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原标题:“我不感谢妈妈!”6岁男孩写诗,结尾转折让人泪目……

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能写出什么水平的作文?

上小学一年级不满7周岁时的他就写出了“我不感谢妈妈”的诗,历数妈妈逼着他刻苦学习,对他严厉管教,但最后转折出现了……



5岁时认识2000多个字

记者联系到神转折诗作的作者——沈阳市实验学校中海城小学二年级一班的杨锦麟,今年不满8岁的杨锦麟说:“我将来要当科学家,可不是诗人。”

杨锦麟的妈妈陈萍女士是大学老师,平时注重孩子语文教育。锦麟在5岁时就认识了2000多个汉字。

“我们不但让他认字看书,还鼓励他写字,把知道的和想到的写出来,注重听说读写的衔接。”陈女士介绍:孩子写几个字词容易,要想写整段的话比较难,尤其是描述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更难了。

让他写“谢谢妈妈”的诗

他写出了如此转折……

陈女士回忆,2017年暑假,她让孩子尝试其他写作手段:

锦麟你写一首诗呗,你知道什么是诗不?

我咋不知道,不就是分成一行一行那样的吗,那比写作文还简单省事。

那你就就写一首谢谢妈妈的诗。

锦麟不高兴地念叨:

我不写,妈妈太厉害了,老让我做这做那……

陈女士就鼓励他把这些感受写下来,锦麟在2个小时后,小心翼翼地拿来了第一首诗。

《我不感谢妈妈》

我不感谢妈妈,

是她每天罚我站墙角。

我不感谢妈妈,

是她每天逼我写练习册。

我不感谢妈妈,

是她每天给我上语文课。

我不感谢妈妈,

是她每天给我出卷纸。

我不感谢妈妈,

是她每天让我写生字。

我不感谢妈妈,

是她教我每天背古诗。

没有妈妈,

就没有现在的我。

我不感谢她,

我还能感谢谁呢?

陈女士看了这首诗先是笑,慢慢看到最后红了眼睛:

孩子对妈妈的感情真是又爱又恨,结尾说没有妈妈就没有现在的我,让我感到孩子长大了。

网友看了《我不感谢妈妈》之后,觉得孩子的情感很真实,前面的对比和铺垫让结尾更加感人,也体现了孩子内心的真实声音。

沈阳师范大学教授、教育学博士张君:

经过媒体的传播和挖掘,各种显得超常的儿童被发现,引来众人“围观”也在意料之中。

类似的事情越多,越能说明孩子们的个性得到了尊重和发挥,他们的特长有机会健康地发展和展示,同时也证明他们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

“围观”之后更应该思考的是:性相近,习相远。每个儿童的天性都差不多,关键在于发现和引导。

儿童的天性虽差别不大但取向却不尽相同,有的长于写作,有的长于表演,因此发现每个孩子的“潜力股”十分重要,这是教育的最初起点。

当然,儿童成长有其自己的特殊规律,有人早慧,有人大器晚成,我们要对儿童的成长留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来源:辽沈晚报

原标题:世贸组织总干事呼吁世贸组织成员展开对话

新华社日内瓦3月24日电(记者凌馨)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日前发表书面声明,呼吁世贸组织成员在应对贸易问题时保持克制、展开对话。

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23日在日内瓦举行。在会议上,包括欧盟、日本、巴西在内的20多个世贸组织成员对美国近期的钢铝关税决定表示担忧。

阿泽维多在会后发表的声明中说:“成员继续利用世贸组织作为探讨这些问题的平台是积极的信号。”他鼓励成员各方继续通过世贸组织框架下的多个平台和机制来讨论关切议题、寻求解决办法,并表示迅速展开对话才是处理问题的最好方式。

他还说,在共同框架之外采取单边行动只会极大增加冲突升级的危险,而这样的冲突不仅不会产生赢家,还会迅速动摇贸易体系稳定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虽然脆弱但势头明显,对贸易流动设置障碍会损害全球经济。

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月8日宣布,由于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22日,美国表示,将暂时豁免对欧盟、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墨西哥、韩国等经济体的钢铝关税,豁免期将于5月1日结束。

原标题:吴玉良已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兼干部二局局长

据3月22日出版的《广西日报》报道,3月21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兼干部二局局长吴玉良出席会议并宣布中央决定。

上述官方报道披露,此前担任中组部部务委员兼干部二局局长的吴玉良现已出任中组部副部长兼干部二局局长。

公开信息显示,吴玉良2013年任中组部部务委员,后同时担任全国基层办主任一职。2016年12月23日,中组部在北京召开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工作座谈会,时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干部二局局长的吴玉良主持会议。

目前,中组部部长一职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陈希兼任。

 

责任编辑:张义凌

据新华社3月21日消息,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
 
《方案》称,不再设立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为加强党对政法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更好统筹协调政法机关资源力量,强化维稳工作的系统性,推进平安中国建设,不再设立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有关职责交由中央政法委员会承担。
 
调整后,中央政法委员会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的主要职责是,统筹协调政法机关等部门处理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事项,协调应对和处置重大突发事件,了解掌握和分析研判影响社会稳定的情况动态,预防、化解影响稳定的社会矛盾和风险等。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