀,他的血杀刀现在又变得十分的完整了,但是刚刚这无漏刀阵绞杀的这一段时间,最少已经杀了近万的影界中人,这样的杀伤力度,真的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吃惊。

    赵海看着正以往有扑过来的那向个影将,冷冷一笑,随后一刀斩了过去,接着大喝道:“血流成河”随着他的声音,一条巨大无比的血河,突然从天而降,直往那几个影将冲了过去,而那几个影将,他都是一举自己的兵器,下一刻突的一条巨大的蛟龙,出现在了那几人的身后,那蛟龙直往血河扑了过来,直接就撞到了血河之上。

    轰的一声,蛟龙直接就被撞得往后飞去,而血海却只是顿了一下,又接着往前冲去,那几个影将的脸色都是一变,从他们的口中,喷出一口黑色的液体,看样子那是他们的鲜血了,显然他们几人刚刚这连手一击,没有挡住赵海的攻击,他们全都受伤了。

    赵海却没有管他们,而是冷哼了一声,随后他的身形直接就消失了,而这个时候,血杀宗的大军,也影界的大军也交战在了一起,血杀宗那些岛主级高手,也挡住了那些骑着巨蟒的影将。

    赵海他们在来进攻影界之前,就对所有人进行了训练,他们都学会了如何更有效的对付影界的人,也明白了影界人的战斗方式,所以他们并不怕影界的人,与影界的人战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样子。

    而在双方大军的对战之外的地方,藤蔓与灰雾也斗在了一起,藤蔓的攻击力量真的是十分的强悍,不过那些灰雾也并不好若,双方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不过这个时候那北卫王的大殿,却是已经消失在了雾里,已经看不到了。

    赵海一个人缠住了对方几个骑着巨蛟的影将,那几个影将都是高手,但是他们几个人联手,却还不是赵海的对手,这让那些人感到十分的没有面子,一个个是吼叫连连,拼命的向着赵海进攻。

    但是可惜的是,他们这些人现在连赵海都看不到,赵海的身形,已经完全的隐入到了血河之中,他们想进攻赵海,就必须要进入到血河之中,可是一但他们进入到血河之中,就等于是进入到了赵海的主场,那他们可就是在找死了,所以他们这些人虽然在进攻赵海,其实却是在进攻那条血河,他们可不敢进入到血河里。

    而赵海这个时候,其实却正在血河之中看着他们,他一直在寻找机会,这几个影将的实力都不弱,而且他们还会合击之术,他们的合击之力,威力可是不小,就算是赵海,也不敢轻易的去接,所以他只能是用这种方法,来慢慢的寻找对方的破绽。

    突的他跨下的异形王,猛的往前一动,随后那异形王的尾巴一下就刺了出去,直接就刺中了一条蛟龙,这一下正中那蛟龙的七寸,那蛟龙仰天长嘶,显然是受了十分受的伤,同时那蛟龙的身体也虚化了一下,但是没有用因为异形王的尾巴竟然也虚化了一下,等到那蛟龙的身体在一次实体化的时候,那蛟龙已经死了,不只是蛟龙死了,就连那个影将都死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不由得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他突然想起来了,那些影将与他们的坐骑,好像是可以生命共享的,之前进攻血杀宗的那个影将就是这样,在那影将死的时候,他们的坐骑也死了,那是不是说,他们的坐骑死了,那影将也死了?那他们是不是就可以攻击他们的坐骑了?他们的坐骑目标更大,是不是更适合做为目标呢?

    不过很快赵海就摇了摇头,他觉得这种方法并不是太合适,因为那着影将的坐骑,比他们的防御力还要强,如果以他们的坐骑为目标的话,攻击到他们坐骑的机会是很大,但是有效攻击怕是不会太多,因为他们的防御就可以挡下大部分的进攻,那些被挡下的进攻,根本就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做用。

    这么看起来,还是直接攻击那些影将最合适。不过赵海也看出来了,异形对付这些影界的人,果然更有杀伤力,刚刚那一下,就算是他,怕是也不可能一下把那影界的人给灭掉,而异形王却做到了。

    一想到这里,赵海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又选了一个目标,在一次让异形王进攻了,果然十分的有用,又一次杀死了一个影将。不过赵海这样的动作,也引起了其它影将的注意,他们都脸色难看的往后退了过去,因为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东西跟他们有一样的能力,一样可以雾化,而且对他们的杀伤力竟然还这么的大。

    一看到他们退走了,赵海的血河又往前冲了过去,那几个影将一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互望了一眼,随后一声暴喝,接着他们在一次唤出了一条巨蛟,直往血河上撞了过来,不过这一次的结果还是一样,巨蛟被撞得后退开来,而血河却只是顿了一下。

    一看到这种情况,那几个影将的脸色终于变了,他们全都飞快的后退,转眼之间就退入到了灰雾之中,而随着他们退入到灰雾之中,其它的影界中人,也全都退入到了灰雾之中,杀红了眼的血杀宗弟子,却没有管那么多,也跟着直接就杀入到了灰雾之中。

    赵海一愣,随后却是脸色一变,看着还要进入到灰雾之中的血杀宗众人,马上就大喝道:“所有人,撤退,退回到灵阵岛上去,阵老,快,把所有冲进灰雾里的人都给我拉出来,快!”赵海的声音十分的急,也十分的大,血杀宗里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们一愣,不过还是马上就退回到了灵阵岛上,而阵老也听到了他的话,长长的藤蔓直接就伸入到了灰雾之中,随后马上就退了出来,而随着藤蔓的退出,那一条藤蔓上,都卷着一个人,很多刚刚冲进灰雾里的血杀宗弟子,都被拉了出来,不过有一些血杀宗的弟子却是消失不见了,而有一些血杀宗的弟子,在被拉出来的时候,也已经死了。

    赵海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看了那灰雾一眼,冷哼了一声,回到了灵阵岛上,随后大声道:“阵老,挡住他们的灰雾,不要让他们的灰雾罩住我们,必要的时候可以后退,其它人整队,会报一下损失情况!”

    随着赵海的命令,岛上的人马上就动了起来,开始进行整队,而阵老却是挥舞着那些藤蔓,挡住了灰雾,不让灰雾把他们给罩在其中,双方在一次僵持住了,不过赵海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有想出办法来对会这些灰雾。

    他刚刚也收了一丝的灰雾进入到空间里,但是空间里却没有给出任何的提示,只是提示那是一种含有死亡能力的雾气,就在也没有任何的提示了,这让赵海十分的头痛,如果只是一些含有死灵能量的雾气,对方是如何炼化的呢?又该如何对付呢?

    像雾气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很难炼化的,他们虽然是一种能量,但是却并不是一种十分强悍的能量,所以你想要用普通的方法来炼化,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你不用普通的方法来炼制的话,就没有别的办法来炼制,那可是雾气,并不是什么有实体的东西。

    在血海境这里,也有一些使用雾气攻击敌人的修士,不过他们使用雾气的方法,一般都是找到一种有攻击力的雾气,像是毒雾,然后把这些毒雾给压缩一下,存入到一种可以储存这些雾气的法器之中,到用的时候,直接就拿出那件法器,把雾气给放出,但是他们也只能放出,却是不能指挥那些雾气的。

    可是影界的这个北卫王,他却不一样,他是可以指挥这些雾气的,这些雾气还可以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可以变成兵器,也可以变成手的形状,而且攻击力还十分的强悍,像这样的法器,赵海以前还真的是没有见过,所以他才会感到如此头痛,一时想不出对付的办法。(。)8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