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注册 下的文章

从5G网络国有化到贸易战,中美高科技“战争”大幕拉开?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吕晶华

[编者按]

“中美贸易战”黑云压城。

但在引人瞩目的“600亿美元惩罚性关税”之外,美国对于中国高技术投资的限制,以及对中国技术能力跃进的担忧,早已行迹昭著。

贸易战兴起的背后,到底是特朗普口中念叨的就业与公平,还是大国兴衰起伏的缩影?通过对特朗普政府在5G网络政策的观察,可见一斑。

美国时间3月27日,彭博社报道称美国财政部官员正以《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为基础制定相关政策,以明确禁止中国企业投资的行业。其中,5G网络赫然在列。

时间倒推到两个月前,1月30日,一份经Axios新闻网流出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文件显示,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团队正在讨论由政府主导建设集中化5G网络。一位政府官员随后向路透社证实了这一消息。

此事一经报道,便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国内反对声四起。一向高呼“互联网自由”口号的美国,为何突然打起了网络“国有化”的主意?虽然事后看似有偃旗息鼓之意,但其背后的考量仍值得我们关注和深思。

信息时代的“艾森豪威尔国家高速公路系统”

Axios所披露的材料包括一份幻灯片和一份长达25页的备忘录,并称这些文件于近期提交给了特朗普政府其他机构的高级官员。按照文件的说法,美国计划在未来3年内建设一个集中化、全国性的5G网络。到2020年底即特朗普政府第一任期结束时,将打造一条21世纪的“艾森豪威尔国家高速公路系统”,使美国超越其他的全球竞争者,重新主导信息域。

报道称,美国目前正处于关键节点,“我们可以一跃跳入未来的信息时代,也可以在持续不断的网络攻击中沉沦。”在未来6-8个月时间内,将首先在政府内部进行讨论,研究应如何建造这样的网络,以及资金从哪里来等问题。文件提出了两套建设方案:

第一种方案,是美国政府支付费用,建立一个单独的网络——这将是前所未有的“私有基础设施的历史性国有化”。建成后,美国政府将向私人运营商出租接入权,由后者提供服务。其好处包括:一是可以将以前四处分配的带宽整合起来,加快网络运行速度;二是提供充分的安全保护,包括保护数据不受攻击,并提升受攻击后的恢复能力;三是资源更集中,建设速度更快。问题在于,很多运营商已经在争相建立各自的网络,与建立单一网络的构想形成冲突。为此,政府建设的单一网络将仅覆盖中频,因此其他运营商仍可选择使用高频网络。

文件给出的第二种方案,是由供应商建造各自的5G网络,相互竞争。文件认为,这一方案可以明显降低来自商业界的阻力,但其缺点也是非常突出的:一是多个网络并存必将导致带宽减少;二是耗时过长;三是起不到帮助美国实现5G性能跃升、远远超越世界其他国家的作用。

有评论认为,第二方案实际上就是没有方案,因为文件的基本逻辑出发点就是,要保护美国免受中国及其他“恶意”行为体的“危害”,这需要建设一个单一的、中央化的网络。还有消息称,目前所披露的文件实际上是“旧”版本,新版本在美国政府是否应负责建造和拥有网络方面持中立态度。

从“互联网自由”到“网络国有化”

对美国互联网政策稍有了解的人都应该记得,2010年初公司威胁要退出中国市场后,时任美国务卿希拉里迅速出面,以“网络自由”为题发表演讲,表示美国支持在全球实现“连接自由”,“不受限制的互联网访问”是其外交政策要达成的首要目标”。2011年,奥巴马政府出台《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提出要在全球范围内构建“开放、互通、安全和可靠的网络空间”,而网络开放和信息自由则是达成这一目标的重要原则。如今,美国政府却明确提出,要由政府建设、控制网络,民营企业租用政府网络从事商业活动,实现新一代5G网络“国有化”,不仅与之前的立场背道而驰,而且可以说是在向“私营企业掌管国家绝大多数基础设施”的现状宣战。

对于这一政策上的大转弯,文件给出的原因非常简单:掌握信息领域的主导权对于国家间竞争来说十分重要,而中国正在逐渐掌握这一主导权。无论是备忘录还是幻灯片,都在一开篇就将矛头指向中国,列举了中国的“罪状”,进而得出建设新网络大为必要的结论。

第一,从经济角度看,中国在网络基础设施的生产与运维方面占据了明显优势,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占据了全球市场主导地位,而美国企业则正在从这一领域的全球市场消失。为此,要防止整个市场被中国所占领,同时借助5G新技术促进本国经济增长。

第二,从安全角度看,必须建立一个安全的网络,以防止“中国监听美国电话”,威慑敌对国家,确保军队能够更加安全地使用P-8、F-35、B-21、宙斯盾等高度依赖数据信息的先进装备。

第三,从外交角度看,中国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实现“数字反击”,力求从各个维度将影响扩大到边界以外。如果美国能够建立安全的5G网络,就可以将其扩展到其他新兴市场,保护所谓“民主联盟”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来共同对抗中国。

第四,从科技角度看,通过设计实施“中国制造2025”和“十三五规划”,中国逐渐获得了赢得人工智能领域军备竞赛的必要元素。因此,美国必须通过建设5G网络,为美国未来在信息域获胜创造条件。

这些理由总体而言可以归纳为美方的一句话,“不建设这一网络,我们将在信息域永远地处于劣于中国的地位”。

从政府到私营企业均高呼反对

有意思的是,这一政策号称将强化美国网络安全及其在国际高技术领域竞争力,但方案一经曝光便迅速引发国内强烈反弹。

反对主要是出于以下理由:

第一,政府控网将导致政府权力过大,威胁自由市场和自由竞争。在美国,90%以上的网络空间基础设施由私营部门掌管,富有竞争性的市场被认为是不断实现技术创新的活力源泉。反对者认为,5G网络国有化将严重损害美国的通信与互联网产业,这些产业正是美国经济中最为亮眼的环节之一。“”全球公共事务副总裁柯林·克洛威尔认为,5G“国有化将严重偏离基于自由市场驱动创新、竞争和消费者权益的政策。”美国无线通讯和互联网协会(CTIA)发布声明称,“政府应该遵循自由市场政策,帮助美国无线通讯产业赢得5G的竞赛。”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委员迈克尔·欧莱利也表示,“政府所考虑的选项相当荒谬,对市场缺乏认知”。

第二,项目耗资巨大,且短期内难以达成目标。据估算,任何5G网络国有化计划的成本都可能高达数千亿美元,而文件虽提出了“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却未能给出准确答案。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下,即使政府能够获得足够资金,建造全面覆盖的 5G 网络还需要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并非联邦政府做了决定就可以无条件执行。有媒体举例称,美国通信巨头AT T仅仅是要在公共用地上安装几百个设备箱,就与旧金山政府“抗争”了十年时间。另外,无线网络需要以地面上庞大的光纤网络为支撑,而这些光纤要满足5G网络的要求都需要扩展和翻新,这又是一项庞大且耗时长久的工程。

第三,私营部门相关工作已在进行中,政府干预“多此一举”。该行业专家钦藤·沙尔马表示,“运营商们要么有投资的计划,要么已经投入了大笔资金。而在没有巨大投入的情况下,实现网络国有化显然会造成整个行业的混乱。”据报道,T-Mobile美国公司和Dish Network Corp去年已分别花费数十亿美元购买频段,开始研发测试5G网络。AT T也证实,他们在相关问题上多年来一直在采取行动,2016年已从初步实验进入了实际测试阶段,公司还规划今年下半年首次在美国12个地方提供移动5G服务。FCC主席阿吉特-佩在声明中表示,与其建造网络,“政府可以而且应该做的是将频谱推向商业市场,并制定鼓励私营部门开发和部署下一代基础设施的规则”。

此外,有些批评者也指出,虽然文件以 “中国威胁”为出发点,但通读全文,似乎都看不出政府出资建设网络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马克·华纳表示,尽管他同意应高度关注中国在网络空间的影响力,但是由政府出资兴建独立网络的构想“昂贵且多余”。FCC另一位委员密农·克莱伯恩表示,“由联邦政府建设的网络并不能带我们找到赢得5G竞赛的最佳路径。”

特朗普网络安全政策将走向何方?

面对强大的反对声浪,白宫迅速出面灭火。白宫发言人桑德斯称,对确保“网络安全”的讨论“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绝对没有做出决定”。其他多位白宫官员也向媒体表示,备忘录文件已经过时,且仅是某一个官员的意见,并不代表政府观点。不过,一向以与建制派抗衡“斗士”形象出现的特朗普,是不是一定会就此退缩?从文件内容看,其中充斥着“竞争”“对手”“主导”等词汇,与此前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等文件的基调高度一致,对中国的批评也与近期特朗普政府的表态颇为吻合。

而且,在美国4家大型无线网络运营商中,只有AT T出面反对,其他三家企业都拒绝做出评论。即使是AT T也强调,不能针对这一议案本身做出表态。从这一点看,如果特朗普政府确实下定了决心,并且能够以合理方式满足运营商利益需求, “摆平”商业界并非不可能。

此外,虽然美国一直以来习惯于将大量国家职能交给私人经营,但国有化并非没有先例。历史上,在大萧条时期及一、二战期间,美国都曾进行过国有化管制,在度过困难之后再重新私有化。上一次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政府也曾投入巨资,将亏损的私人企业国有化,通过控股方式将私人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所欠的巨额私人债务国有化,让全体民众共同承担这些债务,从而达到救市效果。

基于上述理由,此次5G网络国有化的方案遭媒体提前曝光,是必然会导致该计划流产,还是会找到新的转机,目前仍无法下最后定论。

但无论如何,结合今年1月刚刚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有关网络信息的内容来看,有几点是勿庸置疑的:第一,特朗普政府坚定地认为“当今世界是大国竞争的新时代”,“网络空间竞争加剧了现实世界的较量”;第二,在网络空间乃至中美关系整体,特朗普政府在“美国能否领导世界”这一问题上的焦虑感更加强烈,“不按规矩出牌”的事情未来还将一再发生;第三,由于美国综合国力的相对下降,其网络空间安全举措将更加体现聚焦的特点,中国甚至被认为已经取代其他对象成为特朗普政府心目中的主要对手和防范对象。

未来,美国还将通过多种方式不惜一切阻挠中国在AI、5G等高新技术领域的持续进步,在中国从“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迈进的道路上设置种种障碍,需要我们做好全方位的准备。

(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副秘书长,高级研究员)

来源:“X-MOL资讯”微信公众号

理工科研究生们最关心的就是三件事:文章有没有进展、体重有没有飙涨、白头发有没有又多了几根……如果时运不济,三件事往往都是坏消息,文章还没发,大好青年就有“可怜未老头先白”的趋势。

要不要选择染发呢,理发店的Tony和Peter都有意无意地提过好几次了?

不不不,总有报道称染发剂中的一些化合物是有毒的,比如大多数染发剂中都含有的对苯二胺(p-Phenylenediamine,PPD)。一些研究表明,美发行业的工作人员长期接触含对苯二胺的染发剂,导致膀胱癌、乳腺癌的比例明显提高[1,2]。不过,学术界一直就对苯二胺是否致癌存在争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也仅仅把染发剂列为第三类致癌物 [3],比实验室常用的二氯甲烷和三氯甲烷——第二类致癌物——还低一个等级。尽管如此,PPD是一种毫无疑问的接触过敏原,对皮肤的伤害毋庸置疑。2006年,在美国接触性皮炎协会(ACDS)组织的评选中,PPD甚至被票选为“年度过敏原(Allergen of the Year)” [4]。就算监管机构对这些化合物的用量进行了规定,但总有些商家打着“纯天然”、“无毒无害”的名头生产不合格产品 [5]。(扯远一点:“纯天然”、“纯植物提取”不代表无毒无害,想想号称“断肠草”的钩吻,面对各种宣传千万要睁大眼睛)

染发剂中常见成分。图片来源:IARC染发剂中常见成分。图片来源:IARC

前两天,听说有人发明了一种石墨烯染发剂,无毒无副作用,不易褪色,还防静电!

实验室的师弟兴冲冲地说:“师兄,我们的白头发终于有救了!”

“要小心求证啊!前两天还有人搞了个石墨烯内裤,冒用诺奖得主做宣传被人家怒怼[6] ……”

“是真的,师兄,美国西北大学的一篇Chem 论文,你看!”

果然,真有人脑洞大开,将“明星材料”石墨烯的应用范围拓宽到了染发剂领域。

美国西北大学黄嘉兴(Jiaxing Huang)课题组利用石墨烯代替有毒的分子制备更安全的染发剂。同时,由于石墨烯优异的导电性,还可以改善干燥季节中静电对发型带来的困扰,可谓一举多得。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Cell Press旗下的Chem杂志上,论文共同第一作者为Chong Luo和Lingye Zhou。

石墨烯染发剂抗静电性能。图片来源:Chem石墨烯染发剂抗静电性能。图片来源:Chem

这种染发剂包括着色剂还原石墨烯(r-GO)或者氧化石墨烯(GO)片(尺寸在微米级,厚度约为1纳米),分散剂壳聚糖,维生素C做共分散剂也可用于还原GO。随后研究者将这种混合水性溶液均匀的喷涂在头发上。10分钟后染发结束,石墨烯在头发表面形成一层均匀的薄膜,厚度约2微米。区别于传统的染发,需要用化合物打开头发的角质层使染色剂可以进入头发结构内部,石墨烯层附着在头发表面,不会与头发发生反应,对发质没有损伤。通过改变石墨烯浓度,就可以调节染发剂的颜色由灰变为黑,石墨烯质量分数达到0.25%的染发剂就可与商业黑色染发剂产品达到同样的效果。

不同浓度石墨烯染发对比及SEM照片。图片来源:Chem不同浓度石墨烯染发对比及SEM照片。图片来源:Chem

这种石墨烯染发剂是否具有耐久性呢?答案是肯定的。虽然石墨烯不会通过化学反应改变头发颜色,但由于壳聚糖通过氨基和羟基能与毛发表面的角蛋白结合,而r-GO本身就具有疏水性,其片层高比表面积,又可以通过氢键和壳聚糖相互作用,因此干燥后的r-GO/壳聚糖染发剂可以牢牢地附着在头发上,并不容易洗掉。研究者对比了清洗前后的头发颜色,经rGO/壳聚糖染发后,至少可以抵御30次的洗发水清洗而不明显褪色。换句话说,即使你每天洗头,也可以至少保证1个月不褪色。

石墨烯染发抗洗涤耐久性能。图片来源:Chem石墨烯染发抗洗涤耐久性能。图片来源:Chem

有人会问1个月以后怎么办呢?呃,1个月以后染的颜色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新的白头发又长出来了……约起小伙伴再来染过吧,反正用它染个发只需10分钟……(估计Tony和Peter会爱死这款染发剂)

渐变染发,也被称为“彩虹色”,最近越来越流行。研究者为提升用户体验,也尝试了如何用石墨烯染发剂实现简单快捷的渐变色。先将一束头发涂上GO/壳聚糖溶液(0.25%),再利用紫外光照射,通过改变照射时间或者紫外光强度,就可以实现头发颜色的渐变。这一研究不但可以用于渐变色发型,还可以作为紫外线照射累积剂量的比色指示剂,用于紫外线防护。

紫外诱导“渐变色”。图片来源:Chem紫外诱导“渐变色”。图片来源:Chem

总结起来,石墨烯染发剂有五大优势:不含有机溶剂或对苯二胺等成分;耐久性已达到市场上永久性染发剂的水平;增强头发抗静电性能和散热性能;染发过程简单,喷一喷或者刷一刷,10分钟左右就搞定;最重要的一条,因为所用的原料是廉价易得的氧化石墨烯,所以这种染色剂的成本并不高。不过,目前能实现的颜色就是棕色到黑色,别的颜色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这种染发剂基于较常见的氧化石墨烯,因此成本并不高。人们可以使用这种染发剂使头发表面上具有导电性,”黄嘉兴教授说,“这意味着有可能与可穿戴电子设备集成,或成为导电传感器,甚至更多应用,受限制的只是我们的想象力。”[7]

黄嘉兴教授。图片来源:Northwestern University黄嘉兴教授。图片来源:Northwestern University

(温馨提示:本文结果仅属科研实验性质,请勿私下在人类和动物身上模仿和重复!)

原文:Multifunctional Graphene Hair Dye

Chem, 2018, 4, 1–11, DOI: 10.1016/j.chempr.2018.02.021

参考资料:

[1]Does the Use of Hair Dyes Increase the Risk of Developing Breast Cancer? A Meta-analysis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ticancer Research, 2018, 38, 707

http://ar.iiarjournals.org/content/38/2/707.abstract 

[2]Hair dye use, regular exercise, and the risk and prognosis of prostate cancer: multicenter case–control and case-only studies。 BMC Cancer, 2016, 16, 242

https://bmccancer.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2885-016-2280-7 

[3]http://www.sda.gov.cn/WS01/CL1991/215896.html

注:第三类致癌物,指对人体致癌性尚未归类的物质或混合物,对人体致癌性的证据不充分,对动物致癌性证据不充分或有限。

[4]Contact Allergen of the Year: p-Phenylenediamine。 Dermatitis, 2006, 17, 53

https://journals.lww.com/dermatitis/fulltext/2006/06000/p_Phenylenediamine.2.aspx

[5]国家食药监总局通告88批次染发类化妆品不合格

http://www.sda.gov.cn/WS01/CL0050/226778.html

[6]http:///newsDetail_forward_1759406 

[7]https://news.northwestern.edu/stories/2018/march/graphene-finds-new-application-as-non-toxic-anti-static-hair-dye/ 

了解更多信息 欢迎关注科学探索微信公众号及微博了解更多信息 欢迎关注科学探索微信公众号及微博

原标题:世贸组织总干事呼吁世贸组织成员展开对话

新华社日内瓦3月24日电(记者凌馨)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日前发表书面声明,呼吁世贸组织成员在应对贸易问题时保持克制、展开对话。

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23日在日内瓦举行。在会议上,包括欧盟、日本、巴西在内的20多个世贸组织成员对美国近期的钢铝关税决定表示担忧。

阿泽维多在会后发表的声明中说:“成员继续利用世贸组织作为探讨这些问题的平台是积极的信号。”他鼓励成员各方继续通过世贸组织框架下的多个平台和机制来讨论关切议题、寻求解决办法,并表示迅速展开对话才是处理问题的最好方式。

他还说,在共同框架之外采取单边行动只会极大增加冲突升级的危险,而这样的冲突不仅不会产生赢家,还会迅速动摇贸易体系稳定性。目前全球经济复苏虽然脆弱但势头明显,对贸易流动设置障碍会损害全球经济。

美国总统特朗普本月8日宣布,由于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22日,美国表示,将暂时豁免对欧盟、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墨西哥、韩国等经济体的钢铝关税,豁免期将于5月1日结束。

原标题:吴玉良已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兼干部二局局长

据3月22日出版的《广西日报》报道,3月21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召开全区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兼干部二局局长吴玉良出席会议并宣布中央决定。

上述官方报道披露,此前担任中组部部务委员兼干部二局局长的吴玉良现已出任中组部副部长兼干部二局局长。

公开信息显示,吴玉良2013年任中组部部务委员,后同时担任全国基层办主任一职。2016年12月23日,中组部在北京召开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工作座谈会,时任中央组织部部务委员兼干部二局局长的吴玉良主持会议。

目前,中组部部长一职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陈希兼任。

 

责任编辑:张义凌